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20生成战力就是快

18-02-10

Permalink 18:46:01, 分类: 朗朗日记

歼20生成战力就是快

2018初春的中国大地才刚刚苏醒,在江南、在中原、在大西北,连续几场近年来少见的瑞雪飘过之后,俯瞰大地崇山峻岭之间白雪皑皑。

——这是我从京城飞回长安(西安)时在空中的所见。所见所闻、不虚此行,飞机刚刚在咸阳机场落地,就传来一个惊天好消息——歼-20列装作战部队!

翻看着网络上纷至沓来、充满着网络写手八股味的洋洋洒洒,我有一种“如梗在喉,不吐不快”的冲动。我已经顾不得“每逢大事需慎言”的行规,忍不住要在互联网说上几句真心想说的话。反正我的所有评述没有任何来自专业团队消息的背景。

先来说说关于去年9月28日的消息,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发布消息:歼-20已经装备部队投入试训。我们都知道歼-20从2011年初首飞以后,一直在阎良和成都开展着密集试飞,随着试飞进度的不断推进,飞机的涂装、外形乃至局部结构设计也在不断地转型。

那么问题来了,歼-20究竟是什么时候进入联合试飞阶段,来到空军试训部队(而非一般所指的国家试飞团队)的呢?从空战大片《空天猎》的拍摄花絮中我们似乎能够搜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空天猎》拍摄于2016至2017年间,从@范冰冰和@李晨的微博中,我们看到了所谓“奉旨公开”的消息:歼-20正在鼎新(空军试训团队所在地)密集试训。因此我们可以大胆猜测,歼-20大致在2016年底最晚在2017年初就已经来到了鼎新开始联合试训,否则试训团队不可能在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大阅兵中高调亮相。

与2016年珠海航展不同的是,此次阅兵中公开亮相的飞行员不是来自国家试飞团队的试飞员,而是一名叫做张昊的试训部队飞行员,他所说的“踹门破网”一时成为网络热词,被网络军事写手和电视军事家反复引用。

其实相对于歼-10在2003年提前一年列装,歼-20提前列装的消息,无论是从周期上还是从列装所属部队的性质上都没有什么新奇之点,所不同的是试训团队对于飞机的评价上。15年前,当歼-10来到部队指战员们在欣喜之后遇到的最大的困惑是“不适应”:太多的不同,从性能到座舱,太多的问题,从故障到缺陷,太多的疑惑,从不习惯到习惯。总而言之,当电传飞机玻璃座舱第一次呈现在飞行员面前时,飞行员的第一反应是不好适应。模拟机上40%以上的飞行员都出现了电传飞控恐慌——由于不熟悉电传操控特点而出现的左右摇摆。15年后,我们从张昊的言谈中看到的是“都已经搞定”的自信满满。

是飞机变了还是飞行员变了?其实这两者都有:一方面设计团度已经于当年的歼-10团队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是有着不下5种以上飞机设计经验的胜任团队;另一方面部队飞行员早在歼-20首飞之日起就已经开始深度介入,那些经过三代机战训和多个科研试训任务历练的飞行员们绝非一般意义上的部队菜鸟,他们懂作战更了解新机,这就是他们能如此快地适应四代机的背后奥秘。

随着大雪过后千树万树梨花开,歼-20列装作战部队的消息也如雪花般飞来,这似乎更进一步印证了我的猜测,经过一年多的试训过后,试训团队已向歼-20经给出满意的评分,要知道这是新机定型的规定考评科目,只有国家试飞团队和空军试训团队同时打钩,一款新机才可以真正投入部队作战使用。而所谓投入作战训练,其最关键的标志是部队已经飞起来了。

那么究竟是那个部队有幸成为首装的歼-20第一团呢?歼-10飞机当年选择了我曾经所在的部队,云南边陲的战斗机部队,关于歼-20有各种猜测,有说是西南方向的,有说是东南方向的,还有的猜测是南国广西的部队。对此我也是云里雾里不知所踪,还是让我们将猜测留给未来给出答案吧。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