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性、鲱鱼罐头、小龙虾:我看到的瑞典

17-05-16

Permalink 22:01:27, 分类: 佳作转载

酒精、性、鲱鱼罐头、小龙虾:我看到的瑞典

从马尔默到斯科纳,到哥德堡,最后到斯德哥尔摩,走了大半个月。一路上听着ABBA,有酒有鲱鱼也有故事。这是瑞典行的第一篇,接下来我们会陆续聊聊瑞典小龙虾节以及和中国的秘密;瑞典的设计品店。

去欧洲旅行,我身边的游伴常可以根据食物分成两类。一类可以永远每天一根面包棍配一瓶矿泉水,再多就是出门带一个苹果或一根香蕉;一类必须每天到处找便宜的中餐馆,不吃米饭就觉得没吃饱。

我属于两者兼备型。当地人常吃的,我一定要先试试,这算是一种味蕾标记,表示我不仅仅是地理性地踏入一块土地,也想挤进当地人的生活,尝试“本土化”。

对了这是瑞典,不是瑞士喔。

鲱鱼罐头

鲱鱼罐头、肉丸子、肉桂卷,是我过去对瑞典食物的所有认知。

我的一位瑞典老师曾笑着跟我说:Swedish food is all about meat, ball and meatball.我当时想着多好啊,我是肉食性girl,去了一定会喜欢得不得了。实际上,从南边的马尔默(Malmo),一路北上到斯德哥尔摩,似乎没有在正经餐厅菜单上看到肉丸。但我的瑞典向导(中文说得出神入化)告诉我肉丸绝对是家常菜,配上越橘酱(lingonberry jam),比宜家吃到的要更厚实有嚼劲。



据我的向导说,做瑞典肉丸的秘诀是要有爱心。“妈妈”牌肉丸绝对吃了还想吃。摄影:Joel Wåreus

在瑞典南部,许多人偏爱用肥一些的肉馅做肉丸,而越往北走,你会发现肉丸里的猪肉成分越少。不过,浸泡过牛奶的面包或面包屑与作为配菜的越橘一样重要,它赋予了瑞典肉丸特别松软的粘稠度。

肉丸在家里做起来也不难。有些人觉得肉丸里应当加入切碎的洋葱;而另一些人则偏爱将洋葱切成块,单独油煎。有些人认为肉丸应该有浓稠的深色肉汁,而另一些人更喜欢稀薄的肉汁。但是作为瑞典式自助餐的一部分,则最好不要有肉汁。

实际上,瑞典南北方饮食差异也挺大。北边受萨米文化影响,爱吃肉类如驯鹿、野味菜。南方饮食更偏好采用新鲜蔬菜。最近几年,新北欧料理也开始流行起来,讲求食材的返璞归真。红菜头的红,紫甘蓝的蓝,再加上银鳕鱼的白,这些天然色彩搭配起来看上去的确很有食欲。



三星级酒店Karolinen Hotel里有一家叫Soapstone的餐厅,这家餐厅的特色之处在于,他们的食物都是在350摄氏度的皂石上烹饪出来的,这块石头就摆在餐桌旁,食客可以亲眼目睹食材到口中物的过程。摄影:Tuukka Ervast

北海、波罗的海盛产海鲜,靠着天然的海域优势,瑞典人自然也把海鲜纳入饮食体系中。 鲱鱼、鳕鱼、牡蛎、三文鱼、白鳟鱼都是他们常吃的。鲱鱼不用多说,吃法很多。我去的每家餐厅早餐中都有用醋、糖腌出的鲱鱼,我刚试的时候非常喜欢,一连两天早上都吃了许多,尤其喜欢芝士味的,但到了第三天往后,就渐渐觉得过于腻味。这种吃法还没有被发酵,因而不会像我们熟知的鲱鱼罐头,臭上天。

