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黛玉的心宝玉的意

17-02-19

Permalink 04:42:23,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黛玉的心宝玉的意

说实话,分析宝玉和黛玉是最没有悬念的事情,因为调子已经定在那里。除了少数故作惊人之语者,大抵是不会否认宝黛相爱的。但也是我最欢喜也最享受的事情。甚至很多时候,分析红楼其它的事情苦了,就不由自主的想要翻到宝黛相处的章节,重复也好,絮叨也罢,无聊也行,就想说说他们,说说这一对旷世奇绝的恋人,给自己内心一个柔软一个温暖的机会。
宝玉是很有很多弱点,甚至有人说宝玉并不配黛玉,宝玉他爹贾政就是典型。也有很多人不喜欢黛玉,说伺候不起,宝玉他妈王夫人就是典型。是不是很奇妙?难道这也是脂砚斋所说的红楼之双峰对峙一击两鸣之法?
《红楼梦》里优秀的男女也何其多。比如柳湘莲,按照《神雕侠侣》那样的标准,柳湘莲比贾宝玉要优秀很多。比如薛宝钗,许多人是认了她为贤妻的楷模的。可是事实是,如果我们把柳湘莲和林黛玉扯到一起,那么出色的柳湘莲立即就显得逊色了。而硬生生被扯到一起的宝玉和宝钗,结果是贤妻成了弃妇,丈夫成了和尚。
仔细想想,黛玉还真就只有宝玉能配,不然宝玉的那些荒唐之举就真的很荒唐了,而黛玉离了宝玉,她的那些小任性小俏皮就会黯然失色。这就是《红楼梦》的妙处。《红楼梦》的每一对男女,或悲或喜,或疯或痴,或爱或恨,都有她(他)登对的那个,都有他(她)命里的那个,多一分则累,少一分则废。
这不,第十八回,又有一次宝黛吵架,好了,开始唠叨。
贾政率贾珍贾琏和众清客视察竣工的大观园,咏拟匾额,叫了宝玉来考试,过关了。贾政的小厮们,那些吃惯见惯的货,一哄而上:
一个上来解荷包,那一个就解扇囊,不容分说,将宝玉所佩之物尽行解去。
回屋,袭人一看:
因笑道:“带的东西又是那起没脸的东西们解了去了。”
这时候,林黛玉的反应是:
林黛玉听说,走来瞧瞧,果然一件无存。
这里且容我打住。
原来,林黛玉在宝玉房里。
其后大观园之居所,潇湘馆和怡红院最近,宝黛选这里的时候其实已经存了私心,方便走动。
我说过,即便住进大观园之后,宝黛其实也是经常合在一起吃饭,一起玩耍的。宝玉去黛玉那里,黛玉来宝玉这里,宝黛的丫鬟互相往来也十分随意。
黛玉看到宝玉身上所配之物都没了,生气了:
因向宝玉道:“我给你的那个荷包也给他们了?你明儿再想我的东西,可不能够了!”
黛玉生气是很正常的。她做给宝玉的荷包,如果就这样随随便便被小厮解去了,那就玷污了黛玉了。荷包荷包,任何一个女孩子给一个男孩子做荷包,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落入别人之手,都会生气的。
黛玉这一气,非同小可:
说毕,赌气回房,将前日宝玉所烦他作的那个香袋儿,做了一半,赌气拿过来就铰。
黛玉是什么人?袭人说过的,一年做个一两样针线活,贾母还怕累着了。可是黛玉给宝玉做的,不仅是荷包,还有一个香袋呢。而且:
虽尚未完,却十分精巧。
这就是黛玉的心。荷包和香囊,代表的是一个女孩儿家的心,怎么能随随便便被人解去?
宝玉见林妹妹生气:
便知不妥,忙赶过来,早剪破了。
见此,宝玉也生气了:
宝玉已见过这香囊,虽尚未完,却十分精巧,费了许多工夫,今见无故剪了,却也可气。
宝玉生气的理由,乃是心疼那个尚未完工的香袋。因为这个十分精巧的香袋,耗费了林妹妹的精力,黛玉铰了香袋,相当于铰了林妹妹的心。
宝玉连一个黛玉尚未做完的香袋都如此珍惜,岂会随意就把黛玉的荷包给人?此时,宝玉之意,已经呼之欲出了:
