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股价涨上来你才后悔?

17-06-03

Permalink 19:36:03, 分类: 股市沉浮

为什么股价涨上来你才后悔?

为什么股价涨上来你才后悔?
股市投资是个很让人精神折磨的活儿。比如,据本人观察,很多的投资者常常后悔的事情之一,就是一家公司的股价在底部之时自己左看右看没有买,结果现在它突然大涨了才顿悟到悔不该!——也经常有朋友或公开或私信于我说,老兄,真后悔当初没有买,或者买少了!
为什么什么股价涨上来我们才会后悔呢?
原因分析:
1、股价在底部之时,总有不好的消息吓唬你。
一家企业再优秀,其发展也是曲折波浪性的。一家企业的股价被打压在相对底部之时,除了股市整体大熊、行情低迷这种大的背景外,也多是发生在增长放缓、下滑,甚至黑天鹅式的利空打击。股市中的人呢,常常有个毛病,就是一“涨”遮百丑,股价上涨时更容易找出个上涨的理由,而股价下跌时呢,更容易给出个下跌的理由(这实际上是中了市场有效理论的奸计)。这一点,就恰似我们观看一些“明星脸”,别看她们在台上(类似于股价大涨)表演之时光彩照人,其实一旦素装(类似于股价大跌)之后,常常令人失望,产生不过尔尔的失落心理。总之,此时总是不好的消息占有主导,占有上风,一切的一切总是让你怕怕。
2、面对主流意见,你迷失在大众之中了。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是人人自媒体时代,尽管信息越来越多样性,但人类喜欢群体生活的本性也决定了面对某些问题时,也会潜在地飘浮着一种所谓的主流意见。
茅台的股价在底部之时,面对着强力反腐的大背景,同时,也有很多主流意见认为茅台是就腐败酒的代名词;现在的年轻人多不喝白酒了;白酒黄金十年已经结束,云云。
格力电器2015年股价差不多腰斩之时,很多的主流意见认为白电企业已经成熟了,确确实实碰到天花板了,甚至对董明珠的能力都产生不少的怀疑。
复星医药在2016年之初,在熔断机制被废的大背景下也差不多出现断崖式下跌,加之郭广昌协查事件的发酵,主流意见也时时飘出一些不好的消息,包括控股93%的奧鸿药业的奥德金产品停产事件也不断被喧染。我至今仍清晰记得曾有媒体如是报道:对于近期“麻烦不断”的复星系来说,“年关难过”可能是比较贴切的形容词。——我至今仍然保留着这些媒体报道,并且还时时拿来玩味一番,呵呵[俏皮]。
人类说穿了其实是有着“懒惰”的天性,据说这与人的进化有关,比如,在人类的早期那些总是违背主流意见而做出独立判断的人,或许没有来得及与众人一起逃跑,结果被老虎给吃掉了。所以,随大流,形成旅鼠般的追随,有时也是出于保持自己的一种本能,这样做起来让人更有安全感些。
3、身处底部不知觉,只缘身处底部中。
三国时,诸葛亮被迫无奈上演了一场空城计,司马懿硬是不敢冲进去活捉诸葛亮,印象中是他的一个儿子想冲进去,还被司马呵斥了一顿。今天我们在外面看戏的人是看得明明明白,似乎要比司马聪明得多,但不信,你自己身处那种情景之中试一试,我敢保证100个人中可能会有99.9的人未必有司马懿聪明。这就叫,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许多的人可能会一次一次地立志说,再等股市大熊之时我要如何如何勇敢;再遇个股黑天鹅事件之时,我一定要不再放过这种绝佳机会,然而,真的到了这种情景下,我估计多数人仍然会扮演叶公好龙的角色。便宜了想再图便宜,种种贪婪或恐惧的心态,弄不好仍然让你做不出那种在事后看来聪明的勇敢决定。
今天的人是知道的,三国时的空城计是罗贯中编的,不是真事,是小说家言。但据正史《晋书》记载,司马懿在与诸葛亮作战之时,曾评价诸葛亮曰:“亮志大而不见机,多谋而少决,虽提卒十万,已堕入我画中,破之必矣。”虽然这话被人评为狂妄,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评价还有道理的。
引申一下,在做股市投资之时,我们是不是也常常犯下如此错误呢?1、志大而不见机;2、多谋而少决。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事后诸葛,常常弄个悔不该!
今天,在雪球恰好看到一篇有关邱国鹭的思考文章《5178点以来那些涨幅超40%的股票带来的思考》,其中写道:
“我们总是在想,从5178点到现在市场下跌了近40%,但是有些股票却平均涨了40%,比如白酒、家电,港股的汽车等。这批股票的研究难度并不大,商业模式简单,估值也很便宜,季报年报出来后业绩也很清晰。但是,为什么投资者在5178点的时候不愿意买这类股票,而在追逐一些所谓的概念、主题、故事?”
“今天回头看,这些炒概念、炒主题、讲故事的股票下跌了70%。所以我觉得投资还是得回归公司的本质。”
“投资的本质:希望1块钱的东西5毛钱买。”
这个问题确实问得好。但关键是当一块钱的东西真的在卖5毛钱之时,大多数人可能仍然是:金子就确确实实地在那放着,可那分明不是金子!
这一人类现象着实值得研究!
记得鲁迅先生在写文章之时,常常说在解剖别人的同时,也是在时时无情地解剖自己。确实是这样。本人在做这篇小文之时,其实也是时时在解剖自己,因为,在自己的投资历程之中,特别是在早期,这种“事后后悔”的错误其实也时常犯。
那么,如何疗救呢?
根据我个人的的经验,开出药方如下:
1、多看几眼被市场冷落的企业。
我经常说,投资如做人,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生活中我们都喜欢做这种好人,那么在投资中,我们也要尝试着做这种好人,尝试着自己多做一些“英雄救美”的事情。这种被冷落的企业研究多了,头脑中可能就会多一些这样的模型,于是产生投资于它们的冲动。
2、尝试着与所谓的主流意见做对。
多数人在股市中常常是错误的。如果自己总是与多数人一样,那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泯然于众人矣。当然,也不是凡是主流的意见就是错误的,但是当多数人都往西边跑去了,一定要告诉自己往东边看看。
比如,当你投资东阿阿胶等中医药股之时,时常见有一种评论曰:这是收人类智商税。于是你就反着问一下:究竟是评论者被收智商税了呢,还是我自己被收了呢?这样一思维,有时可能就觉得还是自己聪明点(中医药走出了一批长牛股,我们投资者在它们身上赚了很多钱,还不是远比这些人聪明吗[俏皮])。
这就叫逆向思维。
我个人的经验,这样的经典战役不要多,你只要尝试搞对几次,尝到些甜头,可能就会产生“锚定心理”(看来锚定心理也未必全是坏),进而固化成自己的经验与识见,于是就喜欢做这种“英雄救美”的好人了。
3、多分析企业模型、大牛股模型。
在我们的一生之中,可能只要搞对少数优秀而低估的企业就差不多能够改变自己的财富命运。但是这种少数的成功投资,实则是建立在广泛的研究基础之上的。道理太浅显,我们不可能只研究五家企业,就只投资五家企业。貌似我们只投资了五家企业,可能我们的功课是建立在研究50家、500家企业基础之上的。
我们在投资中之所以常犯事后悔的错误,归根到底其实还是对一家企业研究不深不透,对其价值的评估更是心里没谱儿。怎么办?天下没有直达财富自由的直通车,我们常人唯有依靠笨办法。比如,加大对入各种企业的分析研究。如我本人平时就有一大爱好,收集公司研究的资料卡片,力求自己建立一个“中国好公司”资料库,如此天长日久,或许就对一家子企业为什么优秀,以及它们是不是被市场冷落、低估就有些感觉,于是再投起资来便觉得有些底气。
4、力求建立多学科模型。
价值投资确实是知易行难,理念上的东西几句话,一顿饭的工夫就可以解释得清清楚楚了,然而真正运用起来,却常常是南辕北辙。我想,原因就在于价值投资看似门槛很低,人人可以谈上几句,但是恰恰中了中国的一句古话:看似容易却奇崛。因为,真正支撑价值投资者们的,实际上是必须具备一套较为完善的知识框架体系,或者还需要人的某些性格特质,或者一些丰富的人生阅历。用芒格的说,是要建立多学科思维模型,拥有格栅思维,进而探求到那种“普世智慧”。
我们确实也看到,有些投资人缺少这种格栅思维。比如投资茅台,他非要数清楚茅台的微生物有多少种,甚至一定要数清楚它们有多少个。投资格力,他非要弄明白格力的机器人哪一个零件比国外的落后,甚至动不动则责骂董明珠几句。明明东阿阿胶的驴皮呈上涨之趋势,于是公司多囤一些驴皮原料反而更有利于将来多赚钱(同仁堂也常常喜欢这么囤积细料的),但是他非要用“存货周转率”这一指标去僵化地评估。这种“锤子思维”确实是不容易搞好投资的。
投资之路漫漫,唯有上下而求索。——当然,如果长时间地,如十年八年的仍然“求索”不出,其实最好的办法是退出这个游戏。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