发酵鲱鱼卷(fermented herring wrap)。鲱鱼罐头就是这种发酵鲱鱼,从中世纪传到现在,当初是为了延长食物的储存时间。但只有瑞典北方部分人有这种吃法,就像臭豆腐一样,要么喜欢得上天,要么讨厌得连吃它的人也讨厌。摄影:Magnus Skoglöf

发酵的鲱鱼做起来不简单,也不轻易拿来招待客人。一般用洋葱、雪利酒、芥末和莳萝来搭配做调味品,包在面包里,再搭配酸奶油和土豆吃。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怪怪的味道,如果不是住别墅,在家里开罐头吃鱼,很有可能会被投诉。我只后悔自己没有带上一瓶崂山白花蛇草水,搭配起来一定可以上天。

小龙虾

但瑞典人也超爱吃小龙虾, 每年八月全民参加“小龙虾派对”( kräftskiva),吃出一种习俗,一种仪式感,我是真的到了才知道。后来和国内的朋友聊起,才想起来宜家前段时间就出了瑞典味的小龙虾。八月末的一天,瑞典人会和家人或好友聚在一起,吃小龙虾,唱饮酒歌,喝酒。吃小龙虾最爽的时候,是还没有剥壳的时候就大口大口地吸龙虾里的汁水,内行人吃小龙虾还会直接把脑吸出来。

我去瑞典的时候已是九月初,大部分瑞典人已经结束夏季假期,办完了这场被他们称为“a huge thing”的小龙虾派对,但我的向导一家见我大老远从中国来到瑞典,又对小龙虾派对十分好奇的样子,就又特地为我安排了一次郊外的小龙虾派对。他们一家总是说我把中国的阳光带到了瑞典。往年九月的时候,瑞典根本见不到阳光,但我去的时候每天阳光超级棒,天蓝海蓝的,气温也在二十多度,简直是瑞典一年中最美最舒服的时候。

我酒量并不大,但那天也喝了不少。白兰地、杜松子酒、啤酒、cider,因为酒精,我也见到了平时很难见到的瑞典人另一面,比路上看到的要活泼得多。



基本路上遇到的瑞典人都不会主动和我搭话(绝不是因为我的脸我保证),排队的时候也至少前后要离上五米左右。喜欢穿灰色、黑色、白色系衣服,虽然脸都紧绷着,不苟言笑,但真的是禁欲系的诱惑啊。何况个个都是大长腿,又很少看到胖子。摄影:Faramarz Gosheh

同精致的意大利、法国料理相比,瑞典的传统饮食就和瑞典人的性格一样,要简素的多,偏好生冷的吃法,经常是大块清食鱼肉与蔬菜拌一盆沙拉,生而酸。而像Pizza,热狗这些速食小吃,从上个世纪60年代传入后,现在路边小摊位随处可见,最便宜的varmkorv只要10克朗(大约7块钱人民币)。

倒是渐渐发现作为主食之一的马铃薯, 做成最普通的土豆泥,吃起来也细腻稠滑而不腻。在瑞典,马铃薯的种类奇多,做法各异, 讲究一点的瑞典人还会告诉你,哪种马铃薯有什么样的香气,什么样的质地口感。

而讲到吃,美国人过去常有将剩菜打包带回家的习惯,但在瑞典,除非是一些Pizza店,否则很少遇到这种情况。这肯定不是说瑞典人浪费不节约,恰相反,从第一天在酒店吃自助早餐,我就发现瑞典当地人餐盘里的食物少得可怕,两根小香肠,一个煮鸡蛋,几勺沙拉,再配一杯果汁,吃完再拿,拿了就吃完,很节制。吃完的时候,如果盘子里还有食物,就是失礼了。

这种节制的习惯,与瑞典文化中的"Lagom"有关。"Lagom"恰好是美国典型的享受主义的反面,讲究“刚好就是最好”,有些类似中国人讲的“中庸”。这种理念不仅仅是体现在吃什么,吃多少,简直渗透到了整个瑞典社会,瑞典人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而具体怎么做,就靠“自谦法则”(Jantelagen)来把每个人黏在自己的位置上,即“在社会上要谦虚和自我克制”。

