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必然消亡

17-02-14

Permalink 21:00:45, 分类: 野狐禅

罗曼蒂克必然消亡

让那些女孩如此愤怒的,不是“你不给我买”,而是“你对我不够爱”,她们的确不见得多在乎那些钱,只是觉得,你爱我,就应该给我买买买,我需要不断地在各种细节里验证你对我的爱。
前几天看到朋友圈里有篇热文,大意是“爱你的人就会舍得给你买买买”。
作者和朋友去某银庄购物,看到一个女孩喜欢上了一条五百块钱的银项链,男友有点犹豫,吞吞吐吐地说:“五百块不便宜啊,赶上我一周的伙食费了,要不等过年我再给你买吧,没准还能赶上打折呢。”
女孩安静地与男孩对视了五秒之后爆发了,说,我说要你掏钱了吗?你留着500块过大年吧。她愤而打开钱夹,甩出五张人民币,拿了项链扬长而去。
作者用“硬气”来形容这个女孩,但我怎么看都觉得这女孩很奇怪啊,你都没想让人家买,人家主动表示愿意给你买,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就算人家对于“划算”有着过度的执念,最多只是一种有待纠正的消费理念,用不着这么激烈。
但这样的女孩似乎不少,很快,作者又遇到一个。在某超市门口,她看到一个男孩拒绝给女孩买饮料,说:“你说你,这才半个月,我都给你买了200块的零食了,你就不能省着点吗?”女孩也是大怒而去,留下作者庆幸自己没交过舍不得给自己买零食的男朋友。

抱歉,在这个场景里,我看到的还是这女孩有问题,每个人的消费观与消费倾向都不同,想吃就自己买嘛,既然觉得这点钱不多,干嘛让对方不悦,使自己大动肝火。
当然,我也不必装傻,不用作者提点,我也知道,让这些女孩如此愤怒的,不是“你不给我买”,而是“你对我不够爱”,她们的确不见得多在乎那些钱,只是觉得,你爱我,就应该给我买买买,我需要不断地在各种细节里验证你对我的爱。
恕我直言,这真是一种很卑微的验证,即使姿态豪气冲天,仍然挡不住内里的惶恐与不自信。这不能怪她们,这种惶恐与不自信,也许是积习使然,谁让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女人都太弱小太穷呢。

古诗里有个很有趣的现象,男作者常通过写闺怨表达自己仕途上的不得志,在那些年代里,女人的情路等同于男人的仕途,是自我实现的途径,也是安身立命的饭碗,不能不认真对待。
只是,男人仕途上是否得意,无论自己还是外人,都一望而知,女人是否被爱,可能连她自己心里都没底,试探、验证,就成了日常行为,那种渴望与忐忑一再入诗,甚至成为一种不无怪异的中国式审美。
后来女性的地位有所提升,经济独立,受到更多的教育,但冰冻三尺固然非一日之寒,即使是艳阳天,想要冰消雪融,也不能在朝夕之间。爱情对于女性来说,依然至关重要,民国时候,胡适跟女教授陈衡哲说,LOVE只是人生里的一件事。陈衡哲说,那是因为你是男人。
陈衡哲曾经赴美留学,尚且认为爱情是人生的全部,现在女性,在爱情面前,无法放松,因而产生许多的惶恐,又因这惶恐导致恼羞成怒,就不足为奇了。
而情人节,则是一个貌似甜蜜欢喜,却让一些女人的惶恐感进一步加深的日子。
在这一天,在商场门口,在斑马线上,你能看到很多怀抱鲜花的男子,脚步匆匆,目不斜视,昂首挺胸,面色凝重,仿佛想以此隔绝过往行人对于自己的窥视。
他们觉得这很形式化,很傻,他们仿佛看到花店老板得意的笑,也听到过往行人内心的叽叽喳喳。但是没办法,赋予他们这番磨难的,是他们的恋人或者妻子,如果他们不能带这么一束鲜花回去,情人节就会变成情人劫,在过去,他们的伴侣也许只是生一场气,如今,随着微信朋友圈的发达,她们会不断受到刺激,恼怒升级,惩罚也就变本加厉。
是的,小小一束鲜花后面,有着太重大的内涵,从“爱情”到“生存”到“自我实现”,简直可以写成一篇洋洋洒洒的论文呢。
我承认,我也曾经有过充满无力感的时代,会羡慕别的女孩满怀的鲜花,为没有收到礼物而郁闷,因点滴被宠溺感而心中甜蜜,让心情随着对方的反应而起起伏伏。
是什么时候起,对于这些逐渐无感了呢?仍然喜欢礼物,但没有那种带有胁迫感的渴望,真喜欢什么,自己买来就是,不需要另一个人参与,购物过程更加行云流水。
鲜花也不意味着什么,网上有无数家电商可供选择,下单之后,每周按时送到,根本不用苦巴巴地等待着某个人的爱心大发作。
“自我实现”更与“被爱”完全脱离,我找到更好的途径,阅读和写作,读得心中大快类似于微醺,或是写得顺畅,一字一句都自动涌到指尖时,那种满足感,比被疼爱宠溺更加扎实,因为这是自己就能够给自己的。
扪心自问,即便一个人生活,我不能说生活得有多好,但起码不会生活得有多糟,我具有足够的生存能力,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都不会有缺失感,不会成为一个愁眉苦脸的弃妇。

这样说好像有点无情,但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如果我仍然愿意与你在一起,对于你和我,才是最好的啊。我并不寂寞空虚冷,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你丰富有趣,像书,像风景,与你在一起,就感到心旷神怡。
我也不会担心你不够爱我,我想要的,已经在与你相处的过程中得到。庄子在《逍遥游》里,提出“无待”的概念,它固然是一种精神境界,也应该是一种爱情态度。“无待”方能更放松,也更纯粹,不会期期艾艾,也不会急赤白脸,让爱情里更多一点放达与幽默感,利人也利己。
我非常愉悦地看到,我不是一个人,越来越多的女性,脱离了旧有的体系,活得更洒脱,更自由,手心温暖,内心笃定,她们享受爱情,不作任何貌似强大实则虚弱的确认。
只是这么一来,那种鲜花巧克力乃至于钻石珠宝式的罗曼蒂克也许就会消亡,平等的关系里,也许不复再有被宠溺的惊喜,但是,会有更为高级的精神体验取而代之,那么,这种罗曼蒂克消亡了也好,让它成为后世怀着好奇探究的古老话题吧。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