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一吻雷司令

18-01-09

Permalink 19:53:41, 分类: 佳作转载

冬夜一吻雷司令

冬夜一吻雷司令
葡萄酒的妙处就在于,你当下喝下去的这一口,一生几乎都再不会有同样感受。

这是巴黎最寒冷的冬日。就差那么一丁点,雨水就要跌破冰点成为雪花。这个时候的阴雨尤其烦人。打伞显得矫情,不打伞雨若钻进了衣服空子,让人寒颤打个不止。
就这样一路蜷缩着从自己家走到了友人家。1公里的路,即便下雨,走路也是最佳方式。
晚餐是海鲜。客人们都不约而同带来香槟。友人准备了足够的生蚝。现在正是生蚝肥美鲜甜的季节,即便不佐柠檬汁或红葱醋汁,味道已经足够让人大呼过瘾。香槟一杯接一杯,觥筹交错。欢聚时喝香槟,真是一记妙营销。
三瓶香槟之后,生蚝和其它海鲜已吃完。火腿和奶酪接力续上,我们从餐桌上顺势移到了适合半卧或瘫倒的沙发上,不用再端坐着,一下子被卸掉固定的程式,回到自己的舒适圈。友人的男友拿出来一瓶白葡萄酒,纤细的瓶身一看就是雷司令。不过,我一直觉得雷司令的中文名字翻译得虽然拟人又有趣,但未免太过刚硬,和这款酒本身的气质大相径庭。

“德国的还是阿尔萨斯的?”我问他。“阿尔萨斯。”我皱了一下眉。“怎么了?”他问。
巴黎买过几次阿尔萨斯产的雷司令,大都偏酸,于是我偏见地认为是巴黎人爱喝这一口的。就像他们的咖啡馆里的浓缩咖啡也都酸得要死一样。
我带着刻板印象稍微喝了一小口。“嗯,应该是我在巴黎喝过最好喝的阿尔萨斯雷司令了。”
雷司令,冷冽,清爽,带着秋天丰收的果子的味道。酒还没喝到位时,就差和雷司令的这甜蜜一吻,一切才被加码到刚刚好。这时候,看每个人都和蔼可亲,想每一秒过去都只萦绕美好与欢笑。
爱你,10摄氏度的雷司令,你比窗外只暖那么一点点,却恰到好处。
但最美妙的雷司令定要离开巴黎,去莱茵河喝。
从瑞士雪山脚下汇聚发源的莱茵河,还没等拾掇好自己就急急忙忙离开故国,一路玩走在法德两国的边境线上。从巴塞尔启程,搭乘以骁勇善战的“维京”勇士命名的游轮,跟着莱茵河水一起漂流而下,进入到一种难以名状的场景之中。是人与自然的搏斗和共处,人与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这是游轮在下一个春天到来前的最后一次出行——雪山积雪的融化正在逼近最小值,莱茵河的水位就快要承受不起大船的通行。彼时正值圣诞,欢声笑语,美梦童话,都抵挡不住一场忍了多时的大雪,让一切回归平静,浪漫中透着萧瑟,带出很多故事。
莱茵河左岸法国,右岸德国,像是隔开了水和火。几个世纪以来,法德水火般不相容,硝烟与悲歌充斥在河谷中,不分昼夜。不过历史也总是会出其不意地开那么个小口子,让浪漫去温暖冰冷和萧瑟。美食和美酒便是此处的浪漫化身,文化在这里融合。
船就停在河谷间,仔细张望,大概能看到葡萄梯田卧在山脊之上。就在这样依山傍水的绝佳背景中,开始了这一晚与雷司令的第一次亲密相识。
船长特别让随行的四川大厨老胡亲手烹制了一道水煮鱼来为晚餐开场。多么激烈的开胃菜!但从严寒的岸边小镇回到船上,在相隔万里的莱茵河上吃到一口乡味却是令人感动的安慰。
就在整个舌头都酥麻的时候,雷司令优雅出场了。先是一款2015年的年轻半甜型雷司令,就像是妙龄女子用清香的口气一扫厚重积压在舌苔上的麻辣,眼前随之一亮。一见钟情,未免如此。
全桌人聊天的兴致都被调动起来了,大家开始分享刚刚在童话般的玩偶商店里“擒获”的至宝,胡桃夹子当然首当其冲。同桌的德国人饶有兴致地为我们讲述了胡桃夹子的故事,在座的女生于是纷纷期待王子会在午夜驾到。

不知不觉间,第二只杯子已斟好了酒。2010年的半干型雷司令。它当然更显成熟,懂得酸甜之间的美妙平衡,甜香胜过香甜,丝毫没有让糖分抢走风头。感觉在颇有技俩地挑逗你的舌头,又像是只是单纯的贴心慰籍。
也许是进入佳境,时间过得更快,第二款酒还没尽兴就已收场。酒庄老板在讲述如何用不锈钢铁桶进行低温发酵时,我还在回味2010年的余韵,不知道这辈子会在何时何地与它重逢。
葡萄酒的妙处就在于,你当下喝下去的这一口,一生几乎都再不会有同样感受。
好的雷司令是可以等上很多年喝上一口陈酿的。这在白葡萄酒中并不常见。
13年前的葡萄,经历5000个日夜的变幻,最终成为这最后一口的甜型精酿,色如琥珀,质如绸缎。在糖分和酒精的博弈中,糖分占了上风。一顿饱餐之后,它就犹如一款液体甜点,浓缩果味精华,莫大的幸福感为这一天完美收尾。
这就是我见都没见过的雷司令。带着德国人的克制和深沉,法国人的随性和轻佻,与我一吻定情。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