瑞典的Fika文化,这是瑞典的一种社交方式,喝喝咖啡,吃吃点心,聊聊八卦,时间不长,十五分钟左右,每天都要fika fika好几次。



人们都以为瑞典人的一生是这样度过的:前半生是充斥着泛滥的性自由和由刻板的社会主义主导着的生活,这种生活既多变又沉闷(似乎相互矛盾呀),然后以自我了解为结局(完全可以理解呀)。每个人都知道是这样的,除了瑞典人自己。

——悦然索·尼森(Goran Sonesson)博士,隆德大学

老有传说讲瑞典人好色且淫乱,这种印象和瑞典人对性、裸体的开放态度有关, 阳光好的时候,沙滩上,甚至是公园草地上,可以看到很多人裸体晒太阳。再加上一些电影进一步夸大了这种印象,当年英格玛·伯格曼的先锋电影和维尔哥· 萧门的《我好奇之黄》(I am curious (Yellow))里面有很多不加掩饰的镜头,对于那些初识瑞典的人来说,用社会性开放来标记瑞典,很顺理成章。

后来,瑞典电影(Schweden film)在德国就是色情电影的代名词,在美国,“瑞典的”(Swedish)这个形容词则会被用来增加产品的性感,啤酒、避孕套广告都用过这个词。

其实瑞典人对待性的态度也没比其他国家任性,上个世纪30年代,卡尔·米勒斯(Carl Milles)为哥德堡的古斯塔夫阿道夫广场(Gustav Adolfs torg)设计的希腊海神波塞冬雕塑被市民集体要求重修,理由雕塑全裸,生殖器尺寸过大,对小孩子不好。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波塞冬雕塑都是经过改造过的,而且这件小轶事,倘不是有瑞典当地人说出来,很少会有人知道。

之所以造成现在的印象,我在哥德堡认识的姑娘觉得还是因为瑞典人实诚,他们在谈论性的时候,非常坦诚,非常开放,不带有心机和自我敏感,也不像其他有宗教信念的国家的人那样害羞与有罪恶感。在"Logam"文化中,所有的事情都是逻辑上可以规划的,性是自然的、正常的,自然也不例外。

比如瑞典的青少年很容易获得避孕手段。他们通常认为,让年轻人禁欲不现实,那么,我们就积极推进性教育,预防意外怀孕和性疾病传播,家庭生育服务和避孕建议也服务于所有年纪的人,当然,前提还是由女性来决定生育的数量和时间间隔。

酒精

去年采访瑞典游戏官方方言人的时候,问他为什么瑞典的游戏业会发展得挺好。这位方言人不假思索就回答我说:“因为瑞典冷啊。冬天下午三点就天黑了,商店又关门,年轻人就喜欢宅在家里,形成了一种科技宅文化。”

“气候论”经常被瑞典人拿来解释他们甚至是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特点,比如在街上不爱与人搭话。因为冬天街上实在太冷,谁也不想在零下几十度下与人慢悠悠地聊天。但好像俄罗斯人也没有这样看上去冷漠,不善交际。

还比如性嗜烈酒。瑞典巢居在芬兰、俄罗斯和波兰等国家所构架的“伏特加带”(Vodka belt),瑞典人从古至今就爱喝伏特加、白兰地之类的烈酒,而不是啤酒或一般的白酒(wine)。

我的一个德国酒友总是淡淡地说德国真是一个酒比水便宜的国家,不像瑞典,去了真是活不下去,酒精饮料贵得离谱,而且超市和商店又不卖酒,也不是所有的酒吧都有资格卖酒,而且营业时间又有限制,更别说特价促销了。要过酒瘾,实在不方便。一般瑞典人出国,就爱买酒。尤其是离丹麦最近的赫尔辛堡,渡轮只需要十分钟,这里的人每周末都会一趟一趟地来回坐船,但又不下船,就因为船上的酒便宜。

在瑞典,很早就有了酒类专卖制度,无论是白酒、葡萄酒还是啤酒、果酒,只要是含有酒精的饮料都统一由国有酒类专卖局(Systemboaget)经营。每年卖谁的酒、不卖谁的酒;多进口谁的酒、少进口谁的酒,都有严格的规定。

官方给的说法是根据一个国际专家小组的报告,如果允许超市自己卖酒,瑞典每年预计要多死1580人,增加14200起暴力案件,产生1610万天的额外病假。瑞典人对酒精爱得深沉!

