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西门桥,想起一首诗

17-03-07

Permalink 04:48:38, 分类: 佳作转载

过西门桥,想起一首诗

过西门桥,想起一首诗
文/鲁贤斌
车过西门桥的时候,一首诗歌冷不防的窜进脑海中。西门桥,这个我未曾谋面却早已结识的地方,扑我面而来。西门桥有银川的影子,有诗的影子,还有那个和我未曾谋面的诗人的影子。我之前总是在想,西门桥是何等的雄伟壮观,是何等的魅力无限,引得文人墨客如此浓笔重墨的描写它?然当我真正的走进你,神往已久的西门桥,我想到的仅仅是一首诗。“西门没有门,在这个门户洞开的时代,很多东西早已名不副实。”
西门桥,你是幸运的,因为一首诗让更多的人熟知了你,走进了你。至少对于我而言,是因为那首诗,我才知道了西门桥,还有诗和诗人的影子。感谢那个让我知道了西门桥的诗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知道了西门桥,当我走近西门桥不知道欣赏唐徕渠引来的浑浊不堪的黄河水,不知道欣赏早市上各类琳琅满目的商品;而只是在口中默念着他的诗,“高贵与低微的主妇这时有机会集合在一起/各自欣赏着价位不同的农产品/这些来自广阔天地的农产品/进了城市进入了农贸市场就自觉高人一等了/被各自相中的买主带走/一张张花花绿绿的纸片/穿流在干净与不干净的手中/控制着世人的饮食起居和命运/早市散了/谁会留意/最后走的那个人是谁。”当我眼含热泪反复默念他的诗的时候,那他的名字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反正在西门桥,我就想起了他的诗,还有他写西门桥时的影子。人活着就要遵循自然规律,生老病死是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人的必然经历,可是诗歌能铸就永恒,不论时光变迁岁月更替,诗歌就像一坛窖藏的美酒,历久弥香!那么,谁还会在意那个写诗的人?记住他写的诗,本身就比记住他本人更有意义。

西门桥,不论今后我身处何方,是有你屹立的银川街头,还是日渐萧索的大山深沟,亦或是灯红酒绿的国际大都市,反正你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大脑中,使我挥之不去,这份美好的记忆,将会伴随我一生。西门桥,仅仅因为一首诗,我铭记下了你;于写你的诗人而言,是先有你然后有诗,可对我而言,是先有诗,然后有你。我是通过诗认识你,熟知你,最后铭记你的,你说我能不感激写这首诗的诗人,还有他写的诗?
About Author
鲁贤斌,诗人、摄影人、视觉宁夏网签约摄影师。1991年出生于宁夏西海固地区一个叫关儿岔的农村,现居银川。曾用笔名笑鸿发表作品若干,2014年入围《江南时报》评选的中国诗歌地理宁夏诗人。摄影作品被区内外各大媒体采用,目前“吃态”系列纪实作品正在创作中。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