梦痴笔谈:贾兰的一生

17-02-13

Permalink 06:59:17,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贾兰的一生

第九回大闹学堂,虽系小孩子胡闹,但其间的阵营还是清楚的。贾氏子孙几乎都是向着宝玉和秦钟的。其间的道理很简单,宝玉是贾府正儿八经的子孙、贾母的命根儿,秦钟是贾府长房长孙未来族长的小舅子。所谓上阵父子兵,关键时刻,还是血亲在作怪。抛开没有章法的贾瑞,贾蔷使阴招,搬来宝玉的小厮做救兵。还有一个小小的贾菌,大概也就是五六岁的光景,居然也拔刀相助,去助他的宝叔叔。
只有一人,却是最冷静的。论亲疏,他才是宝玉的嫡亲。此人就是贾兰。
贾兰当时,也就是五岁上下,这样一个小孩,如此冷静,一丁点儿冲动没有,面对的又是他的亲叔叔,贾蔷贾菌和宝玉的关系和他比起来,远多了。小说里说贾兰是个“省事”的,在我看来,说冷漠更合适。
也许有人要拿贾兰年幼丧父,只有寡母来说事儿。可是偏偏他的小同桌贾菌,也是幼年丧父的,守着寡母过活的。论地位亲疏,李纨毕竟是荣国府的大少奶奶,那里是旁系的贾菌之母能比的,贾兰可是荣国府长孙,是贾政的亲孙子,那里又是贾菌能比的,怎么就血性全无?
我们看小说的叙事,对贾蔷贾菌甚至茗烟等赞扬之情溢于文字,对贾兰则是含蓄的批判。
俗话说,五岁的孩子懂什么?贾兰这样,还不是李纨教的。
却原来,这里写贾兰,是为了写李纨。
李纨是这样教育孩子的,那怕是自己的亲人有难,也要懂得明哲保身。这样的教育,多么的冷漠,多么的可怕。
李纨能把一个才五岁的孩子教育成这样,真的很可怕。这就是卸下面具真实的李纨。
我说过李纨是个土财主,因了孤儿寡母的缘故,贾母王夫人多有体恤。王熙凤就曾经说,除了日常开销是公中承担,李纨每年的分红是最多的,而且几乎不用承担任何开销,包括凑份子钱。王熙凤所言非虚。
李纨的职责,除了养育贾兰,还有一项就是带着三春黛玉宝钗湘云这些小姑子们读书针线起诗社,可是,我们真是没看见那一次李纨出过那怕一分钱。
这就是李纨的自私。贾兰的冷漠,源于李纨的自私。
所以李纨抽到的酒令,才会是我自饮一杯,不问你们的废与兴。
自私的母亲,教育出来的孩子,自然是冷漠的。
难怪,第五回的红楼梦曲会说: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这是在含蓄的批评李纨,虽然作为寡母,要留点积蓄防老,但也不能过分,也需要有点温情,有点付出,不能那么的自私冷漠,也需要为儿孙们积点德。
由此我判断八十回以后,贾府事败被抄,贾琏王熙凤下狱,在巧姐的去留问题上,李纨再一次表现出了她的自私。邢夫人恨凤姐入骨,巧姐和她毫无血缘,王夫人因凤姐所犯之事厌弃,王熙凤不敢有所求,这个时候的李纨,依然选择了沉默,本来她是可以收养巧姐的,不过是于贾兰之外又多了个女儿,只要她愿意收养,邢王夫人也不好说什么也不会说什么,可是她的冷漠让王熙凤绝望,她只能“哭向金陵”,央求哥哥王仁把巧姐带回南京她父亲那里,这才招来了狠舅(王仁)奸兄(贾芹)的拐卖(事更哀)。
这就是薄如纸的人情和亲情,王熙凤在狱中血崩症发作,流血而死的时候,是一种怎样悲凉的心境,她唯一挂念的就是她的女儿,是否安全回到了南京。除了女儿,这个世界,这个脂粉堆里的英雄,早已生无可恋。
贾兰可是宁荣二公嫡传的血脉,我相信骨子里还是会有些血性的。
宝玉就曾亲见他拿了一把小弓箭,追着鹿儿射呢。
他五岁时上学,和他要好的,就是他的同桌,一样由寡母抚养的贾菌。
相同的身世,是容易引起共鸣的。而且我疑心,贾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性格,或许也是贾兰欣赏的。毕竟五六岁的孩子,还是天性未泯。