社会主义

高福利国家,人少,环境好。基本每个或去过或没去过瑞典的人谈起瑞典,都会这样评价这个国家。我们也经常开玩笑说“瑞典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啊,没有穷人,几近免费的医疗教育,常年一个政党。”

瑞典同性婚姻法从2009年5月1日开始生效,成为世界上第七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

但你要问一个普通瑞典人,“瑞典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他会强调:“瑞典提供了大量的国民福利和极大的民主性。”因为是社会福利国家,因此也就是社会民主国家。但瑞典当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它有世界上最大的工会,还有超级多优秀的跨国公司,爱立信、ABB、伊莱克斯、萨博、H&M、宜家、沃尔沃集团、spotify……它的国有资产拥有量要低于很多工业化国家。对瑞典人来说,“社会主义”这个词不具有消极意义,他们不像美国人,一提到社会主义,就像在谈共产主义似的。

的确,瑞典是个高福利国家。我在斯德哥尔摩认识了一位华裔瑞典妈妈,她从七八岁出国,在南非、澳洲、美国待过,最后在瑞典定居了下来,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去了那么多国家工作生活,她对比了很多国家,发现瑞典是最适合生活,对孩子最好的地方。

瑞典很多地方都会摆一台乒乓球桌,从共享的工作室,到学校,酒店里,街头。在这里看到乒乓球台,就自然想起瓦尔德内尔。

每生一个孩子,瑞典有480天的带薪育儿假,这在全世界都非常罕见。而且在瑞典,不仅仅是妈妈,爸爸也有带薪休假,其中有90天是强制性休假,要求爸爸必须在家陪伴孩子成长,承担家庭责任。而且薪水根据休假的时间梯度来计算,最少可以拿到50%-80%。修完90天,如果爸爸工作非常忙,他自己剩下的天数还可以转给妈妈。

除了这些,一个孩子还有每个月1050块的牛奶金,来保证孩子的营养。孩子如果在12岁前生病,哪怕是小感冒不舒服,父母就可以在家或者医院照顾孩子。福利局会根据日平均工资来给父母钱。

在孩子20岁以前,当然20岁前看病都是免费的,包括牙医。上学也免费,课本免费,午餐免费,菜单必须在学校网站上公布,食材首选瑞典本地的。一个班上如果有一个孩子对苹果过敏,那么整个班都不会被分到苹果类食物。想接受高等教育,政府还会给你助学金。对外族的孩子,母语的教育也会免费。我的这位新朋友每周会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坐40分钟政府的bus,去上20分钟(年纪太小,只能一节课20分钟)的汉语课。

成年人医疗,普通公民每年挂号费超过一百一十克朗后,之后挂号不需要再花钱,治疗手术费用自己承担一千克朗,剩下的也是政府承担。诸如此类的福利还有很多,这种包含高福利在内的“瑞典模式”潜在的价值观是平等、公正、团结、社会良知、安全保障的权利、工作的权利。

但这些价值观在今天仍然是既被接受又受争议,它所带来的问题也早已是老生常谈,所谓“高福利养懒人”、“圣母心害社会”。近年移民、难民问题也频发,2010年,100多个年轻人像斯德哥尔摩警察局扔砖头并纵火。2013年5月斯德哥尔摩的暴乱,一名警察开枪射杀了69岁的葡萄牙裔外来移民,数百人袭击警车和警察,这场暴乱持续了6个晚上。这些社会性动荡在以往的瑞典都极为少见。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