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如何被亚马逊改变?

17-09-08

Permalink 00:24:08, 分类: 佳作转载, 读书闻香

阅读如何被亚马逊改变?

2007年的时候,由在线图书售卖业务起家的亚马逊公司虽然早已将业务范围推广至各类日用百货领域,但“图书”仍然是他们的代表性业务。因此当他们推出“Kindle”这个电子书阅读器时,大家也觉得顺理成章。10年的时间过去了,Kindle已经深刻地改变了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阅读习惯。去年,《时代》杂志也在自己“五十大最有影响力科技产品”的评选中,将Kindle评为了第28名。
去年才加入公司的亚马逊中国副总裁、亚马逊阅读中国区总经理艾博儒(Bruce M. Aitken)对此也深有体会,“阅读是亚马逊的DNA”,他说。在加入亚马逊之前,艾博儒拥有20年高科技行业的资深从业经验,在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亚太区服务超过15年,深谙中国市场。
2013年6月,Kindle电子书阅读设备正式登陆中国。尽管晚了几年,但中国的读者们对Kindle的热情证明了传承几千年的阅读体验仍然有提升的空间。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了Kindle销售数量全球第一的市场,内容也从一开始的2万多本电子书变成近50万本。
“亚马逊阅读的目标是为中国读者提供最好的閱读体验。”艾博儒在亚马逊中国首届“创新日”活动上如此说道。为了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创新”就成为了一个关键词。
有不少例子可以说明创新给阅读带来的改变,比如图书的精准推荐和跨文化出版计划。
“亚马逊现在有750万纸书选品和50万电子书选品,我们正在通过不同用户的阅读习惯给他们精准的推荐,免除他们在海量书中寻找的痛点。”艾博儒对我们介绍道。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亚马逊的编辑推荐体系也能将更多“小众”的好书推荐给用户。
在跨文化出版这部分,因为很多国外读者不了解中文和中国的文化,为了加强文化间的交流,Kindle在中国和美国建立了一个亚马逊跨文化出版团队,负责挑选中国的优秀作品翻译出版,其中有5本书曾经排到亚马逊美国网站亚洲文学榜第一名,里面就包括路内的《少年巴比伦》。而就在今年的北京书展上,亚马逊也为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小说《高兴》的英文版举办了全球首发仪式,这也是亚马逊第一次为一个中国作家做这件事。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亚马逊对本地化阅读体验的重视。今年6月,亚马逊联手中国移动咪咕公司一起合作推出了专为中国市场定制的亚马逊Kindle X咪咕电子书阅读器,将更丰富的网络文学内容整合到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内,让中国的年轻人既可以读Kindle原有的46万余本电子书,还可以更方便地阅读他们喜欢的网络文学。
如今,创新的因子正在帮助亚马逊公司不断革新自己。全世界读者的阅读体验将如何发生新的变化?艾博儒接受了本刊采访。
三联生活周刊:去年你们推出了高端的Oasis,作为最新的高端产品,这体现出了亚马逊哪些创新的地方?
艾博儒:Kindle Oasis是我们最轻最薄的一款Kindle,也是我们最高端的一款Kindle。这款产品采用全新设计,翻页按钮,随机配有皮质充电保护套,通过独特的双电池充电系统,能够提供数周的续航时间。这个产品整体的设计理念就是让读者忘记他在使用一个设备,就像在读一本真书一样。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下一代产品的创新方向会是什么?
艾博儒:我们的理念是希望人们看书的时候把注意力集中在书上而不是集中在设备上,让你的设备在手中是感觉不到的,让人沉浸在书里面,而不要关注设备。我们的设备要做到轻薄,待机时间长,保护眼睛,我们会沿着加深用户体验的路走下去,让他感觉到手中无物,不感觉到是有重量的东西,完全是在阅读上。
