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月光男孩》如此幸运?

17-02-27

Permalink 23:33:28, 分类: 影视赏析

有多少《月光男孩》如此幸运?

这居然不是在开玩笑,真的是个大乌龙!
第89届奥斯卡颁奖礼最重要的奖项,最佳电影奖先是颁给了《爱乐之城》,当一帮剧组成员兴高彩烈的跑上台,眼泪汪汪的发表获奖感言,讲到一半,发现搞错了。
“有没有搞错”?我身边一位老华侨说,“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搞错!”台上的颁奖嘉宾说,这真的不是有意的搞笑,是真搞错了。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奖其实是颁给《月光男孩》的,《月光男孩》的主演顿时一脸懵逼的,捂着嘴,瞪大眼睛走上台,这比电影的剧情反转的还要快,《月光男孩》最终摘得最佳电影,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成为本届奥斯卡的大赢家。
继2006年,第78届奥斯卡把最佳导演颁给李安(执导《断臂山》)后,同性恋题材的电影再获奥斯卡大奖。
该片将黑人同性恋者喀戎(Chiron)从童年到成年的经历,分成三个阶段,从他长大、相爱、发现自己的性倾向,遭受校园欺凌和内心挣扎后,接纳自我的过程逐一呈现。同性恋和非裔美国人的身份认同,毒品,还有男子气概、社会底层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影片一上映就成为奥斯卡大热门。
该片男主角,黑人男孩喀戎因为同性恋倾向在校园中遭受暴力,被恐同者和自己所爱的人暴力攻击,远走他乡。他的遭遇和艰难接纳自我的过程,打动了很多观众。对于很多同性恋者来说,尽管文化不同,肤色不同,因性倾向而带来的成长中的磨难,感同深受,有人直到长大后,都不愿触碰那段经历。
陈非小时候最害怕的是上厕所,因为长相阴柔,他被同学骂“变态”,“不男不女的娘娘腔”,小学二年级时,有次上厕所,他被几个同学扒下裤子,检查身体是否有长“男人的东西”,他拼死拽住裤子,但抵挡不住人多,裤子被拉下后,有人踢了他屁股几脚,还把他推倒在小便池里。他哭着跑回家,两天没敢去上学,也不敢告诉父母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从此之后,
陈非再也不敢进学校的厕所里小便了,他家离学校不远,每次他都忍着放学跑回家再上厕所,有时候,实在憋不住,上五年级了,他还曾尿在裤子里。陈非讲述这段经历时,他的父母就坐在对面,他嚎啕大哭,说自己好几次都曾想过自杀,在学校里受欺负,而父母忙于生计,也不敢跟他们说,自己孤立无援。听到这里,他的父亲站起来,父子俩抱头痛哭,父亲哭着说,“儿呀,想不到你这么难。”
白易在上初一的时候,同学把他的日记本从包里面翻出来,里面有他和一个男孩之间的恋情回忆,在课间的时候被同学当作笑料,四处传播。除了孤独的流泪,白易没有任何办法。
日记里的内容,坐正了他在同学心目中“变态”的身份,之后那些同学更加肆无忌惮的“惩罚”他。“他们偷偷丢掉我作业本,以至于我被老师安排到办公室补作业,在我的课本上涂鸦‘交媾’之图,然后攻击我连书本上的人物都不放过,把用过的纸塞进我嘴里,大肆嬉笑,叫嚣着让我品尝男人的味道。”白易以为告诉老师会让他们能有所收敛,换来的却是老师的冷漠和同学越发残忍的对待。最后,他忍不住拿起一支钢笔,像疯了一样扎进了其中一人的手背,用暴力抵抗欺凌。
丽秋是一位女同性恋者,她从小就不愿意穿裙子,头发剪的短短的,喜欢玩枪战。每次放学路上,她都胆颤心惊,几个高年级男生,看她不顺眼,骂她“男人婆,还不去死”,一边骂,一边打她,抓她头发,她也不服输,对着打,但敌不过那些男生,她总是被踢翻在地,还被扯着头发,在地上拖行,衣服上满身是泥,最后哭着回家,他爸爸心疼她,跑到学校里去找老师告状,还让她指认是哪些男生干的。他爸在路上狠狠地警告过那几个家伙,但没有用,他爸去学校一次,过不了几天,那些人就要报复她,比以前打她更狠。
除了校园中的暴力和欺凌,青少年同性恋者,往往还要面临来自家庭的不接纳,很多同性恋者的父母看不惯孩子的打扮,丽秋的父亲就曾要求她留长发,穿裙子,“要像个女孩子的样子”,不要不男不女的。
男同性恋者,常被父母教育要有“阳刚之气”、多一点“男子气概”,有些青少年因为表露出喜欢同性,而被家人带去医院治疗。有同性恋者,在长期内化的恐惧之下,甚至也会对别的同性恋看不顺眼,攻击他人“不够爷们”,并通过这种公开的言语羞辱或肢体攻击,划清界线,来掩饰自己的性倾向。
在公益组织发布的一份针对421名同性恋大、中学生的调查,结果显示,77%的受访者曾遭受过基于性倾向和性别身份的校园欺凌。大约44%人表示受到言语攻击。10%的受访者曾经遭受过来自同学直接或间接的身体攻击,如拳打脚踢、掌掴拍打、推撞绊倒、拉扯头发等。有7.6%受访者甚至遭受过来自同学和老师的性骚扰,如脱光衣服、碰触隐私部位、强拍裸照等。校园欺凌对59%的被调查者带来了学业上的负面影响,其中3%的被调查者被迫辍学。另外还对63%的被调查者造成心理和精神上的负面影响,26%的被调查者有过酗酒、自残、自杀以及因情绪压抑。
喀戎成年后,有着强健的身体,成为大毒枭,成长中的往事仍难以释怀。陈非当众与父亲抱头痛哭,说起那段经历,他说,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欺凌让白易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他说:“或许我们会在被迫的时候,拿起暴力,想要保持自始自终的善良是困难的,除非,当你足够强大,才可以用最真实的自己去面对世界的恶意。”丽秋有了女朋友,她仍要面对父母的逼婚,“你不结婚,我们没脸见人。”
生活不是奥斯卡的颁奖礼,乌龙有时带来更多出意乎意料的欢乐,还有媒体上喋喋不休的讨论,引起更多的关注。而留在成长中的那些印痕,那些被欺凌,接纳自己的艰难历程,在同性恋身上,刀刻一般,深藏心底,有些一生都难以抹去,不愿提起,更无法和解。
《月光男孩》的结尾,喀戎不再在意别人的眼光,开始接受自己的一切。无论这个社会制造了怎样的偏见,我们接纳自己不需要任何条件。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