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死亡,就是属于你的时间用完了

18-01-09

Permalink 04:46:20, 分类: 幸福时光

所谓死亡,就是属于你的时间用完了

1

其实我今天本没打算更新的,我吃完晚饭,晚上7点多,我看着手机,突然看到一位朋友更新了。她文章的第一句话是,“前段时间艺人乔任梁辞世,好友陈乔恩发微博悼念,其中有一句说:‘生命是什么呢?生命是不知如何是好。’”看到这段话,我决定写这篇文章。

在乔任梁去世的那天,其实我已经开了这个号,当时也想趁着热点写一篇,标题都想好了。《乔任梁,他人都在谈论你的抑郁,我想和你谈谈时间和死亡》,最后作罢,因为我对他完全不熟悉,甚至他在电视里,在视频里的一个画面都没见过。想着这种话题,不适合我。

但今天触动我了。

因为朋友的这段话,也因为昨天被刷屏的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先生的死亡,也因为广州驴友国庆期间在贾登峪去禾木的徒步的路上不幸遇难。

张锐先生死亡,朋友圈里正好有几位他的好友,都写文哀悼。创业不易,深陷其中又有几个人能够自由。我们总想着赚够了钱,然后退休,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殊不知,一旦被绑架上那趟创业的列车,就难以下来。那些哀叹的人,都给自己一个警醒,希望能好好锻炼,不熬夜,定期体检等等。但实际上,一旦有应酬,一旦工作上分不开身,不也不顾及身体的奔赴了过去。“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多少人能够做到“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呢?

至于在喀纳斯徒步去世的那位,只能说求仁得仁,难过的是她的父母。这个季节已经那边已经下雪,没有很专业的设备,其实不易徒步了。当年我去的时候,是九月初,晚上都已经要穿羽绒了。在禾木也碰上徒步过去的驴友,一脸青春,或许那是她一段难忘的经历。徒步,自驾,跟团,无论那种形式的旅行,都还是安全第一。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就做多大能耐的活。可以不缺一颗冒险的心,也要有一副保护自己的装备和攻略。死亡,就真什么都没有了。

狄金森说,死亡是没有门窗的屋子。

任由风吹过。

2.

叶赛宁说,写诗并不难,难的是度过完整的一生。

在这个充满偶然的时代,谁又能保证安然度过一生。

前段时间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段话。今天清理了下QQ,把不常联系和不说话的人都删了。删掉的还有几位特殊的好友,已经不可能联系的人,他们早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们活得都不够QQ长,有癌症,有车祸,有触电。灰色的头像长期不会在亮起来了。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精美。绚烂不知,静美是肯定的。

有一次在国外旅行,最后一个晚上,大家集中到一个房间玩谁是卧底游戏,谁被猜中是卧底,就要选择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一般都会选择真心话。旅途中,其实这是比风景更难忘的记忆。轮到一位说真心话的时候,她说了些自己不算愉快的经历,大家都陷入了沉默。我突然想着一句话,就说:没关系的,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突然,大家都爆笑起来。刚才那股沉默被冲散,大家有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

这句“名言”也成了我们日后聚会常说的一句。

是啊,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人生不就是谁走谁留这么简单吗?

3

世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本属于他们的时间,没有过完,就突然被终止,他们甚至来不及给自己写一份墓志铭。就如那位徒步而意外去世的驴友,就如今天新闻里广州一起车祸,让两人意外死亡,就如“911”事件中近3000条无辜的生命,

如果你有时间安顿自己,会给自己写一份怎样的墓志铭?

诗人,大概是最喜欢给自己写墓志铭的群体了。

“这里躺着一个老派的女人,像个逗号。

她写过诗,大地赐予她

永恒的安息,的确,她的躯体

已不能参与任何文学派系。

一个朴素的坟墓?里面,唯有诗歌的正义。

这首简短的哀歌、猫头鹰和牛蒡。路人,

取出你随身的计算器,

用半分钟,测算一下辛波斯卡的命运。”

(《墓志铭》 辛波斯卡 胡桑译)

“此处安葬着普希金;他与年轻的缪斯,

与爱情和慵懒一起度过了欢乐的一生,

他没有做过什么善事,但是谢天谢地,

他可是一个好心人。”

(《我的墓志铭》 普希金 刘文飞译)

“享乐,权力,思想

安息于此。狂热已逝。

他们寻找真理,但找到时

却不相信。

如今死亡安顿欲望,

最终得以餍足。你无需怜悯

这归宿更幸福,胜过诸神

在上永生者。”

(《墓志铭》 塞尔努达 范晔译)

“玫瑰,哦纯粹的矛盾,乐在

众多眼睑下的无人之眠。”

(《墓志铭》 里尔克 绿原译)

4

人生能够从容知道自己何时死亡,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曾读过陆幼青的《生命的留言》,身患癌症晚期的他,在知道自己为数不多的日子之后,开始给自己生命写留言。那是2000年的事情了。一晃过了16年,他女儿都长大了吧。我不记得是哪一年读到那本书的了,反正是在大学里。

“人类惧怕的不是死亡的本身,而是往往与死亡如影相伴的伤痛和病苦。”

知道自己快死亡的时候,所有的留言都是充满善意,原来看重的很多东西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就拿陆幼青来说,他生前是一位既有知识,又非常富有的商人。汽车、房子、金钱和地位,他应有尽有,但是他只缺生命。

“在你去过的一座遥远的山里,向阳的山坡,

在一段久没有人走过的田埂,草丛中,

在枯涩昏暗的台灯光圈外,冷落的花盆中,

在为典礼而忙碌的皇家园林中,精致的圣坛,

有一些小小的,名叫做向日葵的植物在生长,

笑脸为形,真金如色,且懂得寻找阳光。

让我们入静,

意念春光,静享人生……”

这么珍惜生命的人,可惜没有时间在享受余下的人生了。陆幼青正是用自己的病痛和早逝、甚至还带着对生命强烈的“嫉妒”,来提醒我们: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呀!

所谓死亡,就是属于你的时间用完了。

或许在看透这些之后,会好好珍惜还活着的时间。

在明天正式上班之后,我们穿过那些拥挤的人群,也不在那么郁闷,毕竟我们都还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看看那些都还拥有自己时间的人啊。

悲苦都是幸福。

忙碌都是享受。

失恋都是收获。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