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是如何借游戏跨界人类学的

17-10-01

Permalink 23:33:47, 分类: 佳作转载, 朗朗日记

日本人是如何借游戏跨界人类学的

《怪物小精灵GO》的(Pokémon GO)自从于2016年3月开始在日本进行内部测试,其势头立即锐不可挡地席卷全球。游戏正式发布后,任天堂两周内的股价暴升了100%,到8月份全球下载次数已超过1亿次。而也因各地大受欢迎,也因此惹来不同的话题,反应正反兼备。

从好处来看,游戏把大量玩家动员至户外集结,由于他们要在身处场景中去捕捉精灵,故此需要在社区寻幽探秘,间接也增加了人际往来的机会,令现代社会的冷漠感得以消弭。
但与此同时,也因为沉溺者众,不少人在驾驶时也分心忙于捕捉精灵而引起车祸,在台湾问题尤其严重,自游戏上市后一个月内,已有超过两百人遭票控违犯了交通法律,可见影响之深远。内地也因安全问题,而不开放市场给《怪物小精灵GO》,否则不难想象同类事件也会大量出现。
其实开放数月后,热潮曾一度稍息,但随着2017年6月更改了道馆对战机制,其推出了团体战,再加上7月23日开放了急冻鸟及洛奇亚的捕捉,于是热潮又再东山再起。在香港,此时此刻不难看到三五成群的玩家在街头聚首一堂等待猎物,加上时值暑假,就更加促成了投入热潮的人数再创高峰。
李维史陀的思考
中泽新一是《怪物小精灵》的忠实粉丝及长期资深研究者,早在任天堂于1996年开发《怪物小精灵》供GAME BOY用的时候,已经著书分析加以关注。面对2016年的新版《怪物小精灵GO》的全球风潮,他即以《怪物小精灵的神话学》来予以回应。
他直言《怪物小精灵GO》背后建构世界的理念,一切可以结构主义大师李维史陀(在大陆的另一译名是列维-施特劳斯)的名作《野性的思维》(1962)为参考蓝本。正如Patrick Wilcken在《实验室里的诗人:李维史陀》(2012)中的分析:“他要提出的核心观念是:所谓的‘原始人’其实就像现代人一样,是受到一种无利害考量的认知好奇心的驱使。不管是在澳洲中部和墨西哥的沙漠,还是在菲律宾和西非的森林里,原住民族群都会系统地收集知识、并以一种具有逻辑严谨的方式把取自周遭环境的信息综合起来,过程中建立起一套百科全书般和富于细节的知识。例如,菲律宾民答那莪岛南端的哈努诺人命名了四百多种动物,包括六十种海水软体动物;墨西哥的特瓦人能辨别超过四十五种蕈菇和木耳。……李维史陀从全世界的民族志采样,以证明各地原住民的观察细致入微,对事物形容的精准近乎诗的境界:特瓦人有四十种形容一片叶子的方法,而加朋的芳人则有各种细致的方式描述‘风、光、天色、水波和海浪、水和气流’的细微变异。”
大家不难发现,上面的论述分析,与《怪物小精灵GO》的世界建构极其相近。而当年李维史陀此杰作,其实是被贬斥为逻辑、科学的对立面,被视为是蒙昧、含混的体现,此所以日本人借游戏而把当中的世界观复活承传,未尝不是一种人类学上的跨界创举。
当代人的“野性思维”
由李维史陀的文字回到现实世界的实践,书中牵及的也是当代人的核心关注部分。如果我们回头审视,当代人的而且确逐步走向丧失“野性思维”能力的状态,整体而言想象力低落不堪。
而所谓神话的创造力又或艺术的生命力等,前提正是透过人类的“野性思维”,透过面对巨大不明的世界,从而去收集不同的情报,加以组织编收,以此作为数据库,以便将来加以运用发挥成就出创作的过程。
而当代社会中的均质教育,正好令人的感觉及思考趋向商品化及同质化,令到大家都排斥异常的想法及行为,也可以说令彼此在社会再没有可供容身的自我空间。而有趣的是,电玩游戏本来正是催生均质化的有效工具之一,透过手机及互联网的普及,每月大量推出的新游戏,早已被孩子及年轻人口袋中的财富吸干。
但也正在此游戏的全盛年代,《怪物小精灵GO》正好为玩家重新注入一种“野性思维”,以唤起大家潜藏于基因中的成长动力,希望可以在现化的商业化土壤上,去保留一种原始,甚或看似是幼稚的野性元素。
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物多样性,如以前的说法就是有一“森林之神”存在,而对热衷于搜集昆虫样本的孩童来说,“森林之神”正好存活于彼此的心中。而今时今日肩负起此功能的正是计算机自身,把“小精灵”的分类及变身等一一热情编配,成为抽象意义上的“森林之神”。此外,《怪物小精灵GO》的另一关键是“赠与之灵”,也即是透过网络中的传讯,把玩家的心灵及想法紧密扣连,从而带出不可思议的满足感来。
用一个比喻性的说法,就好像吉卜力工作室1995年的作品《平成狸合战》,动画的结果是一众狸子放弃了和人类对战的策略,因为明白到只是一种螳臂挡车的想法,于是决定易容装身,化成人类的外貌,融入现实社会成为上班族去求存。可是一到晚上,大家就会齐集偏僻的公园,在月光的映照下,露出尾巴,化回狸貌,好好享受与良朋好友的共舞。
当中的象征意思深远,置于《怪物小精灵GO》上的思考,也是大家面对电玩世界不可逆转的洪流,从而去保留“野性思维”的绵力构造,好让我们活得不忘人类的初衷……
《怪物小精灵GO》的野性实践
所以当我们检视《怪物小精灵GO》的构成,就不难发现李维史陀的痕迹处处可见。首先,如面对物种的多样性,每一头小精灵其实均存在不同“种”的属性,可道是一种生态系的蓝图建构。整体而言有150种类,分属陆界、水界、空、山、草原及洞窟等,而且也有进化的层次,带出一种自由流动的体现。
进一步而言,不同的小精灵,可以再区分出15种属性,当中同时拥有一至两项。O是普通;F是火;W是水;T是电;K是草;I是冰;B是格斗;P是毒;G是地面;H是飞行;S是超能力;M是虫;R是岩;Y是怪物及D是龙等。此所以在水边生活的W小精灵,自然就是水性强。而同样在水边生活的K小精灵,就会有吸水维生的属性了。
而当中正好也引伸出源自我们中国的五行观念,当不同属性的小精灵需要进行战斗,火系小精灵自然难以抵挡水系小精灵的水掩火策略,同样地当后者遇上草系精灵,也一样会被吸干殆尽,被迫落荒而逃。
此所以简言之,就是参与游戏的玩家,可以从中感受到体内的“野性思维”,去把不知名的外在世界,加以编修重整以激化已经遗忘了的创作力。
《怪物小精灵GO》的成功,绝非偶然的运气所致。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