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林黛玉的奇香

17-02-25

Permalink 01:20:31,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林黛玉的奇香

第十九回宝黛“一床睡”,宝玉所讲之耗子精故事,其实不甚了了,意义不大。这是曹雪芹的另一种障眼法,避实就虚。真正有意思的,是黛玉和宝玉的对话。
比如林黛玉的奇香便是,这才是点题之事,所谓“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原文是这样说的:
宝玉总未听见这些话,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宝玉笑道:“既然如此,这香是从那里来的?”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毬子、香袋子的香。”
宝玉闻见黛玉身上一股幽香,从黛玉衣袖发出,先是看衣袖里藏着什么好香,没有。
黛玉解释是衣柜放的香沾染了衣服。
宝玉觉得不是,因为这香味“令人醉魂酥骨”,“气味奇怪”,绝非衣柜里放的一般香可比。
宝玉此时的解释,我是不满意的。我来替玉兄解,如果是衣柜之香沾染,那应该是整件衣服都弥漫着这种香气,如何只是从衣袖中来?可见不是。
宝玉谓之香味奇怪,这便是林黛玉自谓的“奇香”。那么,这股奇香是从哪里来的呢?
还是有一条批语,可谓深得吾心:
【庚辰双行夹批:正是按谚云:“人在气中忘气,鱼在水中忘水。”余今续之曰:“美人忘容,花则忘香。”此则黛玉不知自骨肉中之香同。】
曹雪芹在这里卖关子,让宝黛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无非是在暗示,这股奇香,来自于黛玉冰清玉洁的身体,是她的体香。
如果我们了解了《红楼梦》的神话体系给予林黛玉的定位,花神,就更能理解此中深意了。这位代言百花掌管百花的花神,有一股来自于骨肉血脉的奇香,是没什么可奇怪的。
这就是曹雪芹拈花微笑顾左言他的不写之写。
所以,小说之中,即便是服用千奇百怪的冷香丸的宝钗,也未见有什么奇香,唯独黛玉有之。
当然,曹雪芹如此写,除了精深高绝的写作手法之外,还有一个不得已的现实原因。普天之下,古往今来,只有一位号称有体香的人物,那就是乾隆皇帝的香妃,即便是为尊者讳,文字狱的缘故,曹雪芹也只能如此含混的写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