因忙把衣领解了,从里面红袄襟上将黛玉所给的那荷包解了下来,递与黛玉瞧道:“你瞧瞧,这是什么!
我那一回把你的东西给人了?”
黛玉的荷包,原来如此珍重,宝玉是藏在衣服里面的。
可记得?贾府奉为命根儿的通灵宝玉,宝玉是戴在外面的,想摔就摔。而宝钗的金锁,也是藏在衣服里面的,所以要解了排扣,可见宝钗对金锁的珍重。
黛玉的荷包,宝玉藏在衣内,是比通灵宝玉还要珍重的意思。所以:
林黛玉见他如此珍重,带在里面,可知是怕人拿去之意,因此又自悔莽撞,未见皂白就剪了香袋,因此又愧又气,低头一言不发。
林妹妹知道错了,宝玉气仍未消:
宝玉道:“你也不用剪,我知道你是懒待给我东西。我连这荷包奉还,何如?”说着,掷向他怀中便走。
宝玉之气,乃是黛玉误会了他的意。黛玉之悔,乃是知道了宝玉懂她的心。一时之间,此消彼长,宝玉有些得理不饶人了。林妹妹可不是受气包:
黛玉见如此,越发气起来,声咽气堵,又汪汪的滚下泪来,拿起荷包来又剪。
我叹曹公笔力,何如此毕俏焉?黛玉之美丽,尽在这泪水盈盈之中,斯是美人,必是心恸之时,方为至美。就是我等不忍,宝玉何忍?!
果然:
宝玉见他如此,忙回身抢住,笑道:“好妹妹,饶了他罢!”
我叹败军之将,小胜一役,便不知进退,焉能不折?一句好妹妹,饶了他罢,不如说是,好妹妹,饶了我吧。这就是爱情的妙处,对了的,倒是常常要认错的:
黛玉将剪子一摔,拭泪说道:“你不用同我好一阵歹一阵的,要恼,就撂开手。这当了什么!”说着,赌气上床,面向里倒下拭泪。禁不住宝玉上来“妹妹”长“妹妹”短赔不是。
黛玉这话,任是对谁说,也是小性儿了。到底是谁好一阵歹一阵的了?可是对宝玉说,便不是小性儿。“你不用同我好一阵歹一阵的,要恼,就撂开手。这当了什么!”这话,不妨可以这样翻译:
“我就是要和你好一阵歹一阵的,要恼,就分手,爱咋咋滴!”
呵呵呵呵,我都要笑死了。
最最有趣的,是贾母这时候横插了一杠子:
前面贾母一片声找宝玉。众奶娘丫鬟们忙回说:“在林姑娘房里呢。”贾母听说道:“好,好,好!让他们姊妹们一处顽顽罢。才他老子拘了他这半天,让他开心一会子罢。只别叫他们拌嘴,不许扭了他。”众人答应着。
知宝黛者,贾母也。这是贾母支持宝黛的基础,贾母知道,他们在一起,是开心的。只是怕他们拌嘴,贾母这个台阶,给得足,给得妙,我甚至疑心贾母是知道他们拌嘴了的,只是佯装不知而已:
黛玉被宝玉缠不过,只得起来道:“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离了你。”说着往外就走。宝玉笑道:“你到那里,我跟到那里。”一面仍拿起荷包来带上。黛玉伸手抢道:“你说不要了,这会子又带上,我也替你怪臊的!”说着,嗤的一声笑了。宝玉道:“好妹妹,明日另替我作个香袋儿罢。”黛玉道:“那也只瞧我的高兴罢了。”一面说,一面二人出房,到王夫人上房中去了,可巧宝钗亦在那里。
宝黛和好了,其间的种种动人之处,诸君自去体味,拙笔不能达意也。我想说的只是宝钗。要说去宝玉房里,住进大观园后宝钗去得也确实不少,而且一去大半天,都招致了晴雯抱怨,影响怡红院作息了。可是,能比黛玉多吗?
不能。
而且宝黛不仅是在一处吃饭午睡玩耍,还经常吵架,从怡红院吵到潇湘馆,从潇湘馆吵到怡红院,但是,为啥怡红院的丫鬟们就没有怨言呢?
那是因为,宝黛互动,怡红院和潇湘馆互动,本就属于两人和两处的作息时间好不好?自打黛玉七岁进贾府,贾府上下都已经习惯了。
这是宝钗的委屈,也是宝钗的差距。这是黛玉的心,这是宝玉的意,宝黛的心意。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