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到头便坦然走入了寂静

17-07-10

Permalink 18:22:55, 分类: 朗朗日记

浪到头便坦然走入了寂静

时尚王子出家当和尚,最为难的,是身边的女人们。他并非不爱,只是更享受寂静里的浩瀚。
他是Vogue主编人称时尚教主Diana Vreeland的爱孙,15岁打电话给祖母要求上工,翌日便被指派给时尚摄影大师厄文·潘(Irving Pen)与理察·阿维东(Richard Avendon)做学徒,从此,结束巴黎街头飙车魔头生涯,正式踏入摄影圈,相机,成为终生伴侣。
在时尚圈叱咤风云15年后,忽然对静坐冥想产生兴趣,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母亲病危,更刺激了他探索生命意义的动力。决定出家后,最大的挑战,不是禁欲,而是该不该放下摄影机。
30岁那年,他价值不菲的相机店被窃盗一空,这个转折点,让他异常欢喜,拿到巨额保险金后,从此无忧无虑地跟随上师学佛。他告诉挚友明星李察吉尔:“我心欢喜得要满溢出来了。”父母离异后,师父成为他的父亲,他事亲至孝,烧水端茶样样来,此外还扮演秘书与翻译,师父没体力讲经,便由他代劳。
史上第一位被委任为藏传寺庙住持的西方人,1954年出生于瑞士,后随父辗转于德国、摩洛哥直至13岁,因父亲就任于联合国而举家返美,被送往寄宿学校期间,因一时难以融入美式生活深感孤寂,相机变成生活中的玩具与救赎。
1985年出家1998年拿到相当博士的格西学位,然后返回纽约协助日渐年迈的上师,打理纽约西藏中心的日常事物。此后,借由自己的摄影专长,以及全球社交圈人脉,举办摄影展,为重建寺庙募款。李察吉尔说:“他坦然募款的方式很优雅,因为这都是为了别人。”2012年,他相当意外地,被指派为自己募款重建寺庙的住持。
穿着拖鞋也要擦得雪亮的和尚Nicholas Vreeland(Rato Khen Rinpoche)说:“穆斯林人认为,愚者期望改变所有人,一般人则试图改造世界,智者,只改变自己。”这始终是尼可拉斯的座右铭。他自认没有远大目标,一心只为驱动自我的改变,至于,能做什么,便只有尽一己之力帮助别人,做多少算多少,不勉强。
自幼跟着外交官父亲周游列国,进出上流社会圈,衣着讲究如王子,精致的时尚定制服,与永远雪亮的意大利定制鞋,让他出入都被最闪亮的女孩们包围。他说:“出家最大的顾虑,是自己喜欢女孩,戒除欲望是一大考验。”怎么也没想到,一旦真正出家了,反而轻松自如,毫无困难,彷彿生来便该如此,他对自己适应寺庙生活的状态相当满意。
当朋友对着他那双擦得很“时尚”的亮晶晶拖鞋讪笑:“你看,做和尚仍无法摆脱他对待鞋子的习性。”他尴尬地回头辩解:“这样才耐久啊!”无论是昂贵的定制鞋,还是便利的大众化拖鞋,他善待物资的方式始终如一。时尚圈的王子也好,小和尚也罢,穿在脚上的,永远干干净净。
当他说出:“我需要帮助!”时,姿态依然娴雅,不扭捏作态亦未感羞辱,这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别人。因此,手中的相机,亦未斟酌是否犯执着戒而放下,这是募款工具,举办摄影展,可以帮助更多人,何乐不为?每当学习进阶一次,他都会问师父:“是否该放下相机?”师父一秒也不想地说:“带着你的相机出门吧!”照相早已成为本能,他实在太喜欢拍照,以至于恐惧地反覆自我检验是否“执着”,因为修行阶段每上升一层,就要检视一回执着的深度,他害怕自此陷入拍照的深渊,再也无法摆脱了。
原来,拍照的欲望,比迷恋女人还可怕。当上住持后,他仍需对抗这件事:“几时能放下最爱的相机?”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