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度黑》,就是一个渴望潘驴邓小闲的玛丽苏

17-03-06

Permalink 23:54:12, 分类: 影视赏析

《五十度黑》,就是一个渴望潘驴邓小闲的玛丽苏

情色大片《五十度黑》虽然在口碑不佳,讨伐声一片,不过,已多周连冠全球票房;全球累计票房3亿,要知道,成本只有5500万呢。而上一部,《五十度灰》,居然达到惊人的5.71亿全球票房,创下了R级电影票房之最。就连原声大碟《五十度黑》,也在公告牌Billboard 200专辑榜中,上榜第一周就依靠十二万三千张的总销量成功登顶。

原作也极为畅销。去年,据出版社统计,自上市以来每2秒就会卖出一套《五十度灰》。目前,这套书的全球销量总计已经达到了1亿套——现在应该又增加了吧。

之所以列出这部情色电影以及续集的骠悍战绩,我是想说明,这系列电影真是够难看的。

我并不是一个人。《五十度灰》出来的时候,imdb的评分降到3.3,烂番茄新鲜度也只有44%。

某种意义上,好莱坞的某些电影生态也与中国电影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人人都知道这部片子奇烂无比,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要去贡献票房啊。你看那些超级英雄爆米花大片,动辙五亿以上的票房,还是美元,又有几部是好评加身的呢?

《五十度灰》和《五十度黑》,讲了一个霸道总裁如何爱上贫家女的姑娘。像是生怕不纯粹,这些古老的桥段被通通推进至极致:

因为是总裁,所以富可敌国,有私人飞机、有私人游艇,在任意城市有自己的房产,不用上班,整天开飞机、开游艇带着女主角出去玩;还把女孩所在公司的整个集团都买下来。

霸道,所以喜欢SM,喜欢施虐,喜欢对他人进行人身控制,就算前女友拿着枪,他一声“跪下”照样能把她驯化得跪下;

女主角,无辜纯洁,所以就是22岁的处女,不仅童贞,还没用过电脑(这是保证了她不会看黄色小电影吗?)当然也没有恋爱过。而且,最好还有几个暗恋她的备胎男证明她的魅力,她却不为所动。

这种女孩感化男主角的路数,就是“他对别人全都冷若冰霜,只爱我一个人”。

全世界的玛丽苏想要的,不就是这种男人吗?潘、驴、邓、小、闲,哪样不是极致?27岁,白手起家、富可敌国、闲得没事、帅得惊人、六块腹肌、做小伏低、对爱忠贞的霸道总裁,王思聪也不敢自比吧?

只不过,写实的小说里,能拢络这样的人的,大概得靠潘金莲那样有手腕、有见识、扯得下脸的荡妇;而在幻想小说里,容貌、才华、家世、性格与思想都平平无奇的少女就足以感化总裁了。少女们什么都不用忙,总裁们就丢盔弃甲,爱得死去活来了。

当詹米·多南演的总裁格雷在达科塔·约翰逊演的安娜面前跪下来,求她不要走的时候,很多人都笑了。

剧里的各种困难和矛盾,不超过五分钟;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如果上一次床不能搞定,那就来两次。

大概,导演想把安娜打造成一个事业在不断上升的独立女性形象,便让安娜刚刚开始工作就在出版社里升了职,升为高级编辑,看上去不明觉厉。拜托,那不正是她的男友格雷买下了整个集团,炒掉了性骚扰她的顶头上司,集团的人为了讨好这位大BOSS,才把安娜升职的么?她的工作也是男友安排好的,还提独立?别闹了。

原作里更好玩。作者E·L·詹姆斯让格雷爱上安娜,是因为安娜爱咬嘴唇、脸红;“脸红”这个词,据好事者统计,它们在书里出现400多次。更刻薄的说法是:如果安娜每脸红一次,格雷就给她一美元,到剧终的时候,格雷就破产了。

而这种浅薄又可笑的小说、电影都能走红全世界的时候,就明白,大众们是多么喜欢王子与灰姑娘这样纯洁无瑕的童话啊。

这一类电影的目标受众,是女性;又因为有点SM的重口味,更准确地说,是中年女性。她们喜欢想象着一个普通至极的姑娘,能够攀上一个完美的男人,是因为这样才能够让她们有代入感。格雷的强烈控制欲的缺点,来自于他的童年创伤和少年心理阴影;但那对她们来说,不是缺点,恰恰是她们母爱本能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很多女性喜欢治愈浪子、治愈心灵不健全的人,目的是为了构建男性对她们的依恋,就像小白兔拯救不懂爱的大灰狼一样,充满成就感。这种缺陷,反而是受欢迎的。

可现实是,爱并非万能。你又不是心理医生,凭爱情就能治愈一切?那还要医院或精神病院做什么呢?

不光女性喜欢幻想,男性也喜欢啊。正如女性喜欢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一样,男性喜欢的是穷书生有仙女半夜自荐枕席,并且辛勤操劳养儿育女、等他金榜题名之后就自动离开,好让他多娶几个妻妾。人类不分性别,都喜欢意淫,意淫的都是如何能够高攀。过去,西方的公主爱上骑士、中国的穷书生当上驸马或者娶了宰相女儿的故事泛滥,是因为只有男性有话语权,所以“汤姆苏”泛滥;现在进入消费时代了,女性是书籍与电影的重要消费者,不可避免地,则是满足女性幻想的“玛丽苏”大行其道。你看到这种电影票房奇高,并不是偶然。

中国的电视剧也是这样。

举例来说,现在中国电视剧屏幕上最活跃的是各种“大女主”的古装连续剧和玄幻剧,虽然人设不一,但都有几个特点:男人们纷纷爱上惟一的女主角,至死不渝,不管是好男人还是坏男人;而女主们不是女中诸葛、就是女帝上仙,无所不能。这种光彩夺目、令众生倾倒的玛丽苏,实际上就是作者自我美化的一种产物。

而且,这种自我美化还常常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迁、作者自我定位的变化而变化。有时,是忍辱负重的贤妻女人终于靠爱心感动世界,得到真爱,通过征服男人征服世界;那是因为过去敦厚贤淑的人物设定符合时代,比如琼瑶剧。有时,是被坏女人陷害的好女人忍无可忍,终于绝地反击,开了无数外挂,有暗恋她的男人相助,通过征服世界来得到世人认可,比如甄嬛娘娘之后的宫斗剧。

但无一例外,她们都是黑白分明中的完美“玛丽苏”。观众们只觉得被“爽”到了。人物在简单的脸谱之下,显得格外轻浮。

在眼花缭乱的类型片当中,偶尔穿插几部这样的玛丽苏电影或玛丽苏小说,也无所谓,总有人喜欢;但如果这种电影或艺术形式成为主流、成为最受欢迎的类型,那则是价值观和审美的失败。

我们在现实当中遇到的男人,既不会有格雷那么富有、那么帅气、那么身材迷人,也很难有他对女友那么耐心的陪伴、那么忠诚,但却很有可能像格雷那样有可怕的控制欲,像何以琛那样的强势。如果你把影视剧中男主角的心理疾病和性格缺陷,当成是“霸道总裁”的霸气,认知错误,那么,你在现实中收获的只能是丧气。

我总觉得,成年以后,老看白雪公主这样的玛丽苏,不利以人格成长。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