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林黛玉与有凤来仪

17-02-25

Permalink 23:53:17,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林黛玉与有凤来仪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潇湘馆的来历,那可是大观园第一景。
大观园所为何来?乃是为贵妃贾元春省亲而建盖,谓之省亲别墅。而这省亲别墅第一景便是有凤来仪。
有凤来仪的名字是宝玉题的。
贾元春省亲进入省亲别墅,看到的第一景便是有凤来仪。
所以,有凤来仪有千竿翠竹是有来历的,乃是预示着凤凰之降临。又因了娥皇女英的传说,暗示着贾元春尊贵的身份。
而这有凤来仪改名为潇湘馆,又是贾元春亲拟。
所以潇湘馆这大观园第一景,乃是名符其实。
所以当林黛玉娇滴滴的说,我心中爱那几根竹子时,貌似低调,其实并不低调,林妹妹要住的可是大观园第一景,可是预示凤凰降临之所在。
所以贾宝玉会拍手笑道,正合我意。因为林妹妹便是这银样镴枪头心中的凤凰。
我猜想,林黛玉的意思,必得是宝玉转达出去的。而贾政,居然也就顺遂了宝黛之意。其中意味,不惟贾敏是当年诗酒放诞的贾政最疼爱之小妹,娘亲舅大,也因了这个外甥女的才学,颇得政老青睐。所以黛玉亲说给湘云,凡我拟之大观园匾额,舅舅居然一字不改都用了。所以林黛玉的后台,贾母之外,尚有一古板严厉的政老。
行文至斯,其实真意已出。红楼第一人住大观园第一景,名符其实。而这里面蕴含的意义,乃是林黛玉,这个贾府流出去的血脉孕育的女儿,如今贾母三番五次的接来,实在是接来了个凤凰,贾府的凤凰。
林家五世列侯,至如海一代从科举起家,乃是前科的探花,官至巡盐御史,那是何等高贵的血脉。这样的血脉,和贾府历经三代(至贾敏第三代)的国公血脉相融,方得了这么个千金,不是贾林两家的凤凰是什么?
林家五代单传,至如海第六代依然单传,膝下男儿三岁早夭(第七代),只留下个女儿,累积起来的财富惊人。而黛玉,正是唯一的继承人(林家五服之外的族人是没有继承权的)。
贾府历经五代,支脉繁荣,人丁兴旺,却坐吃山空,内里耗尽,渐渐的露出那下世的光景来。
说白了吧。林家缺人不缺钱,贾家缺钱不缺人。
所以我说,贾母相中黛玉,不惜三番五次去接,除了和贾敏的母女深情,极为看重黛玉身上流淌的血脉,还有一层重大现实考量,林家的实力,无论官场科场的声望,还是物质财富,于贾府都是贵妃元春之外的第一大益处,第一大进项。一旦黛玉嫁入贾府,林家的巨额财产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以嫁妆的方式进入贾府。更何况,贾琏全权处理林家后事的时候,已经挪用了一笔用于填补元妃省亲之亏空,这就是贾琏后来感叹的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多好。回想起当年经手林家财产,这个凤姐平儿所谓油锅里还能炸出花来的贾琏也不禁悠然神往。
所以,谓林黛玉为红楼第一人,不惟是雪芹感情使之,不惟是宝玉感情使之,贾母感情使之,也是贾府的现实使然。
所以,贾母才会那么高调的迎接黛玉的到来,那么不顾一切的弹压一双富贵眼的贾府上下,那么没有章法的让初来的黛玉和宝玉同居碧纱橱,一直要熬过残冬到来年的春天,一直跟着贾母住到搬进大观园,那么宽容的让宝黛一桌吃饭一床睡觉,即便在大观园分开来居住后,又以赐菜的方式鼓励宝黛一起过家家吃饭,又以清虚观打醮的方式粉碎金玉良缘,点醒贾元春,又以猛批才子佳人的方式为宝黛正名,又以施大恩于薛家(宝琴和薛蝌婚姻)的方式瓦解王夫人势力,迫使薛宝钗退出,引诱薛姨妈做出认黛玉为女儿为黛玉提亲的承诺。贾母这一切,皆是为了黛玉落户贾府。
斯是凤凰,方配得她衔玉而生的宝玉。
这一切,如果贾元春不难产而死,贾母不惊悸伤恸猝死。
如果,不是王夫人有她的考量,来自于王家血脉的宝钗,以及来自于王家和薛家的财富支援,在王夫人看来,也不亚于林黛玉和林家的实力。
甚至,如果王夫人不是那么的偏执,如果王夫人稍微有一点点自省精神和贾母的眼光,王薛两家的声望和德行怎及林家?
而最要命的,如果贾政不是那么的迂腐刻板,不顾首尾,决策失误。
这一切,该是多么的幸福,即便贾府事败,贾府被抄。
原来,所谓红楼一梦,不仅仅是一场悲剧之梦,也隐隐包含着一场美满之梦。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