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痴笔谈: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18-01-25

Permalink 21:55:39,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贾宝玉评价平儿:“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不过这样的好女孩,却没落到好人家。

《红楼梦》是一部以女性角色为主的小说,在书中提到的有名字的丫鬟就有七八十人。如果从这些人中选出一位“第一丫鬟”来,我觉得这个人非平儿莫属。因为论地位,论德才,在丫鬟里面鲜有人能与她匹敌。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说起来也很有趣,雪芹先生虽把山川日月之精秀统统赐予了这些女孩们,但真正完美的人却鲜见。无论是“十二钗”还是大大小小的丫鬟们,都多多少少有一些缺点。

但如果要在平儿的身上找出缺点来还真不容易,所以她应该是一个完美的,起码来说是近乎完美的人。

说平儿是第一丫鬟,首先是因为她的地位高。她的主人王熙凤是荣国府里实际的当家人。里里外外,大事小情都是凤姐儿一手张罗,因此平儿的地位就是凤姐儿的高级秘书,协助凤姐儿管人理事。

平儿之所以深得凤姐儿的信任,是因为她是凤姐儿的配房丫头。当初随凤姐儿到贾府来的一共有四个丫头,其他三个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下平儿一人。

而且平儿始终对凤姐儿忠心耿耿,本身又有才干,因此才被凤姐儿当做心腹,以至于还把她许给贾琏为妾。因此在荣府里别说是丫鬟婆子,就是太太小姐们也没人敢小瞧平儿。

贾母和王夫人地位虽在凤姐儿之上,但毕竟不管事,她们的丫鬟自然也就失去了锻炼的机会,只会陪主人吃喝玩乐罢了。而平儿不仅有权,而且德才兼备,这一点在丫鬟堆里没一个能赶得上她。

贾宝玉评价平儿:“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不过这样的好女孩,却没落到好人家。在这众多的丫鬟里,顶数平儿所处的环境最险恶。有句话说得好:“伴君如伴虎”。

凤姐这只母老虎发起威来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好几条人命都在她手里消失了。而她的另一位主人,也是她老公的贾琏心肠虽不比凤姐歹毒,但却也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只知道纵欲玩乐,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平儿夹在这两人中间,处境可想而知。可以说稍有不慎,就得把自己搭进去。但平儿却在这个夹缝里照应周全,用贾宝玉的话来说:“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能做到这一点,本身就说明了平儿的能力和心计。大概也只有她能把这两口子侍奉得如此服服帖帖的。

雪芹先生为《红楼梦》里的人物取名都有讲究,平儿这个名字也颇有意味。她仿佛就是一架天平,总是尽量平衡着各种利益集团的关系,并且这种协调工作做得相当出色。

比如她平衡凤姐与贾琏之间的关系。在拾到与贾琏私通的多姑娘的一绺头发时,只是“软语戏贾琏”。自然不会到凤姐儿那告发,选择了息事宁人。不过却因此抓住了贾琏的把柄,让贾琏不敢太放肆,可谓一箭双雕了。

她在凤姐儿小产,李纨、贾探春、薛宝钗“三驾马车”主政时期,是作为凤姐的代表协助“三驾马车”参与荣府事物的管理。但她深知自己只是个丫鬟,地位无法和这些奶奶小姐相比,所以给自己做了合适的定位:

一方面作为凤姐儿的联络员在凤姐儿与“三驾马车”之间起到沟通协调的作用,另一方面则全力支持贾探春的改革措施,树立探春的权威,压服对探春不满的丫鬟婆子们。

平儿的平衡与协调能力在这个时候充分显现出来。因此她也深得探春的尊重。贾探春是最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一般人她是看不上眼的,但她却视平儿为知己。

在得知平儿和宝玉一天生日后,便张罗起为平儿凑份子过生日,一个丫鬟能得到如此礼遇也是绝无仅有了。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平儿在大观园里的丫鬟们中是最有头脑,考虑问题最全面的一个。她总是处处从大局考虑,而从不意气用事。颇得儒家“中庸之道”的旨趣。这一点在“情掩虾须镯”事件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平儿在一次洗手时丢失了自己佩戴的虾须镯,后来得知是宝玉的丫鬟坠儿偷去了,平儿深知投鼠忌器的道理,如果把真相公布出来,恐怕这园子就不得安生了,而且于宝玉和其他丫鬟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因此还是选择了一种更稳妥和务实的做法。把坠儿偷镯的事只告诉了麝月,让宝玉小心提防。这样的做法不仅保护了坠儿和众丫鬟,也保护了平日和丫鬟们亲如一家的宝玉,也难怪宝玉要对此感动不已了。

