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脏话

17-02-15

Permalink 08:39:58, 分类: 野狐禅, 朗朗日记

为什么有脏话

《纽约书评》一篇文章说,近几十年来出现了不少关于脏话的专著,阐述脏话的益处、历史,搜集五花八门的脏话。美国认知科学家本杰明·贝尔根刚写了一本《搞什么!》(What the F),印第安纳大学英语系的迈克尔·亚当斯写了本《赞美脏话》。

骂人的词发音都差不多。在英语里,至少三分之一的所谓四字词真的由四个字母组成,构成了一个音节,而且十有八九这个音节是闭音节,即结尾是一个或两个元音。这可能是因为元音比辅音听上去更响亮、更绝对(对比一下piss和pee,cunt和pussy)。

脏话发音上的这一特征使得它们有一定的益处,比如能帮助我们忍受疼痛。脏话不仅能镇痛,还有发泄作用。当你的购物袋掉到水坑里,或者手指被窗户挤到时,骂一句“天哪”、“我靠”之类都没大用,你需要的是“******”。因为这个字不仅能表达你的情绪,还陈述了一个哲学真理。因为它的极端,它是在说,“你已经发现了语言的尽头,不能再走得更远了。”骂人不是跟自己有关的一个举动,它抱怨的是人类的处境。允许骂人能够防止更加严重的破坏。《脏话简史》作者梅丽莎·莫尔说:“拿走脏话,我们就只剩下拳头和枪了。”


直到文艺复兴之后,让人们感到震撼的词都跟性或排泄功能无关,而是跟宗教有关。晚至1866年,波德莱尔因为中风而患上了失语症,他强迫性地重复“该死”(神圣)而被赶出医院。脏话从宗教用于转向性和如厕方面的词语,主要是因为宗教的衰微,但也是因为人们的室内布局发生了变化,人们有了一些性爱和排泄的私密空间,指涉这些事情就变成了对隐私的侵犯,从而让人感到震撼。

亚当斯认为,脏话还能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友好关系。哲学家诺埃尔·卡罗尔说,2006年他在越南河内参加一场国际会议。头一天,为了打破冷场,越南和西方学者轮流比赛讲笑话。头两个越南学者讲了下流笑话,但西方学者因为担心会惹是生非,坚持讲正经笑话。所以大家仍彬彬有礼的。最后,第三位西方选手,即卡罗尔,讲了一个关于公鸡的下流笑话,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后来会议开得很成功。

脏话有打破隔阂的作用,所以在军队、体力劳动者、爵士乐团等群体中,******、motherfucker等词使用频率非常高。迈克尔·亚当斯提出,脏话之所以能够提升人际关系,是因为它们以信任为前提,相信我们的交谈对象跟自己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因此不会讨厌我们使用犯忌的词。如果一种关系通过了脏话测试,他们就形成了亲密的关系。正如许多人发现,说脏话能够助性。但士兵和工人之间脏话如此常见,还不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相互说脏话为他们的休戚与共感增添了一层恼怒与坚忍的涂层。

据调查,英国人、美国人和新西兰人都认为,在跟性有关的脏话中,cunt是最脏的。奇怪的是,日本没有通常意义上的脏话。你可以这样侮辱一个日本人:说他犯了一个错误,或者做了什么蠢事,但日语中没有assface或fuckwad这样的词。日本棒球明星铃木一郎对《华尔街日报》说,他最喜欢在美国打球的一点是能骂人,他学会了用英语和西班牙语骂人。他说:“西方人的语言使我能够说我本来说不了的话。”

由于有线电视和互联网的普及,西方人说的脏话越来越多了。据统计,2011年3月,Billboard流行音乐榜上,最热门的十首歌曲中有三首歌曲名字里都有脏话。2011年,《今日美国》报一篇报道说:“过去出版是绅士的职业。但在标题中使用脏话的趋势从流行歌曲、百老汇蔓延到了图书行业。”以致《华尔街日报》的书评说,这年头,谁要不听见脏话,只能要么戳破自己的耳膜,要么搬到日本去。

在孩子面前说脏话,甚至孩子说两句脏话,问题都不大。但不等于要鼓励孩子随便说脏话。《大西洋月刊》的一位作者说:“脏话的意义部分就在于它是家长反对的。如果脏话让所有人见怪不怪了,它们就变成普通的词了。如果教孩子关于脏话的事儿,你要对他们说,小孩不可以说脏话。不然他们怎么能TM学会正确地说脏话?”

一位美国学者说:“我们要赞扬和感激那些继续审查脏话的人:法庭、一本正经的语文老师、出版物、不许孩子说脏话的父母。因为当对脏话最后的禁止消失时,脏话也将失去其力量。”到那时当你不小心磕到哪儿时,说一句“我擦”也不能让你觉得好受点了。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会对使用脏话的节目罚款,但是该委员会从未公布会被罚款的词的清单,美国动画协会的分级委员会也没有明确哪些东西会被分为哪一级。动画片《南方公园》递交到动画协会时,被列为NC-17级,17岁以下的人即使在大人陪伴下也不允许观看。制片人觉得,这样的话他们就要赔了。所以,他们修改了该委员会认为有问题的段落,同时利用了规定不明确的漏洞。导演马特·斯通说:“如果他们说哪里要删掉,我们就把它改得凶狠10倍,但长五倍。再送过去之后,他们说好多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