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祝同是讲政治的

17-03-30

Permalink 06:45:58, 分类: 史海回眸

顾祝同是讲政治的


国民党中,一向有着隐然的派系。比如,在蒋中正手下,就有军方的黄埔系,有党务的“CC”,有政务官系统的新政学系。还有一批就是四十年代才崛起的新锐,以三青团为根基,挑战党中央老旧的权威。

黄埔系中还能细分。比如树大根深的何应钦系,异军突起的陈诚“土木系”。还有一些旁支,如独霸一方的胡宗南系。这些分支既能于大局中精诚合作,但在一些细微处也有龃龉和倾轧,不足为外人道。

倒不是说这些派系真有什么成型的团体或组织活动,比如非要说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创立了什么“中央俱乐部”,那真是子虚乌有。

但也有一些隐然的证据。比如1946年秋,何应钦赴美考察,临行前收到送别函电三百多通,分别是各处厅长以上文官和师长以上武馆发来。据说这些人可称为“何党”,而没发函电的,则可称为“陈(诚)党”。

在所谓的“何党”中,位子最高,仅次于何应钦本人的,是顾祝同。他事业之成功,自有很多秘诀。

在事业起步时业务强比人缘好更重要

顾祝同,江苏涟水人,生于1893年初,如果算农历的话,其实和昨天近代史论语(history-lunyu)介绍过的刘峙同龄。

他经历和刘峙也差不多:先是进入南京陆军小学学习,正好遇到辛亥革命,于是顾祝同去镇江参加革命军,又参加南京临时政府的陆军第九师任排长,驻军徐州准备北伐清廷。

南北议和后,他重返南京陆军小学。然而烽烟又起,国民党于1913年夏发动“二次革命”抵抗袁世凯******。他又放弃学业,在黄兴手下任革命军总部参谋。

事败后顾祝同潜回家乡。等风头过去,又考入保定军校第六期步兵科。毕业后辗转湖湘任军职,听到孙文在桂林又举起“北伐”大旗,马上前去投效。

也就是在这里,他结识了后来的终身老板,时任粤军参谋长的蒋中正。

不过当时蒋中正还不是他顶头上司。长期以来,顾祝同的“现管”老板一直是何应钦。

何氏是个当然的政治家,也是公平的大家长。当时他手下冉冉升起的“双子星”——刘峙和顾祝同,两人年龄相仿,履历相仿,战绩相仿,职务相仿。其实何应钦更青睐比较长袖善舞的顾祝同。相比刘峙就稍微耿直急躁了点。

就在此时,一场战役改变了何应钦的想法。

1928年开春,国民党进行“二次北伐”,国民革命军在何应钦指挥下沿津浦路北上,攻击孙传芳的部队。

具体任务是,刘峙任军长的第一军沿铁路正面进攻,顾祝同任军长的第九军在左翼策应。没想到孙传芳部极为顽强,国民党军在临淮关遭到惨烈的抵抗,一下子军心动摇。

顾祝同部的指挥系统出现混乱,大军后撤。而由刘峙兼任师长的第一军第二师却一步不退,反而更加勇猛地冲向北军,在长淮卫击溃孙传芳部,顺利占领江淮军事重地蚌埠。

这时第九军才敢放胆前进,但已经落后了一整天时间。

当然,这是顾祝同第一次指挥三个师协同作战,应该小心谨慎,因此一听到前方溃退,指挥混乱,马上命令撤军。而刘峙确是“二愣子”性格,猛打猛冲,绝不退缩,以一个师的兵力就解决了战役。

这场仗也反映出两人性格的不同。顾祝同更稳妥细致,面面俱到。但此时的何应钦不需要一个政治家,他只需要战必胜攻必取的猛将。于是,后来刘峙步步高升,每一步都走在了顾祝同前面。在很多时候,刘氏还是顾祝同的直接指挥官。

1929年春,国民党中央讨伐新桂系叛军,顾祝同率第二师进驻武汉,兼任卫戍司令;而刘峙则是以第一军军长兼任武汉绥靖主任,无论军事上还是行政上,都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

但顾祝同一点都不生气。这当然也有赖于刘峙对他的尊重,不敢把他作下属对待。

十五年后,同样的事又发生了。这次,对象由刘峙换成了陈诚。

有独立思想和群众拥护老板才会服你

十五年后,也就是1944年,这时已经是抗战末期。为配合东亚反法西斯阵营的大反攻,中国将设立陆军总部,总司令自然由何应钦担任。那么,他当了十五年的军政部长职务,脱给谁呢?

据说,原本蒋中正是在张治中和顾祝同之间选择。但前者没有基层带兵经验,又同黄埔系缺乏历史渊源;而后者虽然沉稳庄重,已经有“军中圣人”的美誉,但毕竟缺乏战争时期应有的杀伐独断。

所以,蒋中正最后选择了陈诚。

顾祝同此时是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这个任命一下,他手下大起非议,纷纷替自己的老板抱不平。但顾祝同自己却十分坦然。每当有他教过带过的黄埔一二期同学来看他,他总是诚恳地说道:“我早已向蒋委员长表示过,军政部部长只有陈辞修能干。”

陈诚,表字辞修。尊重他人不能直呼其名,只能称表字或别号。甚至在表字或别号中取一字,后面加“公”。比如陈诚字辞修,别人就尊称“辞公”,顾祝同字墨三,别人就尊称“墨公”。

黄埔系中,顾祝同资格资历老于陈诚,而且还是辛亥年就追随同盟会的“老革命”,因此虽然陈氏做了上司,顾祝同倒也不卑不亢。比如,行文中就淡漠地写“军政部部长陈”。而陈诚则不敢怠慢,行文中尊称“顾司令长官墨公”,谦虚有礼,十分讨巧。

——谁说陈诚骄横跋扈,目中无人的?

蒋中正也非常尊重顾祝同的意见。众所周知,对于一场战役,有时候蒋氏会直接指挥到团长,但对于顾的军队和地盘,他却从不这么做。

1942年,日军为避免美军飞机从浙南军事基地起飞轰炸其本土,沿浙赣线向国民党军进攻,衢州会战爆发。这时,数十万大军已经部署完毕,就等待重庆一声令下。

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当时在江西上饶的一个山洞里。正在这关键时刻,蒋中正打来电话,劈头就问道:“能不能打?”

顾祝同淡然地答道:“部队都打碎了,打不得。”

蒋氏沉吟了一下,做了决定:“那就撤吧。命令随后就到。”

——这就是六月初那道最著名的命令:“避免在衢州决战”的由来。

不过,当时的军政界最佩服的,倒不是顾祝同的军事素养和临危不乱的气度,而是他那种雍容宽厚的工作作风,及处理复杂局面的能力和耐力。

抗战时期,顾祝同的“地盘”是第三战区,负责浙江皖南福建的对日作战,而统率的军队非常庞杂,有川军唐式遵部,湘军刘建绪部,东北军刘多荃部,还有之前北洋系的上官云相部。他的长官部参谋长也是同中央军素无渊源的黄百韬。

顾祝同在第三战区没有地盘根基,也没有人脉根基,手下这些将军和幕僚无论同国民党、黄埔系还是他个人,过去没什么关系。但是七八年时间,顾祝同跟他们相处融洽,他们对顾也效命忠诚。

因此,大家都说顾老板是“驭将之才”,不会久居地方,定会进入中枢。

果不其然,抗战结束,顾祝同的事业高峰才刚刚到来。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