更为难得的是,平儿在王熙凤身边多年,并没有应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古话,自始至终保持着她的善良本性。第六十五回,通过通过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之口说:“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做些个好事。”

雪芹先生写王熙凤和平儿之间的性格迥异,很像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和桑丘,用的都是一种衬托的手法。将性格特征完全相反的两人组合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反差效果。

王熙凤泼辣狠毒,平儿则是善良宽厚。如她周济刘姥姥,为邢岫烟送寒衣。在一些大是大非问题上,也从不随大流,站错队。

比如在贾赦要强行纳鸳鸯为妾时,她坚定地站在鸳鸯一边。在贾赦指使贾雨村夺了石呆子的藏扇,致使石呆子下落不明后她又大骂贾雨村是“饿不死的野杂种。”

在对尤二姐的问题上,尽管她为尽奴仆的职责,告诉了凤姐儿贾琏在外偷腥的事。但在凤姐接尤二姐进荣府,紧接着又对尤二姐疯狂迫害后,平儿便深悔自己当初的做法。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所有的人都对尤二姐避之不及,只有平儿对她悉心照料,让尤二姐感受到了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也有一丝温暖存在。但这也引起了凤姐儿的极大不满,把她叫去大骂了一顿:“别人家的猫会拿耗子,我的猫倒咬鸡。”

凤姐自然是不能容忍自己最近的人背叛她的,这也让平儿左右为难。在尤二姐吞进自尽,贾琏又无钱安葬之时,又是平儿偷出了二百两银子才使尤二姐入土为安。

不过平儿尽管对凤姐忠心耿耿,但也并不唯凤姐之命是从,她总是尽可能地做一些好事。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可以说是平儿在书中最闪光的一笔,平儿的德与才在这一回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事情的起因是贾府内的厨娘柳氏与迎春的丫鬟司棋和莲花结怨,偏巧王夫人的房里失了一瓶茯苓霜,而柳氏的女儿五儿却不知道这些事,让宝玉的丫鬟春燕替她捎一瓶茯苓霜给芳官。

结果被林之孝家的发现,而莲花又指证五儿偷了玫瑰露,结果在五儿的房中搜出了这两样东西。五儿引火上身,被当做了窃贼关了起来。

凤姐得知后的处理意见是:“将他娘打四十板子,撵出去,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子,立刻交给庄子上,或卖或配人。”平儿便向林之孝家的作了传达,这时五儿跪着哭诉了一番,平儿便觉得五儿确有冤情,便立即着手调查这起窃案。

《红楼梦》的这个情节让人想到了一部著名的昆曲《十五贯》。凤姐儿的做法简单粗暴,很像那个知县过于执;而平儿心细如发,明察秋毫,又像清官况钟一样刚正无私。

在五儿出事后,很多与柳家不合的人纷纷给平儿送礼,想让平儿打发她们母女出去,而平儿却不为所动。最终她在一番私访后终于查出是丫鬟彩云偷了茯苓霜给贾环。最后平儿解救了被冤枉的五儿,又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做法,告诫了彩云,给了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凤姐儿得知后还打算严惩茯苓霜的偷盗者,这时还是平儿站出来说好话,劝凤姐:“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才让凤姐打消了念头,无形中又保护了一批人,稳定了大局。

如果这件事真要大张旗鼓地进行下去,恐怕王夫人就要提前抄检大观园了,又不知要搭进去多少无辜了。纵观平儿的所作所为,用清人的一句评语来说就是:“平儿不矜才,不使气,不恃宠,不布恩,不辞劳怨,有古名臣事君之风。”(青山山农《红楼梦广义》)

不过平儿的身份地位毕竟是低下的,在那个等级森严的年代里,纵使平儿再聪明,再清俊,却总也摆脱不了自己的女奴身份及由此带来的种种悲情命运。我一直为平儿给贾琏这样的下等角色当小老婆而惋惜。但这却是作为丫鬟的最好结果了。

