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区房是个什么鬼?

18-02-06

Permalink 17:11:30, 分类: 朗朗日记

学区房是个什么鬼?

我向曾经嗤之以鼻的学区房底下了头,之后经历了迷茫、反悔和放弃

妹妹在没有孩子的时候就买了学区房,我笑话她,呵,犯得上这么大动干戈嘛!
在我生活的郑州市,“学区房”的概念早早深入人心,我却是个“异类”,始终相信,孩子将来是否有出息和上什么学校没有关系。
直到四年前,我的孩子也快上学了,我陡然从一场美梦里醒了过来。
尤其是打听过小学一二年级的作息时间后,我彻底“绝望”了。上午8:00到校,10:20放学;下午2:20到校,4:20放学。这意味着家里需要一个人什么也别干,专职接送孩子,每天至少四次。
如果选择自家附近的学校,离我和爱人的单位都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显然不可能接送孩子。我倒是想过,有家里的长辈能来帮忙,但好像也并不现实。我和爱人各自的父母,要么就是自己的身体不好,要么就是要照顾家里其他身体不好的老人。
盘算良久,我不得不向曾经嗤之以鼻的学区房低下了头。我和爱人也要加入到购买学区房的“千军万马”中了,甚至不求有多好的学校,只要离我们的单位近些就好。
那时离孩子上学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以为足够我们挑挑拣拣了。本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原则,一开始我们选房的范围都是在我所上班的新区附近,房屋预算也只是在六七十万左右。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10年没操心过房子,而且原本20年之内都不打算再买房子的我,被新区高高在上的房价吓着了,动辄10000+的均价已经让我们六七十万的预算相形见绌,稍微好点的小区,则要到一万七八、两万五六,让我这种工薪阶层家庭情何以堪。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只好改变策略,转而朝我先生单位所在的老城区附近,寻找新的目标。那里分别有所小学和中学,都是响当当的名牌学校。

郑州一处地产项目打出的“学区房”广告

其实,话说至此,已经过了半年之久,我隐约感觉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经过之前碰的那一鼻子灰,对于爱人单位附近的学区房也都1万出头的价格我们还算有心理准备,也乖乖地把买房预算从六七十万默默提高到100万。即便如此,一圈房子看下来,打击仍然在持续到来。
XX南路2号院,92年的房子,100平,100万,广告上特别注明:房东很忙,价格能接受就看,议价勿扰。XX厂家属院,价格更贵些,93年的房子,88平,95万。
两套房子我和先生都看了,看完也都差点哭了。
第一套,户型不错,三卧朝南,楼层合适,家里来老人上下楼也比较方便。但是,楼体发生火灾的痕迹触目惊心,楼面外墙拉扯的电线密密麻麻,而且他们家里卧室床上还躺着位身体情况并不那么理想的老人。我不知道怎么从他们家走出来的,反正心里堵得发慌。
第二套室内面积看着还挺大,据说单位的房子,当初盖的时候偷偷盖得大了点,房本上又偷偷写小了点,实际面积肯定不止88平。但是房子东西走向,房间很黑暗,估计一天见着太阳的时间不长,小区院子也小得实在不敢恭维,如果停几辆汽车走人都得侧着身子,楼间距也小的可怜。
那会儿不觉得我和爱人是挑剔的,这毕竟买的是“房子”,总想什么都理想些。也不是没有内外条件都符合的,比如XX家属院某号楼的3室1厅。92平,报价92万,虽然没电梯,但小区环境还算幽静啊;虽然是7楼,但楼道挺整洁的。
我和先生商量如果人家90万卖的话就要了,可后来人家真的90万愿意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又犹豫了,因为托熟人打听了一下,那个7楼漏水,虽然单位刚给做了防水,但过个三五年的保不齐还会漏。
只怪我们犹犹豫豫,再问的时候,人家说,已经把房子卖出去了!
兜兜转转一圈,我们的房子终于签了下来,在XX花园小区。签这套房子实属偶然。当中介给我们推荐这套房子的时候我是抗拒的,因为超出我们预算实在太多!7楼,159平,150万。经不住中介游说,说送楼顶同样面积的平台,“有个大阳光房,可以打乒乓球了,很漂亮”。
一时冲昏了头脑的我们答应看一下。一看不打紧,我和先生都喜欢上了那个大平台。我们开始畅想,在这个大阳台上养花种草、运动健身,甚至开个烧烤PARTY。因为是顶楼没电梯,单价算下来也蛮合理,我们甚至安慰自己,楼层高点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年轻体力好,爬上爬下全当是锻炼了。
150万的数目不小,多亏平时人品好,关键时刻身边人都愿意借钱给我们买房。落笔,签约,就是他了!

