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替你问了你最想问整形医生的十个问题

17-03-31

Permalink 00:59:16, 分类: 佳作转载

我们替你问了你最想问整形医生的十个问题

美是什么?便宜手术能做吗?想整形是自卑的体现吗?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在拿自己的生活与Instagram 上模特和社交明星的奢华生活做比较。每当看到那些开着路虎、手上戴着价值相当于大学学费的卡地亚手镯、炫耀自己的丰唇手术和其他整容手术的人,我们就显得相形见绌。

据《SELF》杂志报道,丰唇手术自2000年以来增加了43%。在2015一年中,每二十分钟就有一例丰唇手术进行。为了调查整形手术激增的现状,我找到了多伦多整形手术机构的马丁·约根博格(Martin Jugenburg)医生,他自己身上就做过六次整形手术。他登上过加拿大关于名流的电视节目《etalk》,并且在医生评价网站RateMD 上被认为是“多伦多最顶尖的整形手术医生” 之一,所以我觉得这位仁兄应该了解一切。

VICE:有没有碰到过难看到让你觉得无能为力的人?

约根博格医生:说实话,没有。这只是那些电视真人秀想出来的点子,为了博眼球,其实都不是真的。

走在大街上,你会在脑子里评价路人的外表吗?

不,我走路的时候不会评价他人。当然出于职业原因,没错,我潜意识会去想某个路人会能整成什么样,不过我不会刻意这么想。

你最大放进过多大的假体乳房?

很大!很大!有800cc,我得往里面注射很多生理盐水。你要知道800cc 对于乳房植入体来说是XL号的,所以那真是非常巨大。

你有没有碰到过很多想把自己整得像社交媒体上的模特名人的年轻女性?

那就让我从卡戴珊家族开始吧。我认为她们一家很了不起,她们通过自然塑形来改造自己的身体,这一点让我觉得很惊讶。所以没错,我们经常会谈到卡戴珊家族。我在Snapchat 上谈过人们对卡戴珊家族形象不切实际的追求。不过不只是他们,你看Instgram 上所有的模特,这些人发的图片有时候真的让我想骂人—— 都太假了,你不知道这是因为光线还是姿势,或者就是P 出来的。

我觉得社交媒体会有负面影响,而这也是我每天要面对的。我一直想让人们了解那是不正常的,这正是我用Snapchat 的原因—— 我告诉大家什么是真实的、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的。而这也能让顾客看到具体的过程。如果他们没见过我的案例,我会让他们去社交媒体上搜我,这样他们就能了解我能做什么样的项目。所以我喜欢卡戴珊家族—— 金·卡戴珊,我想对你说:谢谢你让我增加了这么多巴西提臀术的客户,谢谢!谢谢!谢谢你!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花了很多时间跟人解释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巴西提臀术能给她们的身体带来怎样的改变—— 那不可能让你变得和金·卡戴珊一模一样。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金!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顾客都是她带来的!

我看你Snapchat 用得很频繁。你是否认为用社交媒体记录下手术过程,能让顾客了解真实的整形手术?

我认为它能帮助顾客了解整形手术的真相。如果他们没见过我的案例,我会让他们去社交媒体上找来看,这样就能知道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做整形手术取悦他人是否意味着认输?

这不是认输,这么说太荒谬了。整形手术是一种矫正手术。儿童会做耳成形术,在我看来,为什么小孩子要在学校里呆三年,忍受因耳朵导致的欺凌并学着接受自己的身体?他们完全可以选择进行简单的耳成形术,从诊所走出去之后再也不用忍受欺凌。我希望那些认为这是认输的人可以自己去经受三年的欺侮,并学着接受自己身体,还要每周见一小时心理医生调整心态。当你能通过简单的像耳整形术这样的手术来告别这一切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选择经历这些呢?

在整形医生看来,美是什么样的?

