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们逃避的是生活,还是别的什么

17-04-22

Permalink 06:39:49, 分类: 佳作转载

男人们逃避的是生活,还是别的什么

日本有一种“居酒屋文化”,指的是,日本男人下班后不直接回家,先到居酒屋喝一杯。居酒屋的主顾都是附近的公司男白领们,一般都喝到很晚。那也是日本男性文化的一个象征。为什么呢,因为在普通日本女人眼里,男人回家越晚代表越忙,越忙就代表男人越有前途、越有出息。
说白一点,男人越不顾家、女人越认为他能干。这种看法在日本已约定俗成。日本真不愧为男女平等程度排名第111位的国家啊!(据世界经济论坛(WEF)的《2016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共有144个调查对象国家,中国排名99。)
不过,在生活已经安稳下来的中国城市家庭里,也有了类似趋势了。
近日《界面》上发了一篇文章《有些男人靠开滴滴来逃避生活》,里面的男人,跟每天呆在居酒屋里无所事事的日本男人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并不是一个新闻报导,只是一些琐记。在大城市里,有这样一些男性,既不缺钱,也非必要,但在下班之余,开着宝马或奥迪A8去当滴滴司机。他们是为了逃避回家,不想回去见到妻子和孩子。其中有一位表示,下班和节假日开滴滴,直到妻子睡了才回家,每月能带来3500元纯收入,少的时候每月也就纯挣2000元左右。他们显然不是为了挣钱。
另一些例子当中,有些人下班早早就回去了,到家后也不下车,就在地下车库里吃果冻,一直吃到电瓶没电。还有人跟孩子解释,呆在车库里是为了在汽车广播里听完十点半的相声节目。实际上根本没有这档节目。
在我看来,这比出轨还要可怕。
婚姻与家庭对这样的男人来说,已经等同于坐牢了,他们宁愿去开出租车放风,宁愿呆在地下车库里几个小时,也不愿意面对妻儿。

按男权社会的逻辑来说,他们不屑与家人交流,是不是因为他们壮志未酬、男人的世界女人不懂?可惜,他们正是这个社会的loser(不管是不是有钱),他们的“壮志”也就仅止于开出租车、坐在地下车库里吃零食、听广播。有多高尚呢?
前一段时间,有个关于降噪耳机的段子在疯传,原文如下:
“有多安静我来描述一下,孩子数学成绩不好,你在银行做经理,维护客户关系,不上不下,有房贷和车贷,每月按揭五千。你老婆在市人民医院做护士,她妈有尿毒症透析多年,她不爱你。你年轻的时候觉得能成一番事业,但现在也就这样,朋友们混的都比你好,你下班在车库停稳车,关掉引擎,呜一声安静了下来。太安静了,你生命中少有这么安静的时刻,你打算发十分钟呆再上楼吃饭。”
这种十分钟的逃避,我很能理解。每个人都有虚弱的时候。毕竟,故事中这位男士的妻子,这些虱子一样的烦恼压在她的头上,更直接,更难受。但一个“不爱”,道出了这种婚姻的实质:没有感情,也就没了交流的必要与可能,大家只能捆绑在一起,互相折磨。
这两天,一档叫做《妈妈是超人》的节目也引起了很多争议。尤其是伊能静,更是集中吸引了最多炮火。不,不是因为她做得不好,而是因为她太强大了,太执着了,太符合“超人妈妈”的要求了,所有的事她都一个人干,紧张得不行。她一个人带着一个婴儿坐飞机飞到上海,虽然很累了,还是一刻没有休息,把所有的行李打开整理好、跪着擦干净地板、帮宝宝布置婴儿空间、去菜场大采购、为老公下厨做大餐、为宝宝做辅食。一直忙到两人都睡了之后,她才有空去医院看看自己肿得睁不开的眼睛,看看出了什么问题;那时,忙了一天的她都没来得及吃口东西。

