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化的喰种,被消费的人性

17-09-05

Permalink 05:24:24, 分类: 影视赏析

被美化的喰种,被消费的人性

很久没有这种直观的观影感受了,看了《东京喰种》,从电影一开始直到完结后几个小时,我的胃都在翻滚。这既是生理性的对电影里面各种吃与呕吐的呼应,也是心理性的对喰种的压抑的感同身受。
有一种生物,几乎什么都吃,只是不吃同类(极端情况下也吃),它叫人类;另一种生物,除了人类,什么都不吃,如果不吃人它会饿死,它叫“喰种”——Ghoul,译为“食尸鬼”并不准确,因为它已经进化成更爱吃新鲜活人甚至互食。
如果要你选择,你站在哪一边?答案当然是不假思索就能答出的,我们人类好不容易爬到食物链的最顶端,不可能反过来成为猎物,让人类成为它物的食物这一想法,具有先天的不正确。
但《东京喰种》就是挑战这种“不正确”,以前不理解为什么一部关于吃人怪兽的漫画能够成为日中两地的青少年间的畅销书——看了电影方才明白,它不是因为血腥暴力,它的禁忌性在于:它颠覆了人类统治地球的道德正确性、所谓“道统”,继而也在青少年当中颠覆着成人社会的“道统”,漫画甚至搭建了庞大的喰种关系网,呼应的不外是人类社会的潜规则。
看了这部电影的年轻人,自然会问:为何成人世界的弱肉强食是正当的?为什么在地位、尊严上吞噬着比自己弱的阶级的人被誉为胜利者?而《东京喰种》里吃人的喰种只不过赤裸演绎了这一丛林规则,就要被人类猎杀?更何况,强有力的喰种杀人,弱无能的喰种捡自杀者的尸体为生,但被猎杀的往往是后者,这公平吗?
当然,这些问题也真是只有年轻人、小孩会问。一个中年人看《东京喰种》,会对里面那些循环的吃和被吃会心一笑,似乎这是一个已经无需解释的寓言。而正是这种“会心”令人毛骨悚然。
《东京喰种》的巧妙在于,它的主角本来是一个人,内向善良的大学生金木研,因为一次差点被喰种吃掉的约会,被移植了喰种的内脏,因而变成半人半喰种,他在这两种不相容的种属之间的挣扎便成了本片最大的张力。金木研一开始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喰种化,宁愿饿死都不吃“同类”——人;可是悲哀的是,他已经不再是人的同类了,只有喰种大家庭愿意接纳他。
中立者为主角金木研
中立者为主角金木研
20区的喰种咖啡馆想了一个可怜的办法,去解决金木研们的道德困境——原来不只他这种半人半喰种有这种困境,不少善良的喰种也有这样的问题,比如说同样耽读人类小说的小女孩笛口雏实。这办法就是去自杀胜地捡拾自杀者的尸体,好像那样就不构成杀人的罪责。
但在人类的角度看来,食自杀者和古代人易子而食都是一样的伪善。无论喰种多么委屈自我,忍饥挨饿,甚至为了与人和平共处强迫自己吞咽正常食物(哪怕事后呕吐大作),喰种就是喰种,它的宿命是彻底的悲剧:那就是它们最卑贱的求生手段也注定是背德的,既然这样,还不如与人为敌,放口大噬来得畅快。
这一切非常聊斋,尤其是鬼的困境和人的强暴这方面,聂小倩、席方平她们,在人间被忘恩负义,在鬼界受尽欺凌,她们就是弱势的喰种。人虽畏鬼,却知道鬼的软肋,知道鬼终不如人。《东京喰种》中也多次出现电视清谈节目里主持人们以喰种的食物禁忌开玩笑的片段,人们畅谈喰种嘴里各种美食都会恶臭,另一个镜头就是不愿意吃人的金木研饥饿呕吐的可怜样。

饰演金木研的洼田正孝的演出很卖力、慢慢自虐出美感了(苍井优则是另一种惊艳),相比之下人类方面两个喰种搜查官的设定非常幼稚可笑,令人完全出戏。喰种的困境令它们获得悲剧角色的严肃和深沉,人类角色则开口闭口为了正义云云,反而像自打鸡血一样没有说服力,这有意无意的反讽更是挑战着观众的自觉道德站队。
喰种是心魔,上半部电影比下半部更好看是因为前者是金木研独力与自己的心魔斗争,是心理片,后者是与人类斗争的闹剧。搜查官使用的武器,名为“昆克”,取自被杀的喰种身上的攻击性肢体“素子”,以毒攻毒,是心魔外化的隐喻,可是被拍得像七十年代特摄片一样简陋,观众也就难以想象喰种被自己亲人遗体攻击时的悲哀了。
比之岩明均《寄生兽》、浦泽直树《怪物》、谏山创《进击的巨人》等相似题材的异族相虐/自虐漫画的严肃,《东京喰种》摇摆在哥特偶像剧与禁忌片之间,太多的“美型恶役”模糊了可供深入的伦理深渊,归根到底是流行文化的一种消费行为。卡夫卡《变形记》作为潜文本存在,在某些瞬间闪现(比如金木研差点吃掉自己唯一的人类朋友之时突然自觉的悲哀),但我想不会有人在意。
相对于漫画,电影也存在美化喰种的倾向,少谈喰种吃人时的残暴,多谈喰种的无奈和遭受的报复——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能不让我想起日本战后的某些反战文艺的倾向,就是把日本描绘为战争受害者的同时避而不谈它作为施害者的一面。到电影结尾,基本上只剩下咖啡馆里一群善良、俊美的好喰种了。
喰种的挣扎和自欺,人类的恐惧和麻木……这些都大有可以挖掘的地方,可惜电影版《东京喰种》都没有深挖,和《银魂》等许多改编漫画的电影一样,到后来都沦为Cosplay,这也是流行文化的一种自我萎缩和自我退护。也罢,如果整个社会都是克尔凯戈尔一样深刻的人,那也颇恐怖的。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