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经:女子生起气来,会将天下男子一起骂

17-03-30

Permalink 23:41:17, 分类: 读书闻香

读诗经:女子生起气来,会将天下男子一起骂

《国风·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然后,我们读到“桑之落矣”,桑叶老了,“其黄而陨”,老了先就黄,接着就落下来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这个“落”解释成是老了,而不是“flow down”,不是这样,如果在这儿都用了“落”,那么“其黄而陨”就没办法翻译了——桑树叶子落了,落了就黄了,黄了又落了,不是不通吗?所以我要换一种解释,不看它的字,以音求字,就是老,桑叶落了,先是黄了,而然后陨落了。
这个女子她心头还非常灵,还有诗的比喻手法,她不直接说自己眼角起皱纹,眼皮又怎样脬啊,不这样说。用桑树来说,因为她就是一个采桑养蚕女,她熟悉的就是这些,就身边的琐事拿来就叫起兴,直接说桑树,用桑树来给你留下诗意的比喻。
“自我徂(chù)尔”,“尔”读“nì”,(徂)这个字音读“chù”,“徂”就是我们今天的“去”,读“chù”,就是说自从我去了你那里。“自我徂尔”,自从我到你那里来,“三岁食贫”,一晃三年了,吃得很差,人家普通的女子是有这个要求,原来我看到你拿着钱币抛来抛去,我以为你很有钱,结果嫁过来三年了,过着很苦的日子,还没有我娘家过得好,“三岁食贫”。古代的贫穷从饮食上分,今天的贫穷是看你有没有汽车来区分,这是大不同,所以她用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子回过头来说,想当初我嫁给你,你把婚车驾到我村里面,我坐着从村里面坐起花车出来,车子还从淇水里面过。注意,这个时候是秋季,淇河淇水不是一条很大的河,秋季在黄河流域这一带有洪水,秋天的洪水来了水就要涨。
当初我的婚车在渡过淇水的时候,由于这个车子是结婚的,上面有帷,有裳,“裳”就是车子车箱底下有那些彩色绸缎包裹起的,周围是全部围了的,就跟旧社会那个坐花轿,新媳妇儿那个花轿四面都是各种花弄来遮了的,不能够给人看见,叫“帷裳”,那个车子。
由于洪水涨了,把我的婚车上面的帷裳都打湿过。这是什么意思?女子把这个说出来,说我是坐起婚车,坐起花车嫁到你山东这边来,一两百里嫁过来的,我的婚车曾经走淇水里面渡过,从前的车轴有两尺多高,把车帷都打湿了,那个水就相当深了,两尺多深的。
就是说淇水可以为我的婚姻作证,它曾经打湿过我的婚车的帷裳,就说我不是随随便便就到你这儿来的,是坐起花车来的,你虽然忘记了,但是淇水还记得它曾经浸湿过我的婚车。“渐”就是“浸”,三点水那个“浸”。由于“浸”是缓缓地浸,所以“渐”就是一步一步的就叫“渐”了,渐之所以有三点水,本意就是浸,慢慢慢慢的浸。“渐车帷裳”,叫天知地知淇水知。
流沙河,摄影:方正
流沙河,摄影:方正
“女也不爽”,这个“不爽”我们今天就是说她心头不快活,就是你们今天用的,这个“爽”的意思本身是一个人穿起胡椒眼衣服,夏天的,有孔洞的,非常凉快,所以叫凉爽,你看它这个字,都是一个人身上穿的这个纺织品中间隙了很多缝的,是这样的,叫爽,所以叫爽快。既然隙了很多缝的就叫漏洞,所以说“爽”的意思就是有所疏失,就说我没有什么过失啊,所以爽就是过失,引申成:我没有过失啊。
是男人,“士贰其行”,“行”是行为,他改变了她的行为,那么这些就把它当做贰来讲,“士贰其行”。清朝的一个大学问家高邮的王引之著过一部书叫《经义述闻》,他是训诂学大师,他说的这个“贰”这个字一定错了,他说的应该是“dái”,“ dái”字怎么写呢?就是你看见这个“贰”,只要把中间贝壳这个“贝”的上面两横去掉就读“dái”,“ dái”是变心、变化。王引之说的应该是“士dái其行”,就说是女方没有什么过错,男方变了心,改变了他的行为,要读“行”,“行”本身是道路,他原来说好的走那条道路,现在不走了,他把道路改变了,叫“士贰(dái)其行”。
你看最早称他是“子”,是先生,后来两个人相好了称他就是“尔”了,现在他们这个发生冲突了,婚姻破了,就称“女人”、“男人”,这样称了,“士”就变成男人了,就说女人没有什么错,男人自己改变了行为。你要知道这是泛指,不光是指她的丈夫,说天下男人都是这样,对不对他们就变了。这个女的也很气,女方有好多,气到了一骂,本来骂自己丈夫,后来就连天下男子一起骂。
我原来认识有一位老大姐,她人已经都不在了,原来她和她丈夫处不好,她丈夫对她不好,有一回她就指到我说“就是你们这些男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就晓得古人就是这样了,她一骂,她就连男的全部骂了,男人们都是改变行为的。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