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咖啡与皇城夜宴

17-06-22

Permalink 06:45:08, 分类: 驴游天下

黑白咖啡与皇城夜宴

艾米在咖啡店,没有找到卡布奇诺、豆奶摩卡、馥瑞白这些熟悉且花哨的名字。在越南街头,咖啡对任何人都只有两种选择:白的和黑的。其实两种咖啡都是滴滤咖啡,不同的是白咖啡在杯底倒有一层厚厚的炼乳,咖啡滴在炼乳上,黑上白下层次分明。

离开河内的前一晚,在长途车站候车,被白咖啡甜怕了的艾米点了杯黑咖啡打发时间。结果咖啡一入口,舌头瞬间就觉得被苦麻了,根本提不上品尝味道。以前她只知道意式浓缩咖啡苦得提神,可从来不知道越南咖啡也这么浓。作为一个咖啡假把式,她赶紧又买了块糖心面包送咖啡,否则余下的大半杯就只能倒掉颇为浪费。
勉强喝完咖啡后躺在去顺化的大巴上,咖啡因开始向艾米发力了——想上厕所。夜急解決不了,加上越南的道路坑坑洼洼,车子颠簸,这一夜艾米基本是睁着眼睛过的,以至于次日早晨到了顺化,第一件事就是去补觉。
艾米醒来后的第一餐,已经是傍晚。没想走远,看到一家店里客人多,桌上菜品色泽不错,座位上的布靠垫很服帖,就进去坐下了,这是在途中选择餐馆的常识。看到菜单上有三文鱼火锅和牛肉烧烤,她各点了一份,准备动手鱼肉自己一下。
艾米的常识还告诉她,火锅和烧烤,上菜都是比较快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慢吞吞的,半杯鸡尾酒下肚,火锅炉子和烧烤架子都没给一个。
等千呼万唤菜端上来,艾米就哭笑不得了。三文鱼鱼片片得不错,但已经煮了个滚瓜烂熟,和蔬菜一起漂在汤碗里显得死气沉沉。牛肉也是百分百烤熟码在盘子上,别说让她自己拿捏三分熟、半熟、七分熟,细细玩味肉片由红到白的过程,烤完后酱料都给刷好了。艾米能做的就是用筷子把肉送到嘴里而已,期盼中涮火锅和玩烧烤的乐趣全没有了。
因为实在难以置信自己受到的待遇,艾米叫来伙计找菜单重新确认了一下。她费力地比画着解释:在我们中国那个地方呢,火锅,汤是煮肉的,有炉子,你知道?还有肉,切好,生的,跟汤分开上的。嗯,然后自己把它们搞熟。那烤牛肉呢?也是,我们喜欢自己烤,不是现在这样。你的明白?越南伙计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他坚定地表示这些就是她要的,然后不耐烦地走开了。艾米明白,他心里大概在说:都给你弄好了你还想怎样?
看着伙计的背影,艾米也觉得自己在犯贱。凭良心说,三文鱼和牛肉的味道都不错。“火锅”汤里面放了新鲜菠萝和小青柠,味道酸得自然;烤牛肉加了芝麻和白糖,很脆很香甜,用透明的薄米饼卷着吃,里焦外嫩,别有风味。
吃完饭,艾米走到顺化护城河边,想到这座城市曾经是越南的帝都,就猜可能以前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无论吃什么都是依赖下人,所以这里的火锅和烧烤就没有自食其力的风气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