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批水浒:宋江为何不要扈三娘

16-12-11

Permalink 22:01:54, 分类: 读书闻香

歪批水浒:宋江为何不要扈三娘

扈三娘漂亮吗?
那还用说?扈三娘不漂亮你漂亮?
这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但仔细推敲《水浒》文本,就会发现这点很可以商量。
许多东西,只是修辞。《红楼梦》里说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那到底是什么?
再高明的摄影师,都拍不出一个符合标准答案的罥烟眉、含情目。假如真有林黛玉,让她站在一百个美女当中,我们凭《红楼梦》的描写是选不出的,我们更倾向于凭陈晓旭的长相来选。
要想让一个人物更接近真实的面目,需要把文本里的形容词副词去掉,留下动词名词;需要透过措辞,从逻辑上推敲人物关系,才能避免主观意见带来的偏差。
扈三娘出场前,先在别人口中出现过两次:
“西边有个扈家庄,庄主扈太公,有个儿子唤做飞天虎扈成,也十分了得。惟有一个女儿最英雄,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双刀,马上如法了得。”
“他庄上别的不打紧,只有一个女将,唤做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刀,好生了得。却是祝家庄第三子祝彪定为妻室,早晚要娶。”
“惟有一个女儿最英雄”,什么意思?男人跟她比起来都是狗熊。一个庄上,没有一个男人能打过她,说这女人漂亮,我怎么有点不太相信呢?
我们看扈三娘第一次出场是怎么惊艳的:
一丈青纵马赶上,把右手刀挂了,轻舒猿臂,将王矮虎提离雕鞍,活捉去了。
果然惊艳!“轻舒猿臂”,抓起王矮虎就跑。
王矮虎可是一个人啊,虽然人家个头矮,但是人家密度高,也是练家子,肌肉不是松松垮垮的。这种男人,你提一个试试?
谁最早看出这里有问题呢?
金圣叹。金大才子看到这儿,皱皱眉头,心想:怎么能把形容糙老爷们儿的词用到扈姑娘身上?提起笔,蘸上墨,把“猿臂”改成了“粉臂”,你去看贯华堂本的《水浒》,和别的本子一比,就知道这里是金圣叹改过的。
金圣叹自恃聪明,看到《水浒》不合他意的地方就改。改完之后,换一种颜色的笔评几句:哎呀,这个地方好,你们看的版本都错了。
改完“猿臂”,金圣叹觉得“提离雕鞍”也有问题,还是改变不了扈三娘举重高手的本色,于是大笔一圈,改成“提脱雕鞍”,意思是,扈三娘只是把王矮虎从马上拽下来,并没有抓跑。
问题是,不把王矮虎抓跑,王矮虎是怎么被活捉的呢?拽下马,他就自动跟着你跑了?
这个坑,金圣叹也没辙。
有人讲,扈三娘要不漂亮,王矮虎怎么会上前迎战呢?
这就是不懂什么叫“好色”。看见漂亮女人心动,那不叫好色,正常人不都这样吗?宋玉写过一篇文章,《登徒子好色赋》。登徒子对楚王说宋玉好色,让楚王不要允许宋玉出入后宫。楚王问宋玉是不是这回事,宋玉说,大王,我跟你讲,我隔壁有个姑娘多么漂亮,她天天爬到墙头上偷窥我,偷窥了三年,我还没接受她。登徒子呢,登徒子老婆“蓬头挛耳,齞唇历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插一句,我很好奇“痔”宋玉是怎么知道的——而登徒子居然非常喜欢她,跟她生了五个孩子,大王你说谁更好色?
《水浒》小说里,王矮虎根本不是看见扈三娘漂亮才上前迎战的,那是电视剧。原文如下:
只见这王矮虎是个好色之徒,听得说是个女将,指望一合便捉得过来。当时喊了一声,骤马向前,挺手中枪便出迎敌一丈青。
为什么说王矮虎好色?听说是个女的,他就去了,跑得比谁都快。根本不问长什么样。
其实,当时离得老远,又披甲戴盔,是男是女根本看不清。所以,小说才在扈三娘出场之前安排两段关于她的说法,让人知道来的就是扈三娘。
后来,林冲抓住了扈三娘,宋江连夜派人把她送上梁山。
且说宋江收回大队人马,到村口下了寨栅。先教将一丈青过来,唤二十个老成的小喽啰,着四个头领,骑四匹快马,把一丈青拴了双手,也骑一匹马,“连夜与我送上梁山泊去,交与我父亲宋太公收管,便来回话。待我回山寨,自有发落”。众头领都只道宋江自要这个女子,尽皆小心送去。
