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佳节倍思吃

17-10-04

Permalink 03:05:06, 分类: 饕餮自语

每逢佳节倍思吃

街巿的菱角、花生,真是抱歉,我吃不出那时美好的味道。更别说现在家中没有小朋友,再不会特别准备灯笼荧光棒小蜡烛。
各大城市地铁站地铁站,铺天盖地的大型广告都是月饼。超巿卖的是月饼。电视上打的也是月饼。早在两个月前,已经在杂志上看到有推销月饼的宣传了。我们过节,符合现代人“行船先解缆”,千万别跑输的心态。
你看,你不急,觉得离中秋还早,但那高价位全香港最难买的半岛酒店嘉麟阁月饼一开售就卖清,那就中价的美心吧,到处都有分店平民亲切,对不起,奶黄流心一早就卖光,不会再出,明年请早。
这几年,想吃的月饼,不是贵又甜腻的那些高脂蛋黄月饼。小时候,家里总会有人送来一盒盒的月饼,吃都吃不完,父亲在卫生所做事,可能是一种低调的贿赂,小孩子不理这些,照吃。台湾的月饼大多是混合不同口味的,还有传统的绿豆椪加卤肉、蛋黄酥、芋头酥和我最爱的蕃薯饼,那小小圆扁的一个,一次可以吃五个。绿豆椪留给父亲,他爱吃,但月饼我只吃凤梨口味的,所以有人送新月饼我就抢着先拿走凤梨那块,其实没人跟我抢,妹妹爱吃红豆的,但小孩子独占心理,我把两个凤梨月饼藏在我书桌抽屉里。先吃一个,等着中秋夜,拿出另一个慢慢吃。

那些乡下的中秋食品,如今都没了,有一次家人回到小镇,在一家经营几十年的面包店看到蕃薯饼,白白一团几个小洞,一点也不起眼,但因为怀旧,它就像失散久违的回忆一样,在铁盆上闪闪发光。我们把这些回忆全部买了,老板笑呵呵,说在微波炉上热十秒,和新鲜的一样好吃。

要吃月饼,也要吃水果小食,柚子、菱角、杮子。还有大颗的花生。当造应节的水果,怎么样都好吃。我吃不惯香港卖的泰国柚,太大,没有香味。幸好这两年让我发现永安百贷每一年都有台湾直送的麻豆元旦,元旦就是柚子的一种,台湾的个子小小,但是甜,家里人一个人一颗,一箱一下就吃完。记得小时反而对元旦没兴趣,但那颜色亮橘的软杮子就爱,那一剥开就流汁,放到口中咬着小小的种子那脆脆的一响,很私密的和口腔有了一种交集,每次吃完,嘴巴全是涩涩苦苦的,前一分钟的甜美,代价是几小时全口的异样。后来几乎不再碰杮子,不管软的硬的。

一直到有次到日本餐厅,老板说刚由青森来了杮子,可以做杮子色拉,介绍我们试试,不好拒绝,但一尝真的不同,而且吃完后口也不涩,我想时间久远,杮子都不知改良得多进步,不留涩,也不像那时家里买的,小颗又有恪N抑患堑酶盖装詵{子,刚买太硬了,他把杮子往餐柜放着,结果忘了,太熟成了一堆水。散发浓浓的香气,在那个近中秋的日子里,一直笼罩着。

那时怎么那么爱吃呢?种种那中秋前后的食物,好似一条红线,串着串着,眼前出现像芭比盛宴那长餐桌,上面铺满了所有年幼时对秋季所有食物的想象,父亲有时回家带上一包菱角或花生,我们小孩努力的对付那长得如童话里竦乃牵胁坏街磺氪笕嗣前锸郑鞘忠徽劬投狭肆桨耄颐窍赶傅某宰牛硕嗍澄锷僖灿泻么Γ蠹叶汲缘慕蚪蛴形叮湎ё庞醚狼┌涯峭浣嵌枷赶腹瘟艘槐椤U庋某苑ǎ浇袢胀耆Т

哦,还有纸灯笼,美丽多彩的纸灯笼,要先准备竹条,要买透光的蓝色红色紫色的砂光纸,记得有一个叔叔每年都在中秋节前,叫我们先到小书局买好所有的材料,一个下午,他可以做好几个,那样的砂光纸,后来没有再见过,只有现在那幽幽的不透光的棉纸,印着各式的图案,不是圆型就是方型,我们那时不拿那种没创意的灯笼,小孩们每年一早就想好要一条龙、一只鸟或是一只青蛙,叔叔厉害的巧手,把竹片子一弯一曲,很快就做出模型,然后我们的工作就是把纸糊上去,小心翼翼的剪裁,有次妹妹剪坏了,大声哭了起来,父亲急忙骑着摩托车再到圆环旁的小书局再买一张。
怎么那时候的时间特别悠长,回忆极其鲜明,而父亲是如此的宠爱我们而我们不知晓呢?
后来流行烤肉,为什么中秋节要烤肉呢?没什么理由,或许让大家忙着翻着覆着几条香肠、几根鸡翅一大块牛排,不用悠闲没事干的静静坐着看月亮,火热喧闹又一个中秋,不要让回忆有机可乘。有一年回台北,才知道中秋烤肉是多么普及的中秋活动,晚上走在士林的街道,居然十有七八的人家,在门前骑楼下摆上烤肉架,搬了小桌小椅子,有一家的美发院还在做生意,但里头洗发的小妹小兄弟偷空就出来吃一块肉,再进去干活。这是台北巿?我彷如又回到那种家常乡下的生活况味,高高的月亮,白光撒下并没有什么特色, 既然不能到山里海边郊野,在一大片的低怀鲆椎脑乱估锕冢敲闯菐埖纳驮拢徒旁诩颐趴诳丛铝粒猜谩D鞘切埫袼婊Ρ涞闹腔邸

所以到了全民烤肉的中秋节,我的中秋情怀正式退役,我没有特别想吃的月饼,即便远在台北的老妹说:“有你最爱吃的凤梨月饼,怎样,要不要空投给你?”我还是没动心。我说凤梨酥香港到处有,权充月饼就行。我没有特别想吃的水果,那一大箱台湾麻豆元旦全给女儿,她爱得很。我不和她抢。再也没有特别贪恋的小食,除了每年婆婆都会准备一些小芋头,每人一个,一口就吞下。街巿的菱角、花生,真是抱歉,我吃不出那时美好的味道。更别说现在家中没有小朋友,再不会特别准备灯笼荧光棒小蜡烛。
原来,中秋节,是让小孩们开心的,哦应该说每个节日,只要不长大成人,都是为他们而设的,而大人们呢,小孩开心,他们就开心。
而月亮呢,那身为主角的月神,每年八月十五,我们抬头望着,长大成人的,总是要好好回想一次,所有已然远去的、不能再触碰的那些人。那圆圆的静静的远处的光,平等的覆盖着世界的人们,以及我们的童年回忆。我们一边吃着月饼,我想既然造不出比李白诗人更好的词句,就还是那句:但愿人长久。来对着月光许愿。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