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学逗唱外的第五门工夫:冯巩吼

18-02-18

Permalink 02:34:49, 分类: 朗朗日记

说学逗唱外的第五门工夫:冯巩吼

除夕之夜,某中学一个班级的所有学生,突然收到语文老师群发的通知,每人增加一份寒假作业,抄写冯巩相声里提到的所有诗词,每一句抄五遍。得知此事我很感慨:人真是有旦夕祸福的,越到春节,越不例外。

这是一段一吼到底的相声。冯巩因是春晚的老骨头,观众早就习惯他的分贝,但他那三个配戏者吼时还配上身段,可真让我怀疑他们是不是跟后来出场的那些刚学会中文不久、急于炫技的外国友人有什么血缘关联。外国友人有一句集体合作的台词,是一句早已淡出国人日常语料库的歇后语:“狗撵鸭子——呱呱叫”,这种野叟献曝式的行为,呼应着冯巩他们一碰诗句就莫名亢奋的表现。

总的来说,吼是一种不太文明的行为,更何况他们吼的还是古诗。古诗能吼着念吗?就连诗词大会的冠军得主都会告诉你:不能。跟海子同时代的著名诗人、北大教授西川,新近出版了一本《唐诗的读法》,我手上有一册,翻遍全书,也没见西川教授声称唐诗是能高门大嗓地念的,那简直是对国粹的辱没。只可惜此书出得太晚,2018年4月上市,其时春晚节目已经过审了。

冯巩的嗓门,一般认为是和牛群搭档时训练出来的。他在1980年代中期跟刘伟搭档并享受全国听众宠爱的那几年,并没有开发出后来的丹田之力。在排这个诗词相声时,他可曾想到整整三十年前,自己同刘伟二上春晚,演的那段《巧对影联》?

——《二度梅》。

——《十五贯》。

——《三家巷》。

——《五更寒》。

——《红楼梦》。

——《白蛇传》。

——《宝莲灯》。

——《桃花扇》。

——《车轮滚滚》。

——《山道弯弯》。

——《梨园传奇》。

——《哈里之战》。

——《兵临城下》。

——《挺进中原》。

……

我所知的不少相声爱好者都能背下这段相声里所有的电影片名,它们听上去不仅有趣,还合一个字:美。押韵之美,想象之美,起承转合之美,抑扬轻重之美。那年春晚的导演,手心里掐的好像不是秒表,而是沙漏,给足了他俩时间,他们可以慢悠悠地说着“《夜茫茫》”“《路漫漫》”,“《五十一号兵站》住着《七十二家房客》”“《七十二家房客》搬出《五十一号兵站》”,不必每句词都往死里要掌声。

时长和节奏上的宽容,对这么一类相声而言真是善莫大焉,对演员的本色也形成了一种保护。那年春晚还有《五官争功》,充任“眼睛”的冯巩同样有着不错的角色感,跟刘伟都以学生姿态出场,不抢戏,让着师父马季,以及王金宝和赵炎两位大哥。

差不多就在《巧对影联》问世的同一时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牛群,正和李立山一道打磨一批能在相声史上留名的作品。1988年他们带着《巧立名目》上了春晚;但是他们写的《大声与小声》,后来则被从部队跳槽的牛群找了冯巩一道演了。《大声与小声》,按行话叫“规矩套子”,说生活里该大声的地方(如饭店里的吆喝)不能小声,该小声的地方(如男女幽会)不能大声,然后利用故意倒错制造笑料。

很可能就是通过这个相声小段,冯巩开启了他个人风格上的“跃迁”。他善于一惊一乍了,使起相来更有旁若无人的气派了。他作为演员的自我开始不甘心被剧本所限制。接下去,他的发声方式起了变化,逐渐形成了现在大众熟悉的那种“冯巩吼”。因业务需要,我包里常备封箱带,每次一卷封箱带用到头,用力一扯,把牛皮纸芯“呲啦”给带下一大截来,我就感觉好像听到冯巩在说话似的。估计两者发声的原理差不多,都有一种生理上自我耗竭的产物。

开头说到的语文老师布置作业,让我想起另一件事。

马季、唐杰忠曾有一段《成语新篇》,差不多四十年前的录音了,马季后来在一个电台节目中说,相声播出后,照例收到各地一大堆来信,其中有位老师,感谢《成语新篇》“为学生们上了一堂最好的语文课”。我听到这个说法时很不以为然,因为这段相声未脱宏大叙事的阴影,语言比较陈旧,马唐二人“对飚”成语,说出来的尽是“巍然屹立”、“景色宜人”、“气势雄伟”、“马马虎虎”之类,这算什么呢?

然而,看过冯巩四人的表演,却有点想念《成语新篇》了。一方面,自然是录音时代的相声讲究说学逗唱,没有“吼”这第五门功课,演员节奏平稳,把对台戏层层展开,保持着一种对语言文化的尊重,搁现在说,简直太“清流”了;另一方面,就是当冯巩随口说自己的搭档“长得跟个鼹鼠似的”、“跟个土豆一样”的时候,我有了一点小小的领悟:原来满腹灿烂的唐诗宋词,一肚子传统文化的墨水,是完全不会拖累到一个人的教养的,而那些据说对节目的文化水准要求极苛细的审查人士呢,似乎压根也没在乎这些。他们大概更看重诗词歌赋本身的价值,吼得越响,就越体现文化自信,至于被喊“鼹鼠”的那位,他的温良一笑大概也是极具古典修养的吧。但是,我听《成语新篇》,当马季、唐杰忠开始互相嘲讽对方长相的时候,他们是这样讲话的:

马:你瞧你这模样。

唐:我这模样怎么了?

马:肥头大耳、呆头呆脑的。

唐:你那模样长得好?大腹便便,脑满肠肥。

既然是以成语为主题,那就得句句离不开成语,可不能开口就是“你长得跟个腊月的猪头肉似的”。我以前专门跟着《成语新篇》学骂人,后来才明白,我拿的脚本有点问题:骂得太软了。如果以这个标准来要求冯巩他们,那他就不能开口闭口“你个鼹鼠”、“你个土豆”了,他应该直接甩一句诗词过去才对——这显然是过高的要求。而且,若是硬要冯巩先生这么说话,跟他本人的身分也不太般配:

——你瞧你那模样,长得跟个“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似的。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了?你果然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哪。

——你身上一股子“朱门酒肉臭”呢。

——我考你两句,准让你“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地回家找爸爸去!

不行,不行,这样的台词怎可能过审呢,大众也不会喜闻乐见的。还是现在的版本最好。再说,对九点五成以上的观众而言,你要想借什么综艺晚会提供一些真正的文化营养,他们还会不自在:啃白薯啃出块巧克力,那怎么行?那是要投诉的。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