这里很有意思。大家都以为,宋江看上这个女的了,想自己要。
不要这么侮辱宋江好不好?你们可以侮辱宋江的人品,但请不要侮辱宋江的审美。
宋江跟梁山泊上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除了燕青那种,基本都是糙老爷们儿,宋江不是,宋江人家从小不仅耍枪弄棒,还舞文弄墨呢!
原文说,“众头领都只道宋江自要这个女子”。“都只道”,这三个字,就是作者在提醒读者,众头领都想错了。众头领想错,是必然的,他们都是绿林出身,不晓得宋江看女人还是挑长相的。
虽然想错,但是他们并不吱声,只有一个人吱声了。这人是李逵。
李逵进了扈家庄,把扈太公一门老幼,尽数杀了,只跑了扈成,又把庄院门一把火烧了。
宋江喝道:“你这厮,谁叫你去来!你也须知扈成前日牵牛担酒,前来投降了。如何不听得我的言语,擅自去杀他一家,故违了我的将令?”李逵道:“你便忘记了,我须不忘记!那厮前日教那个鸟婆娘赶着哥哥要杀,你今却又做人情。你又不曾和他妹子成亲,便又思量阿舅丈人!”宋江喝道:“你这铁牛,休得胡说!我如何肯要这妇人?我自有个处置。你这黑厮拿得活的有几个?”
宋江这一次,真的是怒了。从前在浔阳江,宋江见到李逵,李逵也是出言不逊,宋江都无所谓。宋江知道李逵不会说话。但这一次宋江发怒,是因为李逵看低了他的口味。
宋江说:“我如何肯要这妇人!”
注意这个“肯”字。宋江如果想要,又想装作并不想要的样子,他会说,“我如何想要这妇人”。现在,宋江说的是,“我如何肯要这妇人”!意思是,白送我都不要啊。
宋江很坏,也很滑头。好的东西,他一定自己留着。自己看不上,不稀罕的东西,才会给人家,还要包装了给人家,让人家以为他慷慨大方。
刚捉住扈三娘时,宋江就想好了要把她送出去,他要先把扈三娘送上梁山包装,好让送出去的礼更隆重一些。
等到宋江命一丈青与王矮虎作配时,“众头领都称赞宋公明仁德之事”。这不是假称赞,是真称赞。宋江之所以要让扈三娘拜宋太公为义父,拜自己为义兄,就是想给扈三娘一个高的估值,再转手赠给别人。
但李逵质疑的时候,他情急之下,不小心说了实话。就像投资人投资一个项目,把它包装宣传得天花乱坠,不一定是真的想要,更有可能是想找个接盘的。当别人怀疑他的投资品位的时候,他就暴露马脚了。
宋江为什么不想要扈三娘呢?宋江不好色吗?
当然不是。元稹写过两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也要看看宋江以前消受的是什么标准。
这么讲,有物化女性的嫌疑。只是《水浒》这部书,本身就把女性物化得很严重,聊《水浒》也难免,祈请读者谅解。
宋江上山前,遇到的女性是阎婆惜。阎婆惜跟扈三娘可不一样:
“那一个行院不爱他。有几个上行首要问我过房几次,我不肯。”……“星眼浑如点漆,酥胸真似截肪。”
点漆,黑溜溜的眼睛。截肪,白莹莹的胸。
对这样的女人,宋江是怎么个相处法呢?
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向后渐渐来得慢了。
为啥慢了?体力不支了呗。但是《水浒》这本书,明面上,是把宋江当好汉写,就要替宋江讳言几句。书上说:
却是为何?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这阎婆惜水也似后生,况兼十八九岁,正在妙龄之际,因此宋江不中那婆娘意。
“只爱学使枪棒”这句,真是高级黑。哪个正儿八经的好汉枪棒功夫不行?哪个好汉连十八九岁的姑娘都吃不消?
没有。但宋江就是这样,他就是不行,吃不消。所以,书上不说他“能使枪棒”,却说他“爱学使枪棒”。——《论语》里有一句话说得好:“非曰能之,愿学焉。”我不敢说我能,但我愿学呀。
连阎婆惜都吃不消,扈三娘他能消化吗?
这才是宋江不要扈三娘的真正原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37758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哈哈,女汉子也许彪悍了些,但未必就丑。
16-12-15 @ 03:2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