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晴雯怨气的厚积薄发

17-03-13

Permalink 00:53:01,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晴雯怨气的厚积薄发

时至今日,再来检视晴雯之怒,以至于和宝玉袭人吵架,其实是一个累积的过程。
第二十回,宝玉奶妈李嬷嬷因了吃茶撵茜雪,以及酥酪的事情,迁怒于于袭人,有一顿好骂:
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庚辰侧批:看这句几把批书人吓杀了。】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庚辰侧批:幸有此二句,不然我石兄袭卿扫地矣。】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庚辰侧批:虽写得酷肖,然唐突我袭卿,实难为情。】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
这段骂,在我看来,直刺第六回宝玉和袭人云雨之事。至于李嬷嬷怎么知道?是误打误撞还是有人相告?不得而知。这是《红楼梦》的妙处。别忘了第六回李嬷嬷还没有告老解事呢。可见,宝玉和袭人云雨,当时所谓“幸得无人撞见”,乃是极不牢靠的。所以,此处有三条批语,处处在影射,读者诸君自去体味。
而就是这一通骂后,晴雯的不满渐渐显现。
王熙凤劝走李嬷嬷,宝玉稍微为袭人叫屈:
宝玉点头叹道:“这又不知是那里的帐,只拣软的排揎。昨儿又不知是那个姑娘得罪了,上在他帐上。”
晴雯便反击了:
一句未了,晴雯在旁笑道:“谁又不疯了,得罪他作什么。便得罪了他,就有本事承任,不犯带累别人!”
这话虽然还是笑着说的,其实已经满是怒气了。而且不仅是对袭人不满,对宝玉也不满。
紧接着宝玉为麝月篦头,又遭晴雯嘲讽:
只篦了三五下,只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了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
这话的醋意,我以为不在麝月,乃是在宝玉,更在第六回宝玉和袭人之事。
从第二十回李嬷嬷的骂,到晴雯两次发飙,已经说明,宝玉和袭人之事,晴雯已经知道了。如此,心内才有不忿之意。
果然:
宝玉便向镜内笑道:“满屋里就只是他磨牙。”麝月听说,忙向镜中摆手,宝玉会意。忽听唿一声帘子响,晴雯又跑进来问道:“我怎么磨牙了?咱们倒得说说。”麝月笑道:“你去你的罢,又来问人了。”晴雯笑道:“你又护着。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说着,一径出去了。
《红楼梦》最喜含沙射影指东打西,无论是李嬷嬷痛骂,还是晴雯嘲讽,所谓的“妆狐媚子哄宝玉”,“妖精似的哄宝玉”,“有本事承任,不犯带累别人”,“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等等,貌似言他,其实说的都是宝玉袭人之事。
这股怨气,直到第三十一回,宝玉因晴雯跌折了扇子骨,引发了一场晴雯针对宝玉袭人的大吵。晴雯有一句话,泄露了天机:
“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
这一句,直刺第六回云雨之事。
至此,晴雯之怨气的累积,晴雯之怨气的由来,明矣。晴雯已经知道了宝玉和袭人干的好事,所以晴雯的怨气,不止针对袭人,更针对宝玉。这一场大吵,其实是晴雯内心不满的忍无可忍和厚积薄发。
第二十回,到第三十一回,其间经历了多少曲折,间隔了多少故事,曹雪芹却纹丝儿不乱,还转得回来,还接得无缝,也算得千古文章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