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部疯狂又脑洞大开的书

17-03-19

Permalink 02:42:43, 分类: 读书闻香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部疯狂又脑洞大开的书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部疯狂又脑洞大开的书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被某些学者认为是哲学的终极问题,对于一本历史书来说,通常只回答了前两个问题。作者会讲述远自宇宙大爆炸近至早期人类遗迹开始的故事,试图从各种各样的资料当中证明物种存在的痕迹。而另一些作者则更愿意在回答第一个和第二个问题的基础上,去试图找寻第三个问题的答案,他们在书中选择向今天的人们发问:“人类将要去往何处?”



笔者初见《人类简史》,本以为书的内容会高深晦涩,且心生疑窦——400页的书籍竟然想把人类这么复杂的生物讲清楚,怎么可能?而读完首章节“人类: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便打消了之前的顾虑。读完了全书,顿感周身通畅,“脑洞”大开。一来惊讶于作者的才思敏捷、笔道精炼,二来感叹于一本400页的简史竟融会了化学、生物学、人类学、心理学、政治学于其中,二十章文字不落窠臼,新颖独到。

直立行走也有不利的一面?我们正身处物种灭绝的第三波浪潮中?小麦是怎么从无足轻重变成无所不在的?肌肉理论、流氓理论、父权基因理论能稳固父权制度吗?究竟帝国是什么?三大宗教是如何开枝散叶深入人心的?现代科学的教条是什么?为什么是欧洲率先将科学与帝国联姻?在当代是什么导致了家庭和社群的崩溃?关于未来,历史学家作何预估?……一个接一个兼具趣味性和理论性的话题阐述,无怪乎这书畅销多国,因为它脱离了对出类拔萃或老奸巨猾的历史人物进行主观评价的泥沼,试图用更为中性或者自省的视角去见证智人发展的历史。



人类的起源与发展这个宏大的命题在不同的路径和观点下,被反复地考证和解读,其中,适者生存、物竞天择的观点似乎占据了主导地位。我们默认的人类的历史是一部你死我活的厮杀史,是一部弱肉强食的吞噬史,尤瓦尔·赫拉利却在一旁撇撇嘴:“人类: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在他笔下,将人类的漫长庞杂的历史只归纳为了三大革命——认知革命、农业革命、科学革命。并在这样高度概括化和简约化的脉络中,对人类自以为是的优越感不停地进行打压、鄙薄、调侃、抨击不休。

作者对智人的评价:“不论你是否接受,我们所属的人科不仅成员众多,而且还特别吵闹,那就是一堆巨猿。”“不过就在6万年前,有一头母猿产下两个女儿,一头成了所有黑猩猩的祖先,另一头则成了所有人类的祖奶奶。”

之后的描述就更是让人觉得智人的不堪,在几十万年前的地球上,至少有6种不同的人。而现在,地球上只剩下了“一种人”,背后隐藏着的是什么?从最开始的居于食物链边缘,靠植物、昆虫、小动物和腐肉骨髓为生,到10万年前智人的崛起,从中端到顶端的大跳跃,这样的转瞬演变让整个生态系统猝不及防,也来不及有时间发展出种种必要的有效的制衡。其他动物依靠的是自己身体的力量,而人类用“火”做到了肆意妄为的杀掠和破坏。不仅如此,大约5万年前,智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还站在同一个临界点上,但是每当智人到达一个新地点,当地的原生人类族群就很快灭绝,究竟智人胜出的秘诀为何?如此迅速地到达和占领各个栖居地,把强壮的其他人类物种赶出历史舞台?作者的结论是——语言。

“说坏话”和“爱八卦”放在现今是一个十足的贬义词,而在智人发展史上,说坏话的贡献居功至伟。“八卦理论”使得族群规模迅速扩大,发展出更紧密、更复杂的合作形式。尤瓦尔·赫拉利在此篇章中的描述十分精彩——“虚构”不只在于让人类能够拥有想象,更重要的是可以“一起”想象,编织出种种共同的虚构故事。“就算是大批互不相识的人,只要相信某个故事,就能共同合作”。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推理,所谓企业、团体、宗教、社会、国家,莫不如此。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部疯狂又脑洞大开的书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

相比于我们坚信的远古时期气候和地壳运动对自然界的颠覆性的破坏结论,作者的推论更为惊人和大胆,毁天灭地的是智人!智人走到哪里,哪里的物种就在短时间内消失殆尽,在澳大利亚当时24种体重在50公斤以上的动物中,有23种惨遭灭绝。整个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重新洗牌。罪名成立的原因是,活过了至少10次冰河期的双门齿兽,就连7万年前的冰河期高峰都安然无恙,而在4.5万年前突然灭种,同一时期全澳大利亚超过90%的巨型动物从历史上消失。而海洋中的生物没有显著灭种。新西兰、北冰洋的种种事例和时间都指向了智人这个生态的连环杀手。

当然,一物降一物,被人们奉为人类生活方式巨大推进的农业革命在作者口中只不过是“史上最大骗局”,人类从身强力壮、随意行走的状态被束缚在了一块狭小的田地上,日日辛勤耕种,时时靠天吃饭,整天在烈日下挑水务农,过起了更辛苦、更不满足的生活,为了养活大量降生的孩子,还不得不更辛劳地工作。结果,人的脊椎、膝盖、脖子和脚底都付出了代价,自以为是的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殊不知却被植物驯化了自己。农业革命不过是人们掉入了奢侈生活的陷阱而已,就像今天被现代化生活捆绑的我们。

智人这种变成了“神”的动物,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还茫然无知的下场,是天大的危险。在这样一部脑洞犹如过山车一般的《人类简史》背后,是尤瓦尔·赫拉利多么沉重的一声叹息:“创造人类自身的其实应该是那些植物、那些动物。”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早是植物驯化了智人。



从认知革命开始,经过农业革命直至科学革命,人类就这样进化着。并且很多时候都自我感觉良好,随便翻翻各国的史书到处可见对人类的赞美,溢于言表的赞美。但是作者的观点却语出惊人,这些都是陷阱,这些也并不能代表个体的幸福。“让更多的人以更糟糕的状态活下去”,这就是农业革命。大而广之,无论是认知革命、农业革命还是科学革命,这些都让人们的生活变得“单调沉闷而又辛苦”。

将自以为是的人类拉下神坛,降低到与普通的动物一致。人类其实只是这个星球上很普通的一个物种,当然是一个给这个星球造成极大破坏力的物种,一个自诩要“改变”这个星球的物种。人类的破坏力随着“改造自然”的能力的不断增长而愈发强大,但是人类却很少重视自己的这种破坏力,自己这种破坏力给其他物种尤其是动物所造成的苦难。

尤瓦尔·赫拉利还不到40岁,但知识面之广,见识之睿智让人叹服。在这本书中,我们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因为在这本中文译本中,可以读到不少关于中国的资料。据说是作者特地为中国读者撰写的,从中可见作者涉猎之广,学术功力之深厚。

这是一部“瘦身版”人类简史。如果说给我一本书,不到500页,没有一堆令人晕头转向的年份、人名、地名、称号,就能涵盖了人类如何崛起、影响现代生活甚巨的资本主义、自由人文主义、基因工程如何兴盛的人类历史重大脉络……这是仅有的一部。它以小见大,令每一个读过的人都有重新审视我们人类自己的机会。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