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而不见的厌女症:对“老女人”的歧视

17-03-20

Permalink 19:44:07, 分类: 佳作转载

视而不见的厌女症:对“老女人”的歧视

“厌女症”(misogyny)一词来自古希腊语,字面的意思正是“对女人的憎恨”。

最近某相亲节目引发网络热议,首期节目中嘉宾们的言论,特别是家长们的言论,细思极恐,让我们想起了充斥身边的厌女症言论。这些言论常常以无辜的姿态出现,影响着我们社会对待女性的态度,非常值得我们反思。什么是厌女症?它到底会带来什么影响?

厌女症

“厌女症”(misogyny)一词来自古希腊语,字面的意思正是“对女人的憎恨”。厌女症不是一种病,尽管汉语翻译为其冠上“症”的称呼。厌女是一系列针对女性的憎恨、蔑视、偏见。这些针对女性的态度的表露,仅仅因为对方是一个女人。

厌女的态度常常是一些我们无意识但实际上正在运作的信念。厌女症更像是一个信念系统。所谓信念系统,就是我们所接受下来的一条条信念。这些信念可能是我们有意识主动接受的,也可能是我们无意识记录在脑海里的。信念系统会直接影响我们的行为和对待事物的态度。仅当我们相信咖啡可以提神,我们才会选择在疲惫时喝咖啡。这是有意识的行为。但很多时候,我们的信念并不是在我们有意识的情况下影响我们的行为和态度的,例如我们相信当我们跳起来,我们总会最后往下跌。我们很少清楚明确将这一信念提出来进行主动的推理,但实际上我们在打篮球、跳绳,以及搞卫生、走路时,跳起来都会小心。

厌女症作为一种信念系统,原理也是如此。厌女者们的信念会直接或间接,有意或无意地影响到她们的行为和态度。厌女事实上并不仅仅只是对女人的憎恨,它还包括对女性的蔑视、贬低、以及偏见。“女儿都是赔钱货”正是一列。养育女儿,被看作是亏本的投资,非常直接地将贬低女性的价值。这样的信念有意无意都会影响到厌女者的行为。想象一下一个每天将这一想法挂在口边的人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女儿,尤其是,当他/她既有女儿又有儿子的时候。拒绝“更大投资亏损”,就会成为唯一的结果,例如拒绝更大对女儿教育的投入。

而厌女的信念系统在一个社会中传播,会产生更多的结果,例如社交上的排斥(“男人的话题女人不懂”),性别隔离(“女人不准上桌吃饭”),重男轻女(“还是生儿子好”),对女性的工具化(“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女性主义者们锲而不舍批评的现象。尽管如此,厌女症依然在当下社会中蔓延,更多在无意间造成许多对女性的贬斥。

无意间的贬斥经常获得人们的支持。我们中很多人相信,男女之间不可能存在平等,因为“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我们必须对男女性进行区别对待。区别,当然不是歧视。遇到这样的辩护,日本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的回应十分到位。她认为,只有在“性别和身份的差异被视为不可改变的命运来接受的世界里,有的是‘区别’而非‘歧视’”。而当我们开始接受一些基本的前提,例如男女都是一样的人,这时,“‘歧视是不应当的’的心性才会产生。”也就是说,承认“区别”而不承认“歧视”,更加可恶。所以,当厌女症出现时,我们更应该保持警惕,看清其中的歧视,不能仅仅当作性别之别。

性别与年龄:公共领域的歧视

一种常常被忽略,甚至被普遍接受的厌女信念被节目的效果放大,很值得我们关注。那就是对“老女人”的歧视。

厌女从来不知是男人的特权,女人也会厌女。对“老女人”的歧视一样,男女都可能持有,正如某相亲节目反映出的偏见:

1、判断女性对男人的可欲性中,美貌占据重要的地位。而美貌的标准以绝对的方式与年龄挂钩。无论如何保养外貌,年龄压倒性地决定美貌与否。所以,“你的容颜麻痹了你的这个年龄了。”

2、年纪稍长的女性,都是无性的(asexual)。无性,意味着她们不是好的“爱”的对象。

3、年长等于权威,于是比男性年长的女性恋人会使得男人失去男人本该拥有的威严和地位。就如上野千鹤子所说,“有个可以随意嘲弄的女人在身边,可以让男人在一生中反反复复地确认自己的优越性,所以,男人不会放过他可以轻蔑的女人。确保一个这样的女人在身边,是男人确立自我身份认同的条件。”

