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香菱之爱黛玉

17-04-05

Permalink 02:53:24,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香菱之爱黛玉

第二十三回,黛玉听到梨香院戏班排练昆曲《牡丹亭》,所谓: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又听到: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方知戏曲里也有好词。
宝玉和黛玉一样,出身正儿八经的贵族之家,接受的是正儿八经的贵族教育,因而那些所谓的杂书,并没有看到过,至此回得了茗烟之力方见识。也就是说,所谓才子佳人之类,宝黛之前是没有概念的。
这是没法和宝钗比的。薛家毕竟是商贾,宝钗之博学,较之于宝黛,就是她很早就接触过这些杂书。她自己跟黛玉说的,小时候兄弟姊妹顽皮,大人的书房里乱翻乱读,大人发现,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歇了。所以宝黛之借句传情,是为宝钗窥破了的。
因此,黛玉第一次接触这样灿烂的句子,以她那颗极度敏感的审美之心,自然有绕梁之叹。
等听到: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黛玉再也把持不住,展开美丽的意境联想,打通了文人诗词与戏曲的藩篱:
又听道:“你在幽闺自怜”等句,亦发如醉如痴,站立不住,便一蹲身坐在一块山子石上,细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个字的滋味。忽又想起前日见古人诗中有“水流花谢两无情”之句,再又有词中有“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之句,又兼方才所见《西厢记》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之句,都一时想起来,凑聚在一处。仔细忖度,不觉心痛神驰,眼中落泪。
黛玉之卓绝的审美能力和文学修养,在此展现。
每每读这一段,也令我动容感叹,反复再三,算是我的私心吧。
恰在这时:
正没个开交,忽觉背上击了一下,及回头看时,原来是……
佛曰得遇有缘人。
这个时候能遇见黛玉之人,必是和黛玉有缘之人。此人正是香菱。第二十四回:
话说林黛玉正自情思萦逗,缠绵固结之时,忽有人从背后击了一掌,说道:“你作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林黛玉倒唬了一跳,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香菱。林黛玉道:“你这个傻丫头,唬我这么一跳好的。你这会子打那里来?”
香菱和黛玉的缘法,就从这里开始:
香菱嘻嘻的笑道:“我来寻我们的姑娘的,找他总找不着。你们紫鹃也找你呢,说琏二奶奶送了什么茶叶来给你的。走罢,回家去坐着。”【庚辰侧批:“回家去坐着”之言,是恐石上冷意。】一面说着,一面拉着黛玉的手回潇湘馆来了。果然凤姐儿送了两小瓶上用新茶来。林黛玉和香菱坐了。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庚辰侧批:为学诗伏线。】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
我之爱香菱,自小遭拐,曲曲折折,却不失初心。一个经历了那么多阴暗肮脏之事的女孩,却有着一颗清澈仁慈的心。她懵懂不知自己的苦难,却依然满怀慈悲去关爱别人。看来世上真有这样的圣人,并非一般影视小说说的经历苦难不是变态就是暴戾。我之恨金桂,正在于此,并没有经历过苦难的金桂,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如此清净的女孩,也下得去手致她死地。
这时候的香菱,像个大姐姐那样拉着黛玉的手说咱们回家坐去。此处特意留了批语,说香菱心意,她是怕石冷伤及黛玉。每每读到这,不觉心驰落泪,人世间这样细微美好的情感,要去那里找寻?
原来是找宝钗的香菱,看到独自落泪的黛玉,并不问何事,只是一味的体贴,宝钗也不找了,拉了黛玉回潇湘馆,两个小女儿,谈谈刺绣女红,下两回棋,看几句书,直到把黛玉劝解开了方走。这是香菱自甄士隐翰林文苑流出来的高贵血脉,懂得体贴,也知进退。
香菱之爱黛玉,些微细末小事,却隐藏着惊天动地的情感。这些,黛玉如何不知?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自父母之外,贾母之外,宝玉之外,又一个对她体贴入微之人。
这就为第四十八回黛玉收香菱为徒埋下了伏笔。此处也有批语,诸君自去体味。
香菱此时出现,与黛玉邂逅,不惟是要一味表现体贴之情,也是说香菱是有幸触及黛玉审美之人,这样的人,不仅与黛玉有缘,也与黛玉的学养有缘,这便是师徒之缘。
两个最最美好的人,两个最最苦难的人,两个最最可怜的人成了师徒,这便是《红楼梦》给我们的最最感叹的师徒。老天,还能有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