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到最基本要素的设计

17-03-18

Permalink 00:29:19, 分类: 浮光掠影

减少到最基本要素的设计

%B7



%B7



他的设计出发点不是某种风格或美学,一切都是基于把事物减少到其本质的愿望,将与用户相关的想法和信息转换成适当的形式。

这是一个棱角分明的几何形建筑结构,由两个相互交织的框架组成,帆状的屋顶飘浮在上面。较大的空间被半透明的粉红色外壳围绕,较小的是一个黑色的立方体。一盏硕大的球形灯悬浮在屋顶架下,柔黄色的灯光唤起太阳或月亮的意象,达成圆与方的和解。
这个总面积约200平方米的简约空间就是美国设计师托德·布拉彻(Todd Bracher)对2017年科隆国际家居展理想之家“Das Haus”的诠释。作为模拟住宅,每年有一位年轻的、有影响力的设计师被赋予这样一次机会,结合建筑、室内设计和产品设计做出他/她关于当代生活的个人陈述。
为什么我们以特定的方式生活?我们需要多少面墙感觉舒适?为什么我们喜欢某些特别的家具?哪些颜色和材料能够产生积极的感觉,哪些是可持续的?我们如何优先考虑功能、美学和传统?家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和作用?
这些问题经常被提交给建筑师、设计师和社会学家,但是设计师其实很少能实践一些真正新颖的东西。作为实验平台的“Das Haus”处于艺术装置和真实生活的分界之间,这是设计师用空间和家具来讲述家的故事,有种强烈的叙事性。但是,它的构思又不意味着只有前瞻性,除了个性表达,还要兼顾当前的设计趋势、公众诉求和社会变化等。
布拉彻的故事是将家庭生活彻底解构,然后再重新组装。基本上他的模拟住宅只有三个空间:一个用于给养,一个用于休息,一个用于卫生,也可以理解为分别对应维持生活、心灵梦想和体验自然。它的结构不是由三个房间加上厨房、走廊和浴室这样的传统序列决定,而是更真实地面向当代生活的需求和心理状态。
究竟是什么构成了一个家?只是一个走进去、锁上门,完全把自己从外面世界移除的地方?布拉彻的答案是——“家庭是需求和功能的基本综合体,用于支持居住其中的人的日常生活和成长。我们不是将家庭诠释为物理空间,而是试图以哲学或心理空间的角度来看待它。”家与身体、心灵和灵魂息息相关,通过功能良好、使用方便的家具,每个人为吃饭、休息、学习等行为做出正确的决定。
三个空间中最大的用于给养(Sustenance),它所呈现的面貌超乎人们的日常经验之外。长条形的房间中,两面由整排书架构成的墙壁彼此相对,中间放置浅灰色长桌和鲜绿色椅子。书架搁板上有装在玻璃罐中的通心粉、洋葱、柠檬等食材,也有鲜花、绿植和日式盆栽等,一端的木墙板上挂满平底锅、铲子等厨具和各种家用工具。

在布拉彻看来,人们在厨房里面不仅消费食物,也能汲取知识,给养也不仅仅与烹饪和饮食有关。厨房和书房都是为身体和心灵提供营养,所以他把这两个通常被分离的房间合二为一,模糊了吃饭和阅读、烹饪和学习的界限。
这个给养空间也可以被视为微型的“心灵图书馆”,书架上不仅有书籍,五花八门的物品也包括木质飞机模型、动物标本、雕塑摆件等礼物或纪念品,如布拉彻所说:“我们的家就像过滤器,决定我们放弃什么,想要接近什么。在Das Haus里,我把它们与食物一同呈现,所有这些东西把房间变成给养空间,它们使我们成长,对我们的身心、教育和精神都有影响。”

与给养区域相比,休息区显得幽暗而封闭,这是一个立方体的黑盒子,中间摆放躺椅、矮桌、靠垫、毛毯等家具。它的设计是受SPA等健康场所的启发,来体现宁静、私密的生活场景。这里是可以做白日梦的地方,或者让人陷入沉思与冥想之中。
最后一个清洁卫生区域被置于室外,石块围着落地水龙头堆成一圈,木长凳上简单地放着毛巾、牙刷等清洁用品,代表户外淋浴的概念。当然它只是提供一个想法,换一种视角来看待生活概念,而不是具体的生活建议。
布拉彻是第一位受邀设计Das Haus的美国设计师,主办方的兴趣在于“美国式的生活方式”,了解美国人对住宅具有怎样的不同观点。但是布拉彻发现,即使存在着典型美国特征的住宅,也很难给出一个清晰的定义。

在美国,纽约与俄克拉荷马、城市和农村之间的生活差异巨大。例如,在他生活的纽约,空间过于昂贵,可能大多数人的家中没有专门的餐厅,但家门口有大量的餐馆,所以人们用更多时间逗留在公共场所。其他地方则相反:人们尽可能少地离开他们的房子,但是非常好客。

另一個事实是,有很多人住在老房子里,涉及到房间的面积和布局规划,更多是满足当时建造的人的需求,与现今的状况已经大相径庭。这种现象在欧洲可能比美国更显著,人们经常被迫与遗产一起生活。
如今的人真的需要什么?基于当今的文化需要,一个家可能是什么样的?对布拉彻来说,这是让他感兴趣的问题。他开始思考生活的基本原理,而不是试图对付所有的东西。
关于过度饱和的消费现象,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一个美国观点。所以,“在某种程度上,Das Haus的设计是回归到基本的要素,尝试摆脱消费者的心态,摆脱所有无意义的内容和物品,留下对生活至关重要的、真正让你快乐的东西”。
在国际设计圈,美国设计师并不怎么受重视和青睐,但布拉彻的情况又有所不同。他1974年出生在纽约,1996年毕业于纽约著名的普拉特(Pratt)学院设计系。在创立自己的工作室之前,他经历了一段不同文化与设计传统的“旧世界”的独特旅程。
他在哥本哈根的丹麦设计学院获得设计硕士学位,在伦敦的汤姆·迪克森工作室工作过,在法国兰斯的L'ESAD学院任设计教授,并担任丹麦奢侈品牌Georg Jensen的艺术总监。2007年他再次定居纽约,专注于布鲁克林工作室的发展,开始与Cappellini、Fritz Hansen、Herman Miller、三宅一生、施华洛世奇和3M等知名品牌合作。
对于布拉彻来说,设计师行业的主要吸引力在于它代表了艺术和科学的融合。“我尽量不去‘设计’任何东西,而是让解决方案自然地显现。”他的设计哲学是——减少复杂性到它的基本要素,在针对功能的基础上,强调清晰明确的语言,然后带来意想不到的解决方案。
他自己的个性总是留在背景中,重要的是提供一个明确的、直截了当的产品,提供真正重要的东西,一切都应该是不言自明的。

他以同等程度从自然和技术中获得灵感,比如受鹈鹕脖颈启发设计的Vas玻璃瓶或者来自昆虫灵感的Stick台灯。为弗里茨·汉森设计的畅销办公台结构源自鱼的骨架:“我称之为达尔文解决方案——你不能说鱼看起来很丑陋,它是进化与完美适应的结果。”
在他的设计过程中也是如此,首先围绕某个项目,从使用、限制、成本甚至心理学等所有方面定义它的“生态系统”。然后进行研究调查,每个解决方案都有一个导向结果的情境。
这样的解决方案是从一系列严格的参数中演变和派生出来的,不是设计师的个人偏好和意见,就像一棵树的美丽是它的生态系统以及生存反应的结果。从这样的结果中可以揭示出真相,意见可能是错误的,而真相不会。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