在《红楼梦》一书中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那就是侍奉男主人的执事大丫鬟都要给男主人做妾。除了贾琏和平儿外,还有贾宝玉和袭人,薛蟠和香菱。贾环和彩云是被凤姐儿和来旺媳妇棒打鸳鸯了,要不然也是一对。

一方面是因为能做到执事大丫鬟的女孩自然是百里挑一,深得主人喜欢,行事稳重,做法得体,这样的人最容易拴住男主人的心。但另一方面从古到今都是讲究门当户对的,丫鬟们出身低微,所以只能做妾,永远也做不到正房。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而且一入侯门深似海,自己的命运就全都交给了这座深宅大院。于自己的命运与婚姻完全不能做主,完全听命于主人的安排。如果运气好的,摊上贾宝玉那样的,还算是幸运;如果运气不好,摊上薛蟠那样的,就有的罪遭了。

平儿算是命运不太好的,摊上了贾琏这样的下等角色。在第四十四回,作者借宝玉之口提了一句她的身世:“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可见平儿出身微苦,是个孤儿。

以平儿之高洁,自然看不上贾琏。但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除了服从领导安排,又能说什么呢?不过她对给贾琏作妾自然是极不情愿的,在第六十五回,贾琏的小厮兴儿对尤二姐说王熙凤是个醋缸,并说了这样一件事:

“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可见平儿是被逼无奈,才委身于贾琏。

因此说凤姐把平儿许给贾琏原本就是和贾琏的一种利益交换,用平儿拴住贾琏的心,却毫不顾及平儿的感受。因为在她的眼里,主人就是主人,奴才就是奴才。让平儿做小,规规矩矩的服侍贾琏就是她的一个底线,而一旦发觉奴才可能僭越了主人的地位,就超出了她忍耐的限度。

因此她在听到鲍二家的对贾琏说要把平儿扶正这样的话时便立时现出了她母老虎的本性,发起飙来把平儿打了一顿,逼得平儿要自杀。虽然过后这两口子向平儿赔礼道歉,但恐怕喝云南白药也无法弥补她心灵的创伤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地位不过如此而已。

所以平儿在荣府里表面上很风光,实际上她有一肚子苦水。这一点还是宁府的尤氏看得准。在第七十一回,尤氏到荣府来,知道妹妹在荣府多承平儿的照料,因此不免感慨,对平儿说:“好丫头,你这么个好心人,难为在这里熬。”

这时“平儿把眼圈一红,忙拿话岔过去了。”雪芹先生的寥寥几个字,却蕴意颇深。平儿这么多年来的委曲求全,逆来顺受,又有苦无处诉的心情都凝结在这“眼圈一红”中,然而她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得“忙拿话岔过去”。

因为自己还得继续在这里熬下去,由此可见这位第一丫鬟的豪门之履在风光的背后是充满着悲情的。

平儿:第一丫鬟的悲情

在高鹗先生的后四十回续书中,平儿依然贯穿了故事的始终,但性格和事迹的描写却没有进一步的突破,这个在前八十回光彩照人的第一丫鬟在后四十回里变得暗淡了许多。

不过高鹗先生也特别钟情于这个人物,给了她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局:在荣府的危难时刻,平儿千方百计保护了巧姐,让父女终得团聚。这让贾琏感动不已,打算把平儿扶正。

这样的安排引起了很多红学家的不满,因为在第四十四回里,宝玉有一段内心独白:“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可见平儿最后的结局可能比林黛玉更惨。

在87版的《红楼梦》里,编剧周岭先生为平儿设计的结局是荣府被抄之后,平儿和荣府的众多丫鬟们被拉到市场上,被当做商品来买卖。最后被卖到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是个很凄惨的结局。

但这样的安排依然不能让人满意。其实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反倒不如高鹗的续书了,我觉得高鹗先生的这个结局起码要更合理一些。因为在那个年代里,妇女们总是逃不出这样的宿命:她们一生的荣辱都系于一个男人的身上。

自己只有被男人休的份,没有几个像朱买臣的媳妇那样逼丈夫休了自己,换取自由之身。平儿进了荣府就是一如侯门深似海,再也跳不出贾琏的手心了。

在那个门第森严的年代,一个丫鬟被扶正就算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了。但扶正了又如何呢?贾琏真的能改过自新吗?狗改得了吃屎吗?平儿真的找到幸福了吗?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