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不一提手表就说传承吗?

17-03-22

Permalink 05:39:24, 分类: 佳作转载

敢不一提手表就说传承吗?

敢不一提手表就说传承吗?

我深深地觉得传承应该由两方面组成。一方面是产品本身,另外一方面则是产品投射出的有关人的情感。那时的手表已并非手表,而是我们人生的缩影。

在我那个小小的订阅号后台,有位王先生留言给我:在帝都的我每天戴着爷爷给我留下的1971年老古董表上班,虽然爷爷已经离开我十多年了,但每天戴着它就觉得他还在我身边,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手表传世的原因。
这,字字珠玑。

在我刚进入手表界的时候,人们很少提到“传承”,在品牌心目中,也并没有大规模的形成所谓“传承”的概念。那时候的手表,热门的款式很简单,就是那种突然之间让所有人趋之若鹜的品牌。可是后来,“传承”出现了,钟表界大规模清洗逼格,游戏自然而然升级。
现在无人不提的传承,一万个品牌就有一万个说法,都觉得自己对,觉得对方说的是异端、是忽悠、是不着调、是屎。在别人眼里堂堂钟表界,弄得跟快销行业一样,越来越大同小异,真正的潜心之作、值得买的产品越来越少。如果说句老好人话,我当然可以说谁家的产品都值得买,但这不重要,因为作为消费者的一员,我关注的是手表本身,而并非手表到底能不能传到我孙子那儿。
我自己孤陋寡闻,但深深地觉得传承应该由两方面组成。一方面是产品本身,另外一方面则是产品投射出的有关人的情感。众所周知近两年来手表的复古风刮得很猛,复古表当然美,但恕我斗胆说一句,复古风并不是好事,复古的横行证明现在的手表缺乏创新。可能有人会说,你懂个屁,复古才代表着手表的传承。但传承不是不变啊,更不是重复,传承是坚持。A.LANGE&SOHNE朗格对机芯两次装配再拆卸,这是坚持;Rolex劳力士从不做复杂,这也是坚持;Blancpain宝珀从来只做圆形机械表,这还是坚持。

而相反的是,很多很多渴望要把自己作为一个有传承历史的巨型品牌向世界兜售自己时,却遇到了一个技术上的巨型问题:他们对什么是传承一无所知。
曾经有一个在顶级Fashion和手表集团工作的朋友跟我说【你看我直到现在都戴着我外婆送我的小破电子表】,我大惊【为啥?你天天守着那些巨夯的大表喂!】她无所谓【我的表准啊,而且戴了快20年了】。在我看来,这才是传承。传承告诉我们在某一年的自己,对亲情是多么珍视。还有数不清因为情感而戴在自己手腕上的表,如果有一天,真的有可能留给后代,我们会讲给他们,当时的自己,多么的意气风发、来自什么样的家庭、对自己的未来有多么的踌躇满志。
那时的手表已并非手表,而是我们人生的缩影。
如果抛开一切情感元素,仅仅将手表视为商品的话,我觉得任何商家在鼓吹自己产品多牛逼的时候应该站在一种不冒犯消费者的立场上,什么叫做不冒犯消费者?你不说强加于人的话,不做自作聪明的事儿,不站在一个想当然的制高点上抹着趾高气昂的大油头教育消费者你买我才显得有品位/气质/社会地位、才不是傻逼,才不被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世界蒙在鼓里。
我喷,我们消费者都多任性啊我告诉你!真遇到自己喜欢那块儿表、兜里钞票数量又扛得住,谁特么想传不传承的啊,过会儿再想,先买了,先乐会儿。挺傻逼的吗?但我们就真觉得挺乐呵的。

人生在世,人多选择就多,众说纷纭,各执一词。曾经暴发户们想迫切地跻身于上流社会,新贵们也对巨型富豪进行过蹩脚的模仿。但在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变得更加自我,我们变得关注于自己的生活而多过于他人的,我们并没有继续传承社会阶层间那种可笑的关系。但对于情感,对于信念,对于我们对生活的坚持,我们却有着从一而终的传承。如果有一天,哪个手表品牌可以把这些故事讲好、讲顺,我相信,我会买单的。
因为我们消费者,没有人想看到功利的真心,那些玩意,有什么价值?低下头,遍地皆是。我们想要看到的是深层的东西、凝炼的东西、可以一起走心的东西。
我是,我相信广大网友也是。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