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Hema Hema,嘿玛嘿玛

17-06-02

Permalink 09:21:33, 分类: 影视赏析

很久很久以前,Hema Hema,嘿玛嘿玛

钦哲诺布,目前在筹备第五部电影。照正常角度而言,创作量应归类为专业电影人,但导演拥有藏传佛教重要传承身份,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让他的观众群已然被先入为主地定位。即便他本人一再公然强调,作品并无任何传道授业解惑的功能与暗示,仅仅是纯创作。再加上制片成本侷限于艺术电影范畴,小众电影方向,几乎是定局。我有好几次看毛片或试片后,逃走,怕被询问:“如何?”从院线发片角度来说,我能说出来的话,不会太好听。然而,做为三十年佛学弟子,我是该盲目地崇拜,还是直言不讳?
《嘿玛嘿玛》是一部非专业团队的实验电影,除导演钦哲诺布已有《高山上的世界杯》、《旅行者与魔术师》、《祝福》等三部作品,演员阵容虽有国际巨星梁朝伟与周迅的特别演出,但众筹一百万人民币的电影预算,对于一般娱乐大众而言算是阳春版制片。你将看见象征意义,而非炫目的影视。对比阿巴斯动辄一万美金的制片预算,钦哲诺布在不丹王国拍摄的新作,已然有较为丰富的影像内容。
很久很久以前,是不丹人说故事的口头禅,“嘿~玛~ 嘿玛!”是寓言故事的启始语,语调必须拉长得很夸张地长,仅仅是听声音就能感受到很久很久的想象空间,嘿玛嘿玛了好久,才逐渐进入主题。山里人的不远其实很远,不久不久,事实上是说不出到底有多久,只要记得就是不久。如今说很久很久,就表示真的久得无法辨识真实度,看官也别来追究故事的真相,听听就好。跟佛陀动不动就说出亿万劫来比,跟浩瀚的宇宙比,还有什么是很久呢?久得记忆模糊,那么,剩下的,才正是我想让你知道的真相,真相是具体究竟意义,而非你愿意看见的故事角度。
钦哲诺布导演第二部电影《旅行者与魔术师》,是梦中发生的梦中之旅,用第三层魔幻事故,来探索真实世界的梦幻泡影。《嘿玛嘿玛》的魔幻,则用面具进入真实场景,让当事人分不清真假,以呈现人生的梦中之梦。如庄子或佛陀说的,真实人生如梦似幻,尤其是进入生死交接时的中阴身之旅,更能如实感受着梦幻的多重面貌。而藏传佛教最重要的修行之一,即在临终死亡之际,体悟梦幻,从而了解究竟真理。
《嘿玛嘿玛》的主人翁,如导演第三部作品《祝福》里的庙妓,既传承了女神的职责,又有神女的宿命,只是已知与未知之别,让印度庙妓与不丹巫女,有了精神上的差异。这让我想起在北京琉璃厂二手书店里,买过日本翻译小书《女巫》,描述日本盛行巫女传承的山村,把巫女当护法豢养,关系着村庄存亡,神秘、惊悚又真实魔幻。人神对话或共舞,一直在许多古老村庄里共生共存,如蒙古或新疆的萨满,以及台湾庙宇的跳大神或乩童。在没有现代临床心理学的年代,举凡祭祀或生老病死,古今中外的村落里,都需要各种巫神的慰藉。
《嘿玛嘿玛》说的正是被巫师掌控的世界,但你有自主选择权,是否受控,依然在我,你没有耍赖与摆烂的时间与空间。不丹山林里,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位老巫师,每隔12年举办一次猴年跳神集会。这场仪式的参与人,经过挑选,很像欧洲的光明会,入会者是精英,至少被选中时会有荣誉感。你虽有权决定是否参加,但谁会放弃这样的殊荣?你当然必须遵守共同游戏规则,违反者被囚禁或驱逐,甚至终生受心灵折磨。
巫师长老反覆用仪式与面具,来激发赤裸裸的人性黑暗面,好整以暇地在旁窥伺,却又循循善诱地警惕与会者,生与死之间善恶并存且终须有报。如果你心存侥幸,抱着好奇与好玩的心态,那么,慈祥的长老,立即变成铁面无私又狰狞的死神。
面具集会中有对夫妻,利用神秘约束的调情,来宣泄情欲,假装偷情,激发彼此幽会的欲望,自嗨而忘记旁观者的存在,招致无法挽救的大祸。
周迅与梁朝伟两位大明星毛遂自荐,露面镜头不多,却是故事的主轴。梁朝伟饰演女主角偷情的丈夫,周迅则是24年后,与男主角相遇的下一代。你会以为我在剧透,其实,你唯有看了电影,才明白我点出的人物关系,将是你非常需要的导览,否则,很容易一头雾水。这是许多看惯娱乐电影直白,而难以琢磨的情节链接,朋友笑问:“艺术电影必须这样含糊吗?”老实说,我无法回答,看了上千部电影,早已习惯各种类型片,过于直白的叙述,反而容易犯睏或不耐烦。
电影中,初入集会的人们必须戴上面具,禁止彼此打探,谁也“必须”不认识谁,反而容易让人误以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这好比许多有信仰的人,总想着神明的庇佑,却忘记举头三尺有神明,非常可笑地认为,保佑你的神竟看不见你的偷偷摸摸。这集会中的神,就是主持祭祀的长老巫师,你看不见他,但他始终看着你。
象是刚接触藏传佛教的信徒,进入大殿注视佛龛,公然展示双身欢喜佛、财神、愤怒神以及许多印度教神祇,彷彿想要什么都能找到满足自己欲望的本尊,好似地下秘密结社,戴上面具开啓纵欲的钥匙,任人为所欲为。然而,你的上师若真是你的上师,会告诉你,神像,不过是你的投射或投影,一旦连结,便叫人彻底看清自我而醒悟。欲望,是真正的梦幻泡影,却是你看见自我的钥匙。
男主角问长老巫师:“你强暴过人吗?”问得直接尴尬不着边,主持祭典的智者似乎被问得莫名奇妙,荧幕外昏睡的观众,当场被震醒。这下你可能似有若无地明白了,如果你是长期有信仰的人,你一定明白。这一问,既问智者,也问了观众,你可以不回答,但你必然会自我检验,从各个角度去思考你相信的是什么?
你认为很有智慧的老师,被许多不一样的人围绕,带来各式各样的问题,许多人常问出让人傻眼的问题,却也直接撞击了你昏睡中的脑袋。我担任过翻译,很多人持续问着非常不可思议的问题,男主角问的仅只是冰山一角,还不算太突兀,至少,他问的是切身体验,且真心无法厘清,什么才算是强暴?尤其是在不丹如此性开放的国度,男女住在一起便算结婚,分居就是离婚。你情我愿的界限,存乎一心,对于荷尔蒙正盛的男人而言,性,没有善恶之别。
是的!出于误解或各种因缘,人与人之间持续发生着无法挽救的误会,甚至闯下大祸,乍看十恶不赦,然当事人却自觉无辜,你能如何?你如果有信仰,必能折腾出许多因果论,但若没有信仰,便直接了当地杀无赦,然而导演不这么想,用许多隐晦的直接,来让人层层思惟善恶。隐藏在面具之下的人性,如太阳下没有新鲜事,昭然若揭。
钦哲诺布是导演,却也无法摆脱信仰宗师的责任,观众不从中翻出一点哲学论述,是说不过去的。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