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崇拜和抗生素恐惧

17-03-12

Permalink 23:11:04, 分类: 佳作转载

抗生素崇拜和抗生素恐惧

抗生素崇拜和抗生素恐惧,两个极端的共同所指,是对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微观细菌世界的有限认识。而偏偏,我们又生活在一个无法回避细菌信息的环境里:超级细菌、益生菌;好消息、坏消息,所有片段式的信息进一步强化着我们对细菌的偏见。
细菌偏见的根源深植在人与病痛抗争的医学史里。细菌,一种原始的单细胞生物,有细胞壁,有DNA,有细胞器,可以自行生产合成需要的酶并且代谢,可以自行分裂繁殖。直到89年前青霉素被发现,它都是人类历史上制造的肺炎、伤寒、痢疾、肺结核等疾病的最强大杀手。55年前,人类身体内部拥有包括细菌在内的巨大的微生物群落的概念才开始流传,人们开始逐渐尝试认识,我们体内的这些定居者们究竟如何与我们互动,在敌人之外,我们是否还存在另一种亲密关系?
现在,学术界流行的是“我们只有10%是人类”的说法,指每10个构成人体的细胞中,就有9个是搭便车的细菌。人体微生物已经成为热门话题,攻占了顶尖学术期刊《科学》《自然》《细胞》等杂志的无数版面。科学家们发现,这些小小的寄生者不仅是我们的好伙伴,一个人的生老病死也和它们息息相关。科学家们认为,肠道细菌能影响健康,导致肥胖、糖尿病、过敏等疾病,还会影响你的情绪和行为,就连自闭症、阿尔茨海默症也可能和细菌有关系。
科学界和医学界对人与细菌关系的认识不断被颠覆、修正和拓展,一个时代的常识很快被另一个时代抛弃。在一轮又一轮的知识更新中,公众被科学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科学界和医学界的共识和行动并不足以让人类在与细菌的互动中获得福祉。你服下还是扔掉手中的抗生素药片?作为一个准妈妈,你将采取何种分娩方式?在超市货架前,你是否要选择一瓶杀菌的清洁剂?我们每一个人的许多选择都是这场宏大的互动的一部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