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宝玉黛玉之共枕眠

17-02-25

Permalink 01:21:41,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宝玉黛玉之共枕眠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我相信,曹雪芹是相信的。
曹雪芹写作《红楼梦》最大的风险,就是要满足一己私欲,让终未能结合的宝黛享尽夫妻之甜蜜。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这是曹雪芹写作必须要解决的道德问题。所以,《红楼梦》的年龄是模糊的,宝黛的痴情是有神性的,贾母的庇护是有缘由的。说来说去,曹雪芹就是要让我们理解,宝黛之情,是发乎情止乎礼的,是天底下最纯洁的。
这样的尝试,无疑是成功的。我们在前八十回,无数次领略了宝黛以兄妹之名行夫妻之情的极其温馨的场景,这是曹雪芹在不断的弥补和化解宝黛终其一生不能结合之痛,这是最大的“意淫”。难怪,警幻仙姑要称宝玉为古今天下第一意淫之人。
而在这所有的尝试之中,第十九回宝黛午睡无疑是难度最高最冒险的一次,搞不好就成了淫荡苟且了。而设计了让宝玉说和黛玉自小一桌吃一床睡的曹雪芹又必须对此有所交代才行。
宝玉大中午的来看黛玉。黛玉正午睡呢:
宝玉揭起绣线软帘,进入里间,只见黛玉睡在那里,忙走上来推他道:“好妹妹,才吃了饭,又睡觉。”将黛玉唤醒。
又写:
宝玉道:“酸疼事小,睡出来的病大。我替你解闷儿,混过困去就好了。”
再写:
宝玉只怕他睡出病来,便哄他道。
直到第二十回开篇,似乎仍不放心,还写:
那宝玉正恐黛玉饭后贪眠,一时存了食,或夜间走了困,皆非保养身体之法。
曹雪芹在写宝黛午睡这一段,居然如此啰嗦的四次强调,宝玉和黛玉午睡的原因在于宝玉爱惜黛玉的身体,怕黛玉体弱,午睡积食,睡出病来,或者睡多了夜里失眠。
而这样的强调,就使得自古男女授受不亲背景下的宝黛之午睡跳出了“淫”的境界而至于“情“了。所以此间批语,一再说:
【庚辰双行夹批:若是别部书中写,此时之宝玉一进来,便生不轨之心,突萌苟且之念,更有许多贼形鬼状等丑态邪言矣。此却反推唤醒他,毫不在意,所谓说不得淫荡是也。】
【庚辰双行夹批:宝玉又知养身。】
【庚辰双行夹批:却像似淫极,然究竟不犯一些淫意。】
【庚辰双行夹批:原来只为此故,不暇旁人嘲笑,所以放荡无忌处不特此一件耳。】
然后,在宝黛午睡说故事即将结束之时,又安排宝钗进来:
一语未了,只见宝钗走来,【庚辰双行夹批:妙!】笑问:“谁说故典呢?我也听听。”
安排一贯正人君子的宝钗进来,为的也是要证明宝黛午睡之清白。试想,宝黛之午睡,既然宝钗都不避讳,说明乃是见得人的正大光明之事。这一切,均和若干回后贾母猛批才子佳人为宝黛正名,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以说,曹雪芹为了在前八十回可以名正言顺顺理成章的“意淫”宝黛的小夫妻场景,真是煞费了苦心。
当然,而在这一回,曹雪芹不惜用此三法,小说写(宝玉怕黛玉睡出病)、宝钗来(证明确乎如此)甚至批语解(宝黛之不犯淫荡),可谓百折不回,实是他要写的是宝黛在一起最难写最难把握的“一床睡”,也就是“共枕眠”。所谓:
黛玉只合着眼,说道:“我不困,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宝玉推他道:“我往那里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宝玉道:“我也歪着。”黛玉道:“你就歪着。”宝玉道:“没有枕头,咱们在一个枕头上。”黛玉道:“放屁!外面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宝玉出至外间,看了一看,回来笑道:“那个我不要,也不知是那个脏婆子的。”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躺下。
这段话就是宝黛午睡说故事之核心。其实说故事是假,怕生病也是假,真的就是曹雪芹要在这里“意淫”宝玉和黛玉之“共枕眠”。
说白了吧,换个场合,就说这是宝黛婚后小夫妻午睡的一个场景,那也是毫无问题。黛玉之别打搅我睡觉,宝玉之见别人就腻,黛玉之要宝玉老实坐着说话,宝玉之要睡着说,黛玉之你就歪着,宝玉之没有枕头,黛玉之那不是枕头,宝玉之矫情嫌脏,黛玉之命中天魔星(恰好呼应王夫人初见黛玉之所谓宝玉混世魔王),以及请枕这一个,把自己的枕头给宝玉,又拿了一个自己的枕头,这异常温馨甜蜜的一刻,不就是“千年修得共枕眠”是什么?不就是“三生石上旧精魂”是什么?
而围绕这共枕眠,便有宝黛或者小夫妻俩(这其实是雪芹内心隐秘的称谓)的更为亲昵的举止,黛玉之看视宝玉脸上的血渍,宝玉之闻黛玉衣袖之熏香,黛玉之嘲弄宝玉暖香,宝玉之挠黛玉咯吱窝,黛玉之笑岔气讨饶,宝玉之耗子精故事,这都是围绕共枕眠的恰如对联,一呼一应式的宝黛(小夫妻)情意。其间的娇憨、柔蜜、缠绵,就连脂砚斋的批语也已经情不自禁了,我等文笔不逮曹雪芹万一者,只能说读者诸君自己去看,自己去体会。这样的共枕眠,亲昵而不猥亵,深情而不淫荡,无忌而不无当,真称得上古今天下第一意淫之文。
我真不知道,也想象不出,王夫人看到宝黛如此场景会是怎样的反应,会是看到宝玉和金钏调笑时的反应,还是掩面长太息?
如此爆发式的场景,就是曹雪芹也不敢写不能写,所以我等也只能点到为止望文兴叹了。
不过别忘了一点,此时,宝黛仍是跟着贾母过呢,尚未进大观园,尚未分开,这就是贾母自黛玉初到贾府即装聋作哑不安排黛玉之居所,且将原本跟着贾母过的三春移去跟着王夫人过,暂且让宝黛同居碧纱橱跟着她老人家过的,所谓一桌吃一床睡的无以复加的宝黛生活起居之巅峰和高潮。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