而秦昊,一直在旁边打游戏。他勉强带着孩子也屡屡出状况;孩子如果在他怀里哭闹,他简直就觉得自己抱了个定时******,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只说,“能力有限,只能给孩子这么多爱”,说得好像带孩子他天生就不懂,而打王者荣耀是他天生下来就懂似的。
伊能静想跟他交流感情、勾起美好回忆的时候,秦昊不是自顾自地玩手机,就是无奈地说:“我觉得你是在讲相声,而我是在过日子。”
这不就是一个中国版的《绝望主妇》吗?
更有意思的是,伊能静在看到网友对秦昊的负面评价时非常生气,觉得丈夫很好、很顾家,是网友在诋毁他们一家。
她要是不辩解还好,这种辩白之后,就更像我们常见的一种情形了:妻子倾诉婚姻中自己的辛苦与烦恼,默默地流泪;旁观者看不过眼、批评丈夫不对,这位妻子立马站在丈夫的立场上说:我的丈夫什么都好、对我也很好,你们是在挑拔离间!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千疮百孔的婚姻,都毫无改善地延续下去的原因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要觉得这很“极端”。像秦昊那样的丈夫,有事业、顾家、无贰心、无恶习,是个“能过日子”的人;按现行的婚姻观念而言,不仅没有问题,简直是非常优秀了。然而,看评论,很多女性在细看这个节目之后,都感觉很难受。因为大家都发现了,在家庭生活中,他对妻子和自己的孩子,主要就是敷衍和懒得敷衍两种。他的魂灵是飘浮在外的,人在,心不在。
没有激情、没有爱的“平平淡淡”,就必然如此。这种“过日子”,大概就是许多人口中婚姻应有的模样吧。
我经常见到的一种情形是,那些“过日子”的“好男人”,他们在外面并没有别的女人,但他们厌恶妻子、讨厌这个家,却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把这种情绪藏起来。是他们的妻子做错了什么吗?她们做错了,错在把精力都投入家庭与婚姻中,把感情看得很重要,希望有爱情、有沟通、有温度。而正是这些,使“好男人”很烦、很害怕;觉得女人“很作”“很幼稚”。
《人民的名义》里,你们最爱的达康书记,也是典型的中国式婚姻:自己忙于工作,将一应家庭事务全部丢给妻子,妻子欧阳菁喜欢看韩剧,对浪漫还有所憧憬,一次次试图和丈夫沟通,但是丈夫根本不给她任何机会。欧阳菁对婚姻的基本要求,被剧中人一次一次地批为幼稚、不合时宜;因为浪漫是少女们的事,成熟女人没有资格要浪漫。

“结婚之后,爱情就变成了亲情”“平平淡淡才是真”“婚姻就是过日子”这种话,都是一派胡言。连多说几句话都嫌烦,抬头看一眼妻子都反感,却被美名其曰为“过日子”,这应该是“日子”被黑得最惨的一次吧?可事实上,平淡得“就像左手摸右手”的婚姻,正是这种传统婚姻价值观的理想。那就只剩下“假面夫妻”一条路了。
讲真,这样的“平淡”婚姻,有存在的必要吗?女人变成了“绝望主妇”,难过的不仅是繁忙的家务和照顾孩子,而是她们想要“爱”的行为都是错的。对于男人来说,这样的家庭也不能给他提供价值:为了逃避交流和感情,他们不得不流连在居酒屋里、滴滴车里、地下停车库里,现在还可以留连在手机游戏里——总之,就是有家难归。
说好做彼此的天使,结果,却做了彼此的牢笼。
婚姻这种互相牵绊的强力结盟方式,本应该是爱情的最高形式,它必须长期保持激情、愿意不断给感情保鲜,才能获得幸福。结果,现在没有感情、不想沟通与交流,甚至不想看见,却又不得不日夜相对的婚姻,被赞美成“过日子”;像伊能静那样努力唤起丈夫的共鸣与情感的方式,反而被视为“作”,被群嘲。这种你们口中的“理想婚姻”,不是监狱是什么?
这对女人不公平,对于男人同样不公平。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