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鲜花的同时,也撩拨一下杂草

18-01-14

Permalink 21:39:32, 分类: 驴游天下

看鲜花的同时,也撩拨一下杂草

“你为什么会一次次地来柏林呢?”我的德国朋友Matthias问我。
我突然有点愣住了,一时不知如何对答。说柏林美么?不太美,有历史古迹么?在欧洲大陆远排不上……“我想可能是因为柏林不那么完美,有种残缺、萧瑟的魅力。”
Matthias有点兴奋:“我也这么觉得,我在柏林住了几十年,见证了它巨大的变化,你看巴黎、伦敦随便哪个地方都是美的,可柏林不,以前我们穷,没钱剪草,能随处看到杂草丛生,现在有钱了,大家反倒不太习惯修剪了。而伦敦一定是整整齐齐的新绿啊……”
我俩继而聊到我下午去闲逛的哈克市场(Hackescher Markt,也就是柏林三里屯吧),做地产商出身的Matthias说尽管现在这里价格对当地人来说高得惊人,但买这里一直不会错,因为这是文化、物质、历史、现在汇聚的十字路口。“但你想得到么,就在90年代这里几乎是空荡荡的“废墟”……”柏林墙倒塌之后,位于东德的哈克市场附近好多房子都成了无人认领的“孤儿”大批空置的新老建筑、防空洞等等有特色的空间到了夜晚就被这座城市的年轻人临时占据,成了五光十色的夜场。“那时特别疯狂,你晚上在(哈克市场附近)街上走就能看各处闪耀的灯光,听到音乐的声音,人们会主动把你拽进随意那个夜场……”你不跳都会被那种解放,那种生动,那种活色生香打动而翩翩起舞。
那时每晚的夜场也不固定,人拉人人拽人就随时撑起一个场子。即使是有固定场所的夜场也不怎么赚钱,“酒保会把8成的酒送给客人喝。”虽然当时西德经济发达,物质腾飞,但柏林人感到柏林墙将他们保护在了汉堡或慕尼黑的资本主义之外,保持了低物价和一种新的波西米亚主义。“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一穷二白,但即使钱很少我们仍玩儿得转,酒是免费的,衣服我们自己缝……”80年代柏林夜生活的标杆人物Gudrun Gut曾这样说。
哈克市场的发展如同纽约SOHO,巴黎玛黑区等全球著名时尚区的历史轨迹一样,最穷也最酷最性感最无所谓的孩子们为这里带来了特殊的气质,人气、商业、物欲随之而来。地价抬升,派对散伙,国际品牌一一进驻,今天走在街头从Nike、优衣库到MCM,哈克市场几乎成了个摊开的大商场。穷孩子们的排队开到哪里,那里就能成为新的城市热点,在纽约是Bushwick,在柏林是Kreuzberg、甚至Neukolln。
来自伦敦的热门城中创意阶层汇聚地SOHO HOUSE在柏林的蒲点再自然不过地开在哈克市场附近,我走去看看的路上一边琢磨:这么好的“酒店”怎么会在这么个破街上呢?几乎论斤要着卖的旧衣服店对面就是便宜小吃店,卖各式性玩具的店拉帘关门有一搭无一搭地开着,转角一瞥,居然看到了杂草。
然而,我又想想觉得挺开心:嗯,这才是我第一眼就喜欢并爱到现在的柏林,它跟完美绝缘,它有种落难富家公子哥的感觉。但你绝对不会可怜他,反而,看看他再想想自己,会觉得仿佛自己的生活挺没劲,远不如人活得潇洒、单纯、尽兴。柏林,是真的活出了境界。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