但是,大闹学堂的表现,贾菌和贾琏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取向。贾菌身上依然流淌着贾府武将起家武功立世的气度,看到贾氏子孙受气,好囚攮的,用上兵器了,立马书匣子飞了过去,加入乱战。从小了说,这是孩子的天性,从大了说,这是有担当的雏形。
贾兰就是在这一点上和贾菌产生了后天的分歧。即便是他的亲叔叔,即便是那天宝玉被痛揍,贾兰也是只会呆呆的坐在那里麻木的看着。这几乎让我想起了数百年之后鲁迅先生所说的看杀头。
宝玉和贾蔷和贾菌比起来,更称得上是贾兰的家人。对家人尚且如此,那么当家族罹难,贾兰会是什么样子,就可想而知了。
最最有趣的是,大闹学堂,曹雪芹的文字对贾蔷贾菌甚至茗烟充满了溢美之词,这言外之意,还用我说吗?而且,从此之后,再未见要好的贾菌和贾兰要好了。这是仅有的一次,就是在这一次贾菌和贾兰显示出了巨大的分歧,这样的好朋友是长久不了的。果然,贾兰的生涯,之后再未见贾菌。
之后和贾兰要好的,居然是贾环了。
俗语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说和贾菌要好时的贾兰内心尚有一丝血性尚存,那么和贾环要好之后的贾兰,在冷漠之外,则再添怨恨了。
赵姨娘,这位贾府最失败的母亲灌输给贾环的仇恨式的教育,就这样无形的潜移默化的通过贾环影响到了贾兰。
还记得元宵之夜,合家子团圆,贾政忽然发现,少了贾兰。李纨的解释是,这孩子牛心,没喊他他就是不肯来,直到贾政派人去喊才来了,来了也是和贾环坐在一起。这就有点过于敏感了。贾兰年幼,母子一体,喊了李纨即等同于喊了贾兰,可是贾兰却偏偏较真儿了,这里面隐藏着一股子怨气。我以为这怨气倒不是李纨培养的,是贾环影响的。贾环一生,和他母亲一样,恨死了贾宝玉和王熙凤,我相信,和贾环成为好朋友的贾兰,多多少少是认同和接受的。
这样的贾兰,才会在八十回后贾府被抄,贾琏和王熙凤下狱时,任由母亲李纨沉默,对无依无靠的巧姐熟视无睹。而等到贾兰中兴,也从未想到过要去找寻和接纳惜春、巧姐这样的亲人。
我相信历经拼搏,位居高位的贾兰,已经是一个有着连他的长辈贾赦贾政贾珍贾琏都不具备的冷酷的官僚。他只会在他母亲李纨将死之时流下几滴浑浊的泪水。这样的人物,即便位居庙堂,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非但没有,在曹雪芹看来,反而是用来嘲弄的李纨的好作料。正所谓: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虽然说你李纨孤儿寡母的,需要积蓄防老,需要明哲保身,但也要为儿孙做点好事积点德。
”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腰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等到贾兰做了大官,你李纨的死期也将近了。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你李纨辛辛苦苦培养的出将入相的贾兰,也只是个只有功名没有人性的。你去看看古往今来的将相可还在?不过是留下一点虚名让后人膜拜而已。
这是对李纨辛苦一生的否定,也是对贾兰冷漠自私一生的否定。所以,李纨的一生,贾兰的一生,是:
”枉与他人作笑谈!“
在曹雪芹看来,即便辛苦一生不容易,即便取得世俗的成功,只要丧失了人性人情,也是枉活一世,虚度百年。
所以,《红楼梦》是一部讴歌伟大的人性与人情的小说,是通过对老好人李纨和好孩子贾兰的批判表现出来的。其余如黛玉宝钗湘云妙玉三春熙凤巧姐贾母刘姥姥宝玉湘莲等等,或出家或早逝或犯错或贫苦,却始终未曾泯灭高贵的人性,在曹雪芹看来,才是轰轰烈烈的活过了精彩的一生。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