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场景

17-09-30

Permalink 02:02:30, 分类: 影视赏析

电影场景

看拍电影尤其是看在户外拍电影,我觉得比看电影还有意思。电影里看见的那些个城市街景,不一定真的就是那个城市的街景。电影故事发生的场景往往是一线大城市,纽约、芝加哥、旧金山。要城市停顿半天拍摄一个电影场景,费用是天文数字,市民也受不了三天两头生活因为拍电影而被打烊。所以一些相对便宜的城市一角会装扮起来,暂时获得另一个城市的身份。多伦多就因此经常获得假装是纽约或芝加哥的殊荣,可能是因为同为北美东岸城市,城市场景有许多类似的地方。住在多伦多时,如果发现某条相对偏僻的街上停满了大货柜车,满地扯着电线,就知道附近在拍电影。
要制造出另一个城市的感觉,必要的大型道具不可少:“两头乌”的美国警车出现在大街上,给一向平和的多伦多增添了荒谬的紧张气氛。好像任何发生在美国的故事都少不了警车出场。街头报箱套了一个套子,《多伦多星报》的报箱变身成为《今日美国》。有一次市中心的学院街上甚至出现了“芝加哥警察局”。我惊愕之余走出去五百米,才想起这幢每天都路过的建筑其实是安大略省血液中心。多伦多大学医学院门前的大草地曾被用来拍战争戏,全副武装的几十个人拼命奔跑,头上有洒水车制造出一场方圓一米的瓢泼大雨,不知是不是假装在越南。
多伦多的市政厅是一对括号似的建筑。也许因为这莫名其妙的形状,它曾经出现在恐怖片里。我在市政厅登记结婚时还不知道这一点,后来才发现市政厅曾经是《生化危机》里的浣熊城。浣熊城在电影中的设定是一座美国中西部小城,不知道为什么导演看中了加拿大第一大城市的市政厅作为病毒来源浣熊城的地标。生性友好、心胸开阔的多伦多居民并不计较美国人这些抹黑行径,照样在浣熊城里乐呵呵地结婚离婚。到了冬天,市政厅前广场的喷水池会变成溜冰场,人们在白色的冰面上踩着彩灯的光和影一圈圈旋转,像圣诞节的音乐盒。这样的冬夜美景不只是电影里才有。
牛津与多伦多的不同之处是,出现在牛津的人形形色色,一切皆有可能。在多伦多的街头若是看见一个身穿天蓝色亚麻西装白色长裤、头戴奶油色巴拿马草帽的人,几乎可以百分百断定附近在拍电影,因为不可能有人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穿。然而在牛津,他可能真的只是一个过路人而已。一次忙着去买菜的路上,我看见路边站着个穿长袍的神父,真以为遇到了一个神父。走没多远又看见了几个修女,我想会不会是在拍电影呢?但是又想这里是牛津,她们可能真的就是修女。又走没多远,看见了两个手持盾牌上有白底红十字英格兰徽章的骑士,这才敢断定是在拍电影,因为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骑士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