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赤膊自助餐

17-03-26

Permalink 00:01:03, 分类: 流年碎影

1999,赤膊自助餐

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主意。老总和下属们,差不多赤膊相见了。
外面穿着条纹浴袍,松松的,宽袍大袖,有点和服的效果。看得见里面。而里面,男士穿了条泳裤,女士穿了件泳衣。
几乎每个人都端了个盘子,拿着叉子,盘子里装着食物,有的人还举了酒杯。坐在沙发上,沙发扶手上,椅子上,地毯上……
温度太高,人被烤得微微泛红。光线明亮,有种沐浴在五月阳光里的感觉。

那时,成都兴起了一种奇怪的风尚——“城市温泉”。
阳光和温暖,的确是成都冬天最稀缺的。
成都没有暖气,冬天漫长,阴湿难过,一旦出个太阳,人们马上吆五喝六,坐在露天,晒着太阳,喝喝茶,打打麻将。
2000年前后,成都忽然开了许多家大型的“城市温泉”。这些所谓的城市温泉,室内空间高大,高大到可以模仿海滨,暖水池边,种上一排几乎乱真的塑料椰子树。暖水池有的修的像大型泳池,有的修得是山里的温泉格局,一层一叠,环抱相绕。在池边,可以仰躺在沙滩椅上,戴个墨镜,晒“太阳”。翻过身来,可以招呼一个按摩师来,松松筋骨。
这里有“太阳”。同空间、温暖一样重要的是,这里有模仿日照的灯光。
当然,以吃为享乐的成都人,在这里也非常看重吃。
这里都有自助餐。成都离海太远,海鲜就是成都人心目中最高标准的美食。好的自助餐,一定得有海鲜,有三文鱼刺生。
于是,自助餐台前面,排长队的,一定是在等三文鱼。师傅每切出一大盘三文鱼,马上就被排队的人瓜分了。
在1999年最末的那一晚,我们报社的同事们,就在一个豪华的“城市温泉”,穿着浴袍,排三文鱼长队,泡澡,按摩,喝酒,等着“新千年”的到来。

还记得那一天,有一个大型艺术展,在半夜开幕。大家都想讨口彩,毕竟是新的一千年要开始了。展览内容不错,名字也不错,叫“世纪之门”。我做完版,下了班,先赶去看展览。然后接到电话,领导催促,去某“城市温泉”汇合,和全报社的同事一起泡澡。
和老总一起,共同品美食美酒,共同泡澡搓麻的欢乐,我融不进去。那家“温泉”很大,游乐项目丰富,我找了间电影放映厅,看着电影就睡着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