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非吃茶

17-04-13

Permalink 05:48:55, 分类: 茶人说茶

无非吃茶

喝茶这个行为,比较复杂,不光是补充水份,不只是解渴,它还是一种鉴赏和享乐,不仅关乎口舌,还有涉心灵,基本可以与听琴、焚香、插花、挂画一样归入精神活动。
喝茶不讲究的人总是会说,只要茶叶好,拿啥喝都无所谓,管它搪瓷缸、玻璃杯,甚至大碗,都没问题。是啊,如果只是解渴,确实如此。但是,喝茶这个行为,比较复杂,不光是补充水份,不只是解渴,它还是一种鉴赏和享乐,不仅关乎口舌,还有涉心灵,基本可以与听琴、焚香、插花、挂画一样归入精神活动。要是从这个角度看,使用什么茶具,就不是无足轻重了。
宋代无疑是一个喝茶的鼎盛时期。这个时期产生了许多伟大的茶具,建盏自然可以说是杰出的代表,其工艺上的成就,评价多高也不成问题。以深色釉为主,是因为当时斗茶成风,无论风雅文士,还是贩夫走卒,皆好这口。茶之优劣,据说除了口感,重要的还须观茶色。而其色,竟是茶汤上浮着的那一层泡沫。估计对于泡沫的判断,应该类似于啤酒。泡沫是否丰富细腻,当是评茶的首要标准。在这样的形状之下,茶具自然是极其重要的,敞口,笠形,黑褐釉,这些显然都是有利于衬托茶色,或者说是茶水上的泡沫的。
明代的鸡缸杯,拍卖成交一亿多。如果用这样的茶盅饮茶,感觉一定是不一样的。因为刚才说了,饮茶其实是一种精神活动,使用昂贵的茶具,就像睡超级酒店的床,床也是和家里一样的床,但感觉就是不一样啊;躺在蓝旗海滩上晒太阳,太阳还是那样的太阳,但是感觉不一样啊!都说用铁壶煮水,用银壶煮水,可以改善水质,但是我想,喝上去甜津津的原因,恐怕更多的是心理作用吧。
茶席的布置,就是为了更多地获得这种感受,安静、清洁、温暖、祥和,以及辅之以耳目之娱,这就是茶道嘛!世界上有很多煞风景的事,比如月下罗唣、花前晒裤,等等。反过来,优雅的环境、唯美的布置,以及一些古雅的陈设,还有精美的器皿,还有良友鸿儒,凡此种种,造就了超尘拔俗的饮茶境界。至此,茶水本身的重要性,反倒似乎在其次了。
明代顾元庆说过,一起喝茶的人数也是极有讲究的。一个人独饮,两个人对饮,三人饮,四五人饮,感觉和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孤独会产生高雅清凉的感觉,那么独饮就会飘飘如仙,有出世之感。而春夜客来茶当酒,则多了一些亲切和温暖,以往事佐茶,也是可以脱俗的。四五人共饮,是人数上的极限,再不能多了,就像西湖边桃红柳绿的长椅上,坐两对以上恋人就很没意思了。虽然说哪怕一百个人一起也能喝茶,照样能解渴,甚至品茶大会也可以轰轰烈烈,在会议上决出雌雄,评出茶王。但那绝非雅饮,而是比武大会。
茶具是有着丰富的种类和摇曳多姿的风貌的。不同的茶使用不同的茶具,比如明前的碧螺春,适合用透明的玻璃杯,这样可以看到嫩绿的叶芽,口感清香微涩之外,还提供了视觉享受;龙井则可以碗泡,看炒青叶子浮沉,同时广口的宋代茶碗会把香气尽可能弥散开来;而岩茶则最宜用白瓷冲泡。细腻的杯体会把热量拢紧,令香气汇聚,香到叫人产生醉意;普洱则用紫砂壶最好,尤其是熟普老茶,它在朱泥壶中闷泡之后,桂香浓郁,仿佛刚刚开坛的陈年老酒。
苏州本色美术馆每年都会举行多次“茶席大会”。所谓大会,其实也不是想象中的群众运动,桃红柳绿或菊黄枫红的季节,美术馆一些隐秘的角落里,便三三两两地摆开了茶席。茶痴们或提着箱子,穿汉服唐装的自然不在少数,红男绿女,花儿一样散落在美术馆的假山池沼边,亭台楼阁间。这是一个最好的饮茶雅集,几乎就是一个活色生香的茶博物馆。在这个聚会上,不仅能喝到好茶,还能看到帅哥美女,更能欣赏到各种精美的茶具。茶和茶具,和环境,和季节,和人,和气氛,构成了微妙的关系。茶汤里倒映的天空之云,花枝上落下的花瓣,掉在银壶上,膝盖上的古琴,那似有若无的颤音,还有天空划过的鸟呜,或者是鸟儿振动翅膀的声音。这时候,一切都是茶具,杯盅盏碗壶,茶仓茶托茶炉,金银铜铁锡,竹木牙角雕,不止于此,还有雪月风花、山水楼台,乃至飞禽走兽、男女长幼,皆因茶而清,与茶同洁,茶之真味,前世今世,在家出家,天地悠悠,忘乎所以。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