美的典范就是古希腊雕塑的样子,比如维纳斯,而这一切都关乎于比例。我个人认为,现如今美被扭曲了。黄金比例是关于美的数学公式—— 美的衡量有特定的模式。正如我刚说的,如今却并非如此。你们在Instagram 上看到的,比如卡戴珊家族、妮琪·米娜(Nicki Minaj),她们不符合黄金比例。对我这样的人来说,让我感到可怕的是人们为什么会觉得他们好看呢?实在是不成比例呀。一旦比例失调,人就会变得怪异,而现在怪异被视为正常—— 美是你通过身边观察来判断的,由于那些名人不停曝光,人们就认为那才是正常的。之前有个顾客找到我,她说:“我希望你为我做一个自然的丰胸手术。” 而后她给我看了一张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的照片。你见过维多利亚的胸吧?那可不自然。我现在知道了,当人们说她想要自然的丰胸效果时,你一定要问她心中的“自然” 是什么样子。

你对选择去墨西哥城附近做廉价整形手术怎么看?

一分钱一分货,廉价整形手术就是廉价整形手术,就这么简单。整形之旅的问题不在于当地的医生有多烂,医生满世界都是。我不能说只有加拿大才有优秀的整形医生,没那回事儿;巴西、中国、德国,任何地方都有好医生。问题在于你不了解那里,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当你去到像加勒比海地区那种地方,那些你在加拿大觉得理所应当的东西,在那里却并非如此。

在加拿大不同省份之间,在加拿大和美国之间,在加拿大和加勒比海地区之间,医护标准都不一样。那么当你到了那里的诊所见到医生,你认为没什么问题,但却未必。比方说你在加勒比海做了手术,然后出问题了,你赶忙到当地医院。和加拿大相比,你真的愿意在当地医院就诊吗?而如果你回来后想做点微调,你无处可去,因为这里的医生没人会管你。他们会让你去找给你开刀的医生。所以,所有你想省的钱最后都会花在去修补的路上。

我碰到过一个在乌克兰做了丰胸的顾客,那个医生往她的胸部里打了某种外来杂质,而最终我不得不移除它们。这在加拿大是非法的。那是一位在另一个国家完全合格的医生,而在那里这些方法都很常见,也是被允许的。这里面还有不太好说的医疗法规的问题。这里有监管者时刻盯着你,你必须确保没有任何差错。在外国你就不会有类似监管,所以他们就不会太在意了。如果出了问题,那些医生不会担心你飞回来找他修复,他们也不担心医疗事故诉讼。

作为医生,你要面对的是告诉顾客他们的缺点,然后给他们承诺,通过治疗重塑他们,让他们变得漂亮。所以你是否认为……

我要在这里打断你。不,当病人找到我,他们会有自己的想法。我不会告诉他们哪里有问题,而如果他们问我:“我还能改点什么?” 我的回答是,“我有一百万种方法,,“我有一百万种方法,但你想改什么呢?” 因为我能让你做一百万种不同的改动,但我不会这么对你说;我不是在这里让你变成我认为美丽的样子。我是在这里帮助你消除你的困扰。所以,不!可能别人会这么做,但我永远不会对人们说怎么样好看,怎么样不好看。我要做很多丰胸手术,我的顾客总是问我多大合适,是不是要再大点还是小点,你觉得呢?我跟他们说我喜不喜欢不重要。对着镜子里看的人是你自己,你要让你自己高兴,所以你就选你喜欢的就行。

会有人来这里因为自卑而想要“修整” 自己吗?这是不是一个自尊心的问题?

我们不常谈到自尊心,因为我觉得我大部分病人都没有这种困扰。我没怎么碰到过人来这里说:“嘿,听着,我不喜欢我自己。我很抑郁。我想要感觉好一点。” 极个别的时候我也会碰到这样的客户,我会开导他们,对他们说:“听着,我要改变你的身体,但是我不是要去改变你的思想。所以你要了解如果你有心理问题,你找错医生了。我不是心理医生。我会修改表面问题,但是我无法改变你如何看待你自己。”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