幸福总是来得很突然,又走得很决绝,我和先生都没有来得及淋漓尽致地高兴,签合同第二天的晚上我接到“甲方”大姐的电话,说是“关于房子的事想和你们见面谈谈”。
大姐语气严肃,我心里忐忑,犹疑着问:“什么事这么着急?时间不早了,改天谈好不好?”
“不行,今天见面谈吧,我现在就在中介,你来吧,我等着。”“甲方”大姐挺坚决,我只有应的份儿。
一见面,“甲方”大姐就热情地递上快餐并表达歉意,说这么晚让你们饿着肚子带着孩子出来很不好意思云云。然后又抱歉地表示房子卖不了了,因为婆婆对房子感情很深,听说把房子卖了很不高兴,怕把婆婆气得生病了,所以想让我们取消合同。
这好像当头一棒,我和先生都有些措手不及,昨天激动得一个一个给亲戚打电话告诉他们我合同签啦帮我准备钱吧,今天却要一个一个电话再打回去,告诉他们合同毁约又不用钱了。
考虑“甲方”大姐也是一片孝心,我请求中介再打探之前另一套备选的135万的房子怎么样了,中介只好道出实情说:“你们不用再想那套了,他们已经卖过了!”后来我们又私下打听到,最终成交138万,比我们出的还多3万。
从房源库里挑挑拣拣也没有适合我们的房子,中介提议让“甲方”大姐回去再和婆婆商量一下,做做思想工作,毕竟合同签过,白纸黑字,具有法律效应,1+1赔偿,我们交的5万元定金需要返还10万元。
事情一拖就是一月。中间“甲方”大姐打过几次电话要求再谈,说是无论如何老太太的思想工作做不通,似乎铁了心要毁约,并答应中介费由她来出,但对于合同规定给我们的1+1赔偿只字未提。
事情不可避免地由“缘”到“怨”地演变,最终以“甲方”大姐赔偿我们4万元收场,谁也不想看到的结局就这样上演,我彻彻底底明白了那句:“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人们对学区房趋之如骛

