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败的极简主义体验

18-01-01

Permalink 01:05:00, 分类: 幸福时光

完败的极简主义体验

周六晚上,读到极简主义标杆式人物佐佐木典士以及他身体力行的“断舍离”。此公的寓所里没有冰箱电视,没有案几床榻,只有20件衣物、一把电动牙刷和一台吸尘器。斗室如斯,悠哉乐哉。
乖乖,他不用牙膏?吸尘器不用换滤纸?他也不用电风扇、电吹风、电熨斗等小家电?
掩卷嘆息后环视我的存身之所,处处都琳琅满目,闲书与工作资料共枕,香蕉与笔墨纸砚同台。颜回箪食瓢饮,被他老师称赞为“贤”。看来我应该试试能否把周末的“闲”,变成孔老夫子说的那个字。
周日早上一睁眼,首先想到吃。民以食为天,所以无论是东北亚的人造地震,还是加勒比海的超级飓风,麻烦你们都先靠边站。按照极简主义标准,早餐不能省,但早餐用的桌椅板凳都罪孽深重。好,祈望照此办理为荷。
早餐并不繁复,但状况却接二连三。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牛奶杯子有些烫手,虽然餐桌就在眼前,但脑海里“噌噌噌”窜出几位极简主义革命先驱的光辉形象,还是赶紧把杯子放在了厨房地上。起身去拿面包时,一脚把牛奶踢翻了。
烤过头的吐司面包烫得要命,甩手扔在餐桌上。强烈的内疚感当即涌上心头,只好撕了张餐巾纸铺在地上,再用筷子把面包夹过去。手一抖,一片面包掉在了牛奶还没完全擦干的瓷砖上。
草莓酱瓶子不烫人。小心翼翼地把它从冰箱里请到地上,生怕它性如烈女不为瓦全。没有日本人的跪坐本事,只得箕踞自适,左手小半杯牛奶,右手两大片面包。刚准备大快朵颐,右腿上传来丝丝凉意。低头一看,原来是草莓酱从面包中间淌了下去。
这点儿小挫折,能阻挡极简生活再出发的脚步?!极简主义者要对家具家电做做减法了。阳台上的几把休闲椅已经自己休闲了两个夏天,一直在风吹雨打中静静承接世间飞尘。门口的五斗柜和鞋柜均已年久失修,漆面斑驳。卫生间里放着前任同事留下来的电吹风,用的时候好像屋里在跑火车。还有那个要么不喷雾、要么长流水的电熨斗,统统当断、当舍、当离,全搬到垃圾房去!
连同打扫卫生,赶在午饭前折腾完毕。再看室内室外都清清爽爽,顿觉轻松畅快。中午还在梦会周公,被社区打来的电话吵醒,里头的语气凌厉非常:“你扔的废弃家具?事先通知社区了吗?要么罚款120瑞士法郎,要么你立即取走!”
输人不输阵,战略再转进。佐佐木典士只给自己留下必要衣物,君心不为物累,小可见贤思齐。日内瓦街头就有旧衣回收站,既不用什么事先通知,也没有什么事后罚款。旧鞋臭袜破T恤,则直接请进垃圾箱。一番忙活后,看着衣柜里的西装衬衫如国旗护卫队一样整齐划一,成就感爆表。
晚饭后冲个热水澡,坐在沙发上回味这一天的辛劳与收获,想想明天上班后如何向小伙伴们吹嘘——糟了,今天又忘了去买袜子了,明天上午就有活动,可是旧袜子全都洗的洗、扔的扔,难道明天要赤着脚穿皮鞋,面不改色地去见外宾?
我把电熨斗放哪儿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