不管如何,成为“女人”是需要条件的,这个条件总是与男人挂钩:女人必须是男人的可欲对象。上述的这些偏见,特显在对年长女性的歧视之中。这些歧视不仅在个人择偶选择中影响着女性,年龄和性别更会在公共领域中对女性做成许多不公。

性别歧视和年龄歧视齐齐压在大家眼中的“老女人”身上,让年长女性在公共领域的很多方面遭遇不公平的对待。两个主要的公共例子足以展示这种不公和偏见带来的重要后果。

在就业方面,年龄歧视在女性身上特别显著,特别是对年长女性。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2015年的研究报告显示,女性在就业方面受到的年龄歧视比男性更严重。年长女性的简历明显比年长男性以及年轻人所收到的回访要低。

此次实验为了排除以往实验中被质疑的问题,特别将年长人士的简历设计得更符合现实,提高比年轻人简历更多的工作经验,但不至于使年长人士在应聘时具有显著高资格。在四万封投递出去的简历中,在四个不同的工作领域——销售、管理、保安以及清洁工,平均来说,年龄为49-51岁的年长人士收到的回访比29-31岁的年轻人少18%,64-66岁的年长人士比年轻人少35%。

然而,在使用女性简历样本的管理职位中,49-51岁的年长女性收到的回访比29-31岁的年轻人少27%,64-66岁年长女性比年轻人少47%。而销售职位中,比例上的性别差别更大。彭博社关于这份报告所作的图表更直白显示了这一差距。

视而不见的厌女症:对“老女人”的歧视

管理员职位收到回访的年龄差异

视而不见的厌女症:对“老女人”的歧视

女性面对偏见的年龄差异

年龄歧视对女性更显著,研究者认为有两个可能原因。首先,法律不够仔细保护年龄歧视下的女性权益。其次,可能更重要的是,根据以往的社会学研究,随着年龄增长,衰老在外表上对女性的改变比男性显著,而在当下社会中,女性的外表被看得更重。

研究者们认为,这种歧视不仅仅只影响就业的机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业的年龄歧视更加重女性退休金和医疗。为年长人士提供更多的工作就业机会,能够减轻社会养老的负担。同时,女性平均寿命比男性长,就业的年龄对女性的老年生活影响更大。

另一个例子是医疗系统中对年长女性的偏见。根据Chrisler, Barney和Palatino在2016年的报告,一系列研究表明,年长女性在医疗上比年长男性接受的治疗更差,结果对年长女性伤害更大。比如,男性会获得比女性更全面的医疗检查,更多的医疗追踪。同时,男性获得比女性更多的预防性治理,例如女性接受流感疫苗注射、胆固醇检查、结肠镜检查等等预防性治疗显著被男性少。在治疗方面,女性虽然更容易受膝盖及臀部关节炎的伤害,但接受替换及移植手术的比率明显低于男性。心脏疾病的手术治疗的男女性比例差别更加大。报告者认为,其中起到总要作用的,是对年长女性的偏见。年长女性普遍被预设比年长男性更不能接受较大的手术和治疗(more aggressive treatments)。这种偏见的直接后果是在医疗体系中女性更容易受到疾病的困扰。

这些例子表明,对女性的性别与年龄歧视,不仅仅只是个人择偶上的偏见,更会在公共领域中造成对女性的明显伤害。

视而不见的事实

尽管事实如此,但我们仍然持有对“老女人”的严重偏见和歧视。在我们的行为和态度中,性别与年龄的双重压迫使得女性受到更大的伤害。这完全基于一个我们视而不见的事实:我们都会变老。

厌恶衰老的社会实际上是在厌恶不可避免的死亡。岁月的痕迹真的在女性的外表上更加显著的话,年长女性首当其中成为这种厌恶的对象。这无疑是一种厌女。它又一次将女性的价值定义为成为男人欲望的对象,也又一次在公共领域中产生对女性更大的伤害。要消除这种男性中心的伤害,不仅要改变既得利益的男性的信念和态度,同时也要改变女性自身的看法。

女性不应再以自身的特殊化来看待其他的女性。每一个人都会衰老,我们完全没必要歧视和贬低年长女性的价值。当女性依然接受“年轻是自己最大的本钱”,我们就看不到女性真正的价值与本钱。当女性依然在以“年老色衰”谩骂年长女性时,我们不过在谩骂自己。只有当我们不再是厌女症患者时,我们才能仔细根据一位女性的本人、她的成就,看到她是谁。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