我们的“学区房”之旅再次启程,被之前那次夭折的签约吊起了胃口,目标就找XX花园那种顶楼带平台的!
然而,那朝思暮想的大平台哪是那么容易来的。我只能说,想买一套合适的二手房,真的不容易。学区房房源本就不多,挑挑拣拣,除去那些特别老旧的房子,除去天下城的奢阔豪宅,能看得上并买得起的,所剩无几,更别说什么可以办烧烤PARTY的大平台了。
与此同时,离孩子小学报名的日期越来越近,“学区房”的价格也在“嗖嗖嗖”地水涨船高。
“X中家属院,90平,6楼,130万。”“切~”我嗤之以鼻。
“XX花园,126平,豪装,3楼,170万。”“切~切~”我无力吐槽。
“工贸学校家属院,155平,精装修,200万。”“切~切~切~”我几乎吐血……
哦,对了,和我们毁约的那套“大平台”随后也很快又挂了出来,只不过从原先的150万涨价到170万,至此,我对拿了“孝顺甲方大姐”赔偿款的不安烟消云散,原来,毁约可能并不是因为“孝顺”。
我和爱人再次降低了标准,只想有个地儿住,只要离学校近就行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样的房子还真让我们找着了。XX学校家属院,7楼,140平,130万。虽然没有平台,虽然没有电梯,但据说能上重点小学和中学……看造化吧。说是教育局每年的划片范围都不一样,有时候能划得进去,有时候划不进去。
当机立断,我和先生看过房子之后决定当天就和房东签约,免得夜长梦多,再出什么岔子。
先是约在某快餐店,临见面的时候,房东说快餐店人多说话不方便,后又约到他家里,快到他家的时候,房东又说孩子在家学习,怕影响孩子学习,还是到中介见面吧……黑更半夜,几经折腾,我和先生也有些不耐烦:“我们也带着孩子呢,跑东跑西的,不行就改天好了!”
“改天?”已经没有改天了,第二天中介就打电话告诉我们,房东觉得自己的房子要价低了,已经把房价从130万提高到了150万。中介还分析说:“估计是有别的中介捣鬼了,不想让这套房子在我们手里成交,所以给房东说他的房子报价太低,130万卖太亏……”
我无言以对。买房的过程中,中介有些人的办事风格,确实让人不敢苟同。有的中介,从来记不住我提的诸如朝向、供暖上的要求,只是像个“机器人”一样,一遍遍跟我推荐良莠不齐的房源。还有的中介,在把我看中的房源卖给别人后,也特意打来电话,“上次带你看的房子,你不是嫌贵么,我卖给别人了,还多卖了5万。”

转眼已经是当年的7月份,一年一度的小学招生已经迫在眉睫,而我们的“学区房”还是没有着落。怎么办?愁肠百结的我像祥林嫂一样,逮着学龄孩子的家长就问东问西,找他们取经,学习过来人的经验。
打听得多了,我总结出来:小区里大多数孩子都没有到划片的小学去上,都是家长各显神通、各尽其能,想各种办法为孩子找了“更好”一点的学校。其实绕来绕去,不过以下两种情形:
A:有人。家长本人或者有亲戚朋友在教育系统上班,近水楼台先得月,帮孩子找个好点的学校上——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B:使钱。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在有办法的人面前,再大的事都不是事;在没有办法的人面前,再小的事都是大事……你懂的。据说,有专门吃这碗饭的,每年暑假大赚一笔,其余时间都可以在家歇着了。
当然,也有比较奇葩的例子,不多,可复制性差。譬如家长C,虽然自己的三口之家不在“学区”,但父母家的是“学区房”啊,为了让孩子有个好学校上,他们未雨绸缪,早早就把孩子的户口落在了父母家,以为这样就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临到报名他们才知道,孩子户口落户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家得有缘由才行,得孩子爸妈没有自己的房子才可以。情急之下,家长C英勇又机智,果断和另一半办了离婚手续,孩子归我,房子归他,这样孩子落户姥姥姥爷家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我最终没能赶在报名前买到一所合适的学区房,孩子上学用了另外一个办法。在心仪的学校里,有一种“特招班”,没有对房产的要求,但要交更多的学费。我和爱人省下了买房的钱,交了这笔学费,又在附近租了套房。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孩子入学已有一段时间,适应期也已平稳过渡,我们租住的房子房东还算好打交道,一切都已驶入正轨。
但若想彻底从学区房带来的苦恼中摆脱出来,似乎并不可能。
眨眼之间,孩子上中学的问题又已经迫在眉睫,如何保证孩子顺利地升入先生单位附近的中学,仅仅单凭机缘巧合的考试,未免有点撞大运的心理,稳妥一点的话,还是要靠“学区房”。
中介也还不时地打来电话问:“姐,你们的学区房买着没?那套你原先想签约的房子还没卖,但是现在学区房价格全部已经涨到两万多了,你还要吗?”
还要吗?还要吗?还要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你的学区房没卖掉,我的学区房没买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