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里的玫瑰精油与自制胭脂

17-06-20

Permalink 22:42:29, 分类: 史海回眸

清宫里的玫瑰精油与自制胭脂

清宫帝后的生活,永远充满神秘。后人只好通过附会,遥想紫禁城里的日常。鲁迅先生的笑话最有代表性:
大热天的正午,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
皇后娘娘当然不吃柿饼,不过,后宫的日子,其实远比我们想象的无聊。
一日两餐,吃来吃去都是分例里的那些东西;皇上要到下午才有空找娘娘们玩耍,玩的也不过是纸牌投壶看戏;五点吃晚点心,之后要礼佛,没电视看没电脑玩,八点就要上床睡觉——并没有传说中脱光了被太监扛进寝宫这样的香艳情节,事实上,侍寝的人选在中午正餐时,就被翻牌决定了。嫔妃们会在寝宫旁边的围房暂住,并不能像电视剧里一样整晚都陪伴着皇帝——皇帝真正入睡时,只有随侍太监能留在身边。

日子那么无聊,娘娘们只好自己发明游戏,打发时间——
所以,清宫无聊小分队就出品了许多“手造化妆品”,比如玫瑰花露水。
花露水是舶来品,最初流行于欧洲宫廷。那时候,欧洲市场上各种化妆品的含铅量很高,用久了,皮肤倒是白细光滑,但容易铅中毒,甚至危及生命。欧洲人便利用自然植物,来提炼花露水及植物油,到十七世纪,这种护肤品随着通商贸易船只,来到了紫禁城。
根据苑洪琪老师的著作《清代后妃的美容与养颜》,乾隆四年(1739),广东粤海关曾经进贡“西洋各色油一箱,内有丁香油二匣,冰片油一匣,吧喇萨麻油二匣,石花油一匣,花露水一匣”。乾隆三十四年(1769)广东粤海关在进贡翠花、洋翠花、珠石翠花、梳蓖的同时,又贡进薄荷油、松柏油、丁香油、花露水、花露油、玫瑰油、石花油等。
这样贵重的进口花露水玫瑰精油,当然不是所有的妃嫔都能分到。于是,乾隆的后宫们,便开始流行采摘玫瑰花、******等各色名花,熏蒸成露,调上一点进口香精,就成了“紫禁城花露水”,专在夏天洗浴时使用。
不是所有的花都能入选“紫禁城花露水”,以玫瑰花为例,清宫有专用玫瑰花,来自北京妙峰山。妙峰山的玫瑰每年六月开花,据《北京风物散记》载:妙峰山的玫瑰,枝粗叶茂,花多朵大,一丛就是一座大花塔。千亩园汇成了玫瑰海。每年六月花期,香弥满谷,经月不散……去年,我曾经去过一次妙峰山,人山人海,花并不如我想象的多,却真的是“香弥满谷”。妙峰山的玫瑰,与一般的玫瑰相比,呈现紫红色,沿途有小贩贩售玫瑰饼,买了一个,味道却平常。倒是一罐玫瑰酱,回家吃了一个月,抹馒头面包泡茶时调味,简直吃上了瘾。
提炼一斤玫瑰油,需用三千斤鲜玫瑰花,玫瑰油的价值可想而知。如果开展紫禁城玫瑰精油提炼比赛,慈禧太后肯定能够入围三甲,在她的监督下,妙峰山的玫瑰不仅被用来调制香精,更成为胭脂的主料之一。

《宫女谈往录》记载了慈禧太后制作玫瑰胭脂的全过程:
老太后的精力非常旺盛,对这些事也要亲自过目,所以我们也随着参与了这些事。首先,要选花。标准是要一色朱砂红的。将花一瓣瓣地挑选洗净,然后放在石臼里用汉白玉杵捣成泥,再用纱布过滤。滤出的玫瑰汁纯洁、清净,把花汁注入胭脂缸里浸泡。十多天后,取出隔着玻璃窗晒(免得沾上土)。晒干后,装入小巧的胭脂盒里,使用方便。用的时候,用小手指把温水蘸一滴洒在胭脂上,使胭脂化开就可以涂在脸颊或唇了。
慈禧太后所调制的胭脂,可以用来做腮红,也可以用来做口红。做腮红时,用小手指把温水蘸一蘸洒在胭脂上,使胭脂化开。做口红时,把丝绵胭脂卷成细卷,用细卷向嘴唇上一转,或者用玉搔头在丝绵胭脂上一转,再点唇——那时,清宫的流行唇形还是樱桃口,“嘴唇要以人中作中线,上唇涂得少些,下唇涂得多些,要地盖天,但都是猩红一点,比黄豆粒稍大一些”。
想象了一下这种妆容,算了,还是不要穿越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