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单身时代的涛声汹涌中相亲逆流而上

17-10-12

Permalink 08:34:39, 分类: 佳作转载

她说:单身时代的涛声汹涌中相亲逆流而上

社会越开放,婚不婚的就越不重要。但是,社会越焦虑,未来越不可测,婚姻就会变得重要。
崔老师在我结婚的时候说了一句经典名言:好饭不怕晚。
以今天的标准看,我结婚不算太晚,起码在30岁之前把自己嫁掉了。领证那天,等一篇稿子,结果晚到了很久,某同志在民政局门口等,心里想这家伙该不会不来了吧?看过很多婚纱照,新娘都差不多模样,也就不想再去凑热闹。婚礼也免了,我对大庭广众之下被摆布着做着做那心生抵触,再说,众目睽睽誓言不弃不离,结果一拍两散,怎么跟大家交待?在一个朋友的二次婚礼上,我们一群人想祝辞,百年好合,最普通的一句,马上有人反对,别呀,上次就是百年好合,万一这次又好合不了呢,犯冲吧?坏笑。然后就看到各种“整”新郎新娘的游戏,满场哄闹。算了吧,像我这种又懒又怕麻烦又不经折腾的人,婚礼不要也罢。
父母远在外地,也没提任何要求,估计鞭长莫及,女大管不着,嫁了就好,了桩心事。老妈偶尔不放心:也不知道过得咋样了?会不会受气?老爸答她:你娃是省油的灯不?
捂脸。郑重声明:姐是在大街上被人领回家的。有没有房产,有多少钱,是不是精英,一概不知。就看到一脸阳光灿烂。反正我也能养活自己,大不了离婚呗,有啥好怕?以前没靠老爸老妈,不也一切如愿?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哼哼!

于是,基本没动啥脑子就裸婚了。那些年,身边的同事裸婚的不算太少。请大家伙儿吃顿饭宣告一下,也就开始了少妇生涯。我记得当时午餐结束后,女同事纷纷被男青年的车接走,男同事在太阳底下一边步行一边感慨。看来媒体的没落,早就显了端倪。
那时,姑娘们都是怎么嫁掉的?有大学里就名花有主的,有工作后别人介绍的,有自己偶遇的,总之,相亲在那个年代并不太流行。而那时,却真正是姑娘到了二十七八就恐慌,就被认为是“大龄青年”的年代,没那么多人替剩女替单身辩护,它们也还不是潮流。
可为什么,那时没人逼着大二大三的女生相亲?反倒是在单身时代,在“独居”的涛声汹涌中,相亲(不管主动还是被动)反倒成了时尚?
我读大学时,家长们会暗示一下“该考虑考虑个人问题了”,顶多介绍熟人的孩子认识,但很少人会认真安排相亲。如今,据说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上,搜索“大学生相亲”能找到好些故事,知乎上很多人都在回答“90后年轻人被催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婚嫁这等私事,俨然变成了公开讨论的社会大问题。
按说,社会越进步越开放,对“结不结婚,和谁结婚”之类的隐私,越包容也越尊重,可为什么,当单身社会悄然来临之时,相亲,甚至低龄化的相亲却大行其道?
按民政部的统计数字,2015年,中国的单身人士超过2亿。对照一下欧美发达国家,会发现这是世界潮流。比如日本,2015年的人口总数比2010年减少了94.7万,预测到2060年,日本人口将减少至8674万。而2015年,50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的男性比例约为23.4%,女性约为14.1%。晚婚,甚至不婚,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这像是两条背道而驰的逻辑线——大家都知道大势所趋,却往另外一条相反的路上使劲。
社会越开放,婚不婚的就越不重要。但是,社会越焦虑,未来越不可测,婚姻就会变得重要——不管事实如何,起码心理上会有安稳的需求;家庭抗风险的能力,也会比一个人强。抱团取暖,好过一个人独战。
不过,相亲低龄化前面,其实应该加上一个限定词:女性。20出头被父母逼着相亲的多半是女生。这里头有一个关键因素,大学里的女生越来越多。换句话说,是优秀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选择好男人的几率相应变小,竞争加剧。
有统计数据说,2014年,中国高校本科、硕士、专科的女生比例分别是52.46%、51.65%、51.59%,这两年估计有增无减。《卫报》的最近报道说,英国愿意进入大学深造的年轻女性比男性多出三分之一,今年入读大学的新生中,女生比男生多出3万人。可见,在中外的大学校园里,女生的人数都逐渐超过男生。这意味着,就算大学里都能“你情我愿”,一部分女生也会无人可恋。
另有一组数据,到2020年,中国的剩男将达到3000万。但是,请注意,剩男大多数是“三低”,文化低收入低长相差,以中国的传统观念,A等男配B等女,剩男剩女们永远无法匹配。如此,女大学生的家长们,能不着急不焦虑吗?
而相亲及其“鄙视链”的背后,还有贫富悬殊和阶层差距。60后70后结婚的时候,对方有没有房,差别可能不是特别大。即便买房,首付20万,基本搞定。可现在的一线城市,有没有房,就是几百上千万的差别,这可是普通白领大半生的薪水,能不在乎吗?20年前,你是农村或者小县城的孩子,只要读个不算差的大学,前途基本可期。现在行吗?怪不得人家父母“歧视”凤凰男,赤祼祼的现实面前,爱情不是筹码的理想主义时常不堪一击。
马上,新入职的90后小同事就要举行婚礼了。小姑娘还在读书的时候,就领了证,幸福满满。这几年,别说在校结婚,就是在校生娃,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估计毕业典礼上的“带娃照”也让不少女生和家长们隐隐不安,一切都要趁早呀。既然未来那么不可期,既然房价总是在涨,进京指标说减就减,公司裁员说来就来,就得赶紧呀,连生娃都不能输在娘胎里。

你还会说好饭怕不怕晚吗?可是,婚姻真的能平复焦虑,一了百了吗?那些受伤的女明星们纷纷宣布:再也不会结婚了。还会有很多过来人告诉你,相比婚姻里的困苦,单身时的焦虑真不是什么事儿。
有时候,事情想得越简单可能越无畏。当初一个人在北京,我真没想过满城灯火里哪套房属于我,晃晃荡荡地嫁给了一个“陌生人”——差不多前30年,俩人完全不在同一轨迹上,没有任何交集。好在运气不差,玩游戏过家家似的十几年,也没出大纰漏。
至于未来,谁又能说得好呢?当年,一群人成双成对出去玩,我逗某人,你分析分析看,谁有可能分手?他随口说了一二三四,没想到一语成谶,前几对儿都被说中了,第四对儿是我们,结局不明中。这几年看到好几对80后“小朋友”离婚,很感慨地跟某人说:我居然没跟你离婚,多奇葩啊……
我们挡不了时代的滚滚红尘,只能在心里有那么一些淡定自若。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