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贾蔷为何不是贾珍男宠

17-07-16

Permalink 01:13:17,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贾蔷为何不是贾珍男宠

关于贾蔷,有几个疑点绕不开。
今天说说贾蔷为何不是贾珍男宠。
贾珍收养贾蔷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贾珍避嫌,让贾蔷搬出去另过。
那么,有没有可能这种嫌疑是贾蔷是贾珍男宠?
我以为不是。
理由有三。
第一,《红楼梦》对贾珍性取向描写很明确。
贾珍喜欢女人。
第二十五回,薛蟠眼里:
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工夫的。
虽然有个等,含了贾赦贾琏贾蓉贾芹等人,但贾珍无疑是其中杰出代表。
第六十四回,贾琏眼中:
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
也就是说贾珍贾蓉有父子共同占有一个女人的嗜好。
贾琏薛蟠可是贾珍贾蓉父子铁哥们,一处混的,什么坏事没干过。这两人都如此说贾珍,那是证据确凿了。
再来看贾珍性经历。
只是秦可卿、喜鸾佩凤、尤二姐尤三姐而已。
贾琏这样滥淫之人,小说也曾提及“拿清俊小厮泄火”和“內有娇妻外惧鸾宠”。
薛蟠也曾有“龙阳之兴”,误将湘莲当作男宠。
忠顺亲王是“断断少不得“玉菡。
可是偏偏红楼第一滥淫之人贾珍,从未提及男风。
即便第七十五回贾珍聚众喝酒赌博,其间两个十六七岁的娈童也是供薛蟠和邢大舅取乐,贾珍半点未沾。
可见,贾珍虽是红楼第一滥淫之人,性取向却十分明确,那就是不爱武装爱红妆,他只爱女人。
第二,贾珍毕竟是贾府族长。
贾政是“诗酒放诞之人”,为族中子侄做榜样,也少不得板起面孔道学。
第五十三回,宁府收了田庄乌进孝上缴的年货:
这里贾珍吩咐将方才各物,留出供祖的来,将各样取了些,命贾蓉送过荣府里。然后自己留了家中所用的,余者派出等例来,一分一分的堆在月台下,命人将族中的子侄唤来与他们。
这是族长的责任。贾珍再混账,还是知道内外有别的。
又:
靸着鞋,披着猞猁狲大裘,命人在厅柱下石矶上太阳中铺了一个大狼皮褥子,负暄闲看各子弟们来领取年物。
说明贾珍还是很享受族长的权威和责任的。
看见贾芹也来领,贾珍道:
“我这东西,原是给你那些闲着无事的无进益的小叔叔兄弟们的。那二年你闲着,我也给过你的。你如今在那
府里管事,家庙里管和尚道士们,一月又有你的分例外,这些和尚的分例银子都从你手里过,你还来取这个,太也贪了!你自己瞧瞧,你穿的象个手里使钱办事的?先前说你没进益,如今又怎么了?比先倒不象了。”
姑且抛开贾珍做的坏事,但他这番教训贾芹,倒是合情合理。接着他又摆出族长的派头,训斥道:
“你还支吾我。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你到了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这会子花的这个形象,你还敢领东西来?领不成东西,领一顿驮水棍去才罢。等过了年,我必和你琏二叔说,换回你来。”
可见贾珍尽管内里不堪,外面还是要装出个族长样子的。尽管他好色如命,见了可卿便忘了族长根本,但也只是可卿而已。其余事情,不至于使得贾珍不管不顾,去发展亲侄儿做男宠。先不说贾蔷不是可卿,那么好控制。一旦传出去,贾珍的族长就完了。可卿的事情贾府上下还会替他包着,设若贾蔷是男宠,贾蔷便是贾府子孙,任是谁也不敢包,包不住。所以于贾珍而言,和可卿爬灰,与包养贾蔷相比,其实后者的风险更大。
再者,贾珍如真有男宠之兴,和贾琏薛蟠一样,外面清俊的小厮娈童多了去了,不必偷偷摸摸,又无风险,何苦要舍易就难自找麻烦自寻晦气?
第三,贾珍对贾蔷是真好。
从贾珍对贾蔷的照顾来看,收养,宠溺,给房舍搬出去过,又给谋了去姑苏采买戏班子的肥差,让贾蔷成为贾府戏班子的实际管理者,其后又反对贾蔷和龄官的感情,贾珍的本意都是为贾蔷好。这不是对一个男宠好做的事情,也不是对一般族中子侄做的事情,而是一个父亲对儿子做的事情。
综上所述,无论贾珍性取向,还是贾珍族长身份,以及他对贾蔷的苦心,都使我们相信,贾蔷并非贾珍男宠,而是贾珍私生子。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