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你的名字叫红

17-10-11

Permalink 21:31:47, 分类: 朗朗日记

珊瑚,你的名字叫红

我在欧洲到处闲逛,古玩店、跳蚤市场,还有一些拍卖会,总体觉得欧洲的文物杂项好像普遍没有中国的贵,即使偶见中国古董,好像比国内还要便宜。唯独稍有档次的红珊瑚,价格都高得惊人。比如中国明清时期的发簪,簪头是粉红珊瑚简单雕了龙或凤的,若在中国国内,最多也就是几百上千,但是在马德里的一家古玩店,这样的东西,只是一个簪头,却要价1000欧元。老外是认真的,他们通常不会乱开价,可见他是真觉得此物值这个钱。我就纳闷,喜欢红,似乎是中国人的传统,红红火火喜气洋洋,老外不是连婚礼都爱一身素白吗!为什么这种红色的有机宝石会得到他们如此重视呢?
其实地中海出产的沙丁珊瑚,品质是远不及日本海和台湾海峡的。日本海的阿卡红,有的深红如牛血,密度高,有瓷器一样的光亮,像红宝石一样纯净艳丽,甚至比起红宝石,更有一种凝重的浓艳之美。老玩家把它的红作了好多比喻,什么牛血红、鸽血红、辣椒红、蜡烛红,还有人说什么姨妈红的,无非都是想生动描述出它与众不同的红色。MOMO级的则粉得柔和靓丽,艳若桃花,中国古称“孩儿面”,就是说它的细腻光亮和粉嫩。当然也有人说它是桃花一般的粉红。在台湾和大陆市场,如果买到的是地中海沙丁红珊瑚,那就是眼力不济被以次充好了一把。沙丁有时候和阿卡几乎难分彼此,区别就在于日本台湾的红珊瑚更多白芯。有白芯不是瑕疵吗?但它瓷实细密,质坚色美,非同一物也!就像再好的俄罗斯白玉,也不能获得和田籽料的地位。其中道理,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明。

物以稀为贵,一定是这样的。但是,稀罕物还得漂亮,得与人类或者说某些民族的审美相契合。红珊瑚的漂亮自不待言,它生长的不易,使人寿显得渺小。首先是生长环境,常在深海,百年都未见得能长一寸。珊瑚枝布满了白芯虫孔,可取之材不多,珠宝级的部分更是少之又少了。
红珊瑚造假古已有之,将海竹染红是杀伤力最强的,因为两者都有相似的纹路。所不同者,海竹的纹理不像红珊瑚那么细密隐约若指纹。以颜色论,染色的当然呆滞,没有真正的红珊瑚鲜活亮丽。但是若非有专业的眼光,辨别起来也绝非易事啊!

红珊瑚不只是女人的饰物,虽然它较多地被加工成项链、手链、戒指、耳饰,据说宋美龄还用它做纽扣。红珊瑚雕件自明清以来一直都是摆设珍玩,清宫还会将造型优美的红珊瑚枝做成宝石盆景置之案头。藏传佛教把它视为佛家七宝之一,与青金石、绿松石、砗磲、蜜蜡等组合搭配,呈现出五光十色的高原气象。
我曾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家古玩店看到两件红珊瑚仕女雕件,一件阿卡,一件MOMO,不是地中海沙丁,都是中国清代的旧物,她们是怎么来到遥远而美丽的伊斯坦布尔,里面恐怕有永远无解的故事。因为开价太高,没舍得掏钱买。没想到大胡子老板看见我手上盘玩的一枚核雕,竟主动提出以桃红珊瑚仕女交换。核雕雕的是萧何月下追韩信,人物和马都细致入微,这个老外有眼光的。但是我要换他的阿卡红,他却死活不肯,只肯以粉红的MOMO仕女相易。最后,我要把与核雕串在一起的一个明清小玉圈解下来,他又坚决不答应。莫非他看中的其实不是核雕,而是这个又润又白的玉圈儿?

在欧洲,则极少遇见中国雕件,更多的是他们过去制作的红珊瑚饰品,胸针、项链、耳坠等等。那无疑都是沙丁珊瑚,但是他们丝毫不因此而愿意贱卖。也许在他们的概念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地中海和日本海之分,只要是深海珊瑚,只要质密如瓷,只要红得鲜艳热烈,就是珍贵的有机宝石,就应该是价格昂贵的。

刚才已经说过,红珊瑚的造假古已有之,于今尤烈,但凡值点钱的,无不有假。不说商店里的红珊瑚所从何来,到底是根正苗红还是科技红,究竟是阿卡红还是沙丁红,就是藏民身上戴的,也未必都是真的红珊瑚,染色的、塑料的,肯定远远多于纯正的吧!其实欧洲也是,我经常在街头或地铁上看到洋婆子脖子上挂着很夸张的红珊瑚,其实都是染色。真的红珊瑚,不管是艳若桃花还是深红如血,你常常躲藏在哪里?你红得就像西天的晚霞,是否只是一道迷人的幻影?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