三联生活周刊:Kindle相比纸书最大的优势是可以收集数据,亚马逊可以掌握很多用户阅读的数据,但怎么利用它更好地为用户提供服务?
艾博儒:大数据是亚马逊非常强的能力,我们在中国已经13年了,2004年就进入中国市场,我们有13年纸书大数据,2012年Kindle在中国开电子书店,有5年Kindle电子书大数据。
我们确实看到了比较不同的阅读方式,有的人只看纸书,有的人只看电子书,最近很多人电子书也看,纸书也看。按照他们的方式,比如说出差不想拿一大本书,就拿他们的Kindle,如果在家里的话比较喜欢看纸书。为了满足读者的不同阅读需求,我们每一个月都会推出一个榜单,看这个月最受欢迎的书是哪一本,最热最新的是哪一本,这都是从我们的大数据中挖掘出来的。其次,我们通过大数据也可以帮你找到你的下一本书。非常有意思的是,现在大部分我看的书都是Kindle推荐的,非常理解我想看什么书。大数据真正地可以帮助读者找到他喜欢的下一本好书。这个大数据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帮助。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也提到了有越来越多的人同时阅读纸书和电子书,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不同的阅读体验变得更加和谐?
艾博儒:把电子书和纸书的团队连在一起,做亚马逊阅读团队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不觉得读纸书和读电子书是相反的两件事,而是同一件事,都是阅读。你今天想看一本书,无论是看电子书还是看纸书,都是在读书。而且有一些书,你要看到非常漂亮的图画,可能Kindle上看到的没有跟纸书一样的感觉。因此我们的希望是,按照客户的要求,你想看一本电子书,我们就推荐给你一本非常好的你会非常喜欢的电子书,你喜欢看纸书我们也推荐给你非常喜欢的,这由客户自己来做决定。用手机也可以看,如果你的Kindle没有带来或者是没有买Kindle,也可以用手机,我们也有App,而且也有相应的功能,方便你好好地读书。纸书和电子书都可以。
三联生活周刊:很多的读者喜欢用听书这样新的方式来阅读,以前是用眼睛看,现在用耳朵听,你们怎么看待这样的趋势?
艾博儒:你说得对,我们内部也一直在讨论听书的功能。既然读者有这个要求,那我们要想到能满足这个要求的办法。但目前我们还没有具体的计划能与大家分享。亚马逊在推出一项新的服务之前,必须通过很多苛刻的要求才行。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用户在阅读时有了社交化的行为,你们有什么创新的举措来提升阅读时的社交体验?
艾博儒:这也是中国比较领先的方面,美国也有这个习惯,可是没有中国读者这么广泛。我们已经在Kindle上开了一些功能,比如说Send to Kindle,你可以把从微信看到的文章发到Kindle上去看。第二个是微信分享,读者可以把他喜欢的一本书的一段文章转到朋友圈,转到微信,分享给大家。我们希望把中国客户喜欢的功能变得更简单、更直接,以中国读者更喜欢的用法去做。
三联生活周刊:请谈谈你对“创新”这个词的理解,“创新”这个概念如何改变“阅读”这样一个人类几千年都没有怎么变化过的东西?
艾博儒:阅读确实是几千年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但我觉得比较创新的一部分是以前书是那么贵,谁都没有办法轻松获取,更早之前很多人都不会念书,全球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人不会念书。刚才我们说到了创新的一部分,也就是书路计划,可以把一些Kindle拿到偏远地区的小学、中学,让他们读书的机会多一些,让他们享受跟城市同等学习的机会,我觉得这是第一个创新。第二,Kindle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设备,大部分设备的卖点是“所有都可以做”,可以打电话可以看电影可以读书,什么都可以做。Kindle就是专注于阅读,贝索斯说这不是一个手机,我不允许它变成一个手机,这是一个读书的设备。第三个创新就是大数据,帮你推荐好书,帮你了解到你下一本有可能看的好书是什么。我们的创新是围绕着贝索斯提出的理念,任何客户均可在60秒内获得任意一本书,这是一个很难达到的理念,我们一直朝这个方向在努力。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