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没人在乎韩国

17-05-11

Permalink 00:05:05, 分类: 佳作转载

几乎没人在乎韩国

2017年5月9日,韩国举行总统大选,这是韩国第一次在现职总统遭到弹劾罢免之后的总统选举。就像选举之前的预测那样,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战胜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和自由韩国党候选人洪准杓,成为大韩民国第六共和国继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和朴槿惠之后的第七位总统。

和几天前的法国总统选举一样,韩国的这次总统选举也没有悬念,本来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得票率为48%的左翼候选人文在寅也只是以微弱票差输给保守派候选人的朴槿惠,而这次选举保守派因为朴槿惠被弹劾而元气大伤,即便因为左翼分裂而出现了安哲秀也没有分散多少文在寅的选票。

但是同样无悬念的法国和韩国的选举在结果出来之后引起的反应却大不一样。在法国,极右翼勒庞的落选使得整个世界都松了一口气,而在朝鲜,文在寅的当选则使得和半岛有关的各个国家反应大不相同。

对于中国、俄国甚至朝鲜来说,文在寅都是一个更能接受的人物。但是对于美国和日本这两个韩国的盟国来说,事情就不是这样了。实际上对于美日来说,文在寅在五位主要候选人中是最坏的结果。

韩国总统竞选的这个时间段正好和朝鲜核武危机重叠,美国和朝鲜为了军演和核试问题剑拔弩张,几乎走到了战争边缘,因此安全问题在选举中所占分量很大。但是最后韩国选民在剑拔弩张战云密布的环境中选择的却是一个很有可能继续金大中、卢武铉的对朝鲜“阳光政策”的候选人,看上去和现在的美国对朝鲜政策形成了明显的反差。

在朝鲜半岛问题的有关六方之中只有韩国人是最悲情的:从来没有人理会过他们的想法。

朝鲜作为“麻烦制造者”当然位于聚光灯下,万众瞩目;美国和中国作为半岛事务的两大平衡力量,一言一行都举足轻重;俄罗斯因为其魁梧的体格以及和朝鲜的传统关系,虽然不太发表意见,但偶尔说点什么也有人听;就连几乎没有军事实力的二战战败国日本的举动也受人瞩目,因为有人怕他借半岛有事会更快实现正常化。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就只有韩国没有发言权。即便作为和朝鲜对立的美日韩三国同盟中的一员,韩国也永远是在阴影里存在。所谓“朝鲜威胁”仅仅体现在其导弹已经覆盖了日本关岛甚至还有可能飞到美国本土,但是面对着韩国首都所在的京畿道的朝鲜远程大炮在人们的潜意识中并不认为是威胁。

这种情形理所当然会引起韩国人的反感,这就是韩国民主化之后的第六共和国从金大中之后左翼力量能一再执政的原因:韩国人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能制造三星手机能制造现代汽车却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是很不合理的。韩国人民的悲愿就是要更加主动地在半岛事务中发挥作用。

所以文在寅胜了。

韩国的“左翼”和“右翼”和世界的主流解释略有不同,韩国左右翼中意识形态的区别其实并不大,看上去韩国的左翼喜欢攻击右翼是“对日协力者”,而保守派则喜欢攻击左翼是“通北通共”,势如水火,其实韩国左右翼也就是民族主义者和国粹主义者,最主要的区别是在对朝鲜的政策上。对于朝鲜,韩国的左翼更加喜欢采用和平共处的“阳光政策”,这次文在寅在当选前就明言过:“先访问朝鲜再访问美国。”民族主义者们认为半岛的问题没有必要让外人来插手。

对朝鲜政策的区别实际上来自对朝鲜认识的区别,很多时候很微妙地牵涉到了一个“政权合法性”的问题。在韩国,确实有不少人从历史的角度出发,认为只有和日本帝国主义斗争了的朝鲜才具有合法性。但是实际上到了政权层面之后起作用的还不是正统性问题,而是民族认知的问题:“朝鲜民族的问题由朝鲜人自己来解决”,主张通过南北对话来解决半岛的问题。

但只能说这是一种良好的愿望,实现的可能性不大,或者干脆没有。现在韩国能够在南北关系中采取主动的题目几乎不存在。金大中和卢武铉的阳光政策均已宣告失败,文在寅如果重开阳光政策也还肯定会重蹈失败的覆辙。

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方面,文在寅面临的都是棘手的局面。在内政方面韩国面临着全球经济下行而带来的经济不景气,再加上因为社会贫富悬殊过大而带来的政治信任危机。然而执掌这韩国经济牛耳的还就是左翼政治势力所不喜欢的财阀势力,如果反对财阀的话有可能会伤害经济,但是不反对财阀就对不起选民。

而且内政和外交是联系在一起的。韩国经济是典型的出口型经济,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中国。2015年中韩贸易总额为2273.77亿美元,占韩国外贸总额的23.6%。从中国进口占韩国进口总额的20.7%,向中国出口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6%。要搞经济首先就要改善因为萨德问题而极度恶化了的中韩关系,在这里内政问题和外交问题扣在了一起。

文在寅本来就反对匆忙部署萨德系统,要求让下一届政府来作决定。但现在萨德已经成为了既成事实,而且萨德系统是美军设置的。一旦韩国同意设置之后萨德系统就在韩国的管控范围之外,文在寅还能做什么呢?但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无法改善对华关系。

如果说僵持着的中韩关系还是如何去改善的问题,在朴槿惠政权后期开始了一点改善兆头的韩日关系就肯定会随着文在寅就职再度变得紧张。文在寅已经明言过要重新谈判日韩慰安妇问题的协议,而在2015年12月28日达成的这个协议中日方已经写入了“最后并且急不可逆转”的字样。文在寅执政后如果撕毁这个协议的话当然能够提高国内支持率,但是日韩关系会全面后退,而且还有可能会伤及韩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

韩日之间在2016年11月批准的韩日《军事秘密情报保护协议》(GSOMIA)也有可能会因为文在寅的上任而成为问题。这个在美国主导下从1989年开始谈判的协议一直无法在韩国得到批准,2012年保守派的李明博政权也在临签署前叫停了,因为无法承担政治责任的风险。这次朴槿惠在政治上已经面临失败的时候揽下了这个责任,强行批准了这个协议。但是文在寅对这个协议是提出过疑问的,也就是说中止这个协议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韩国经济一直有一个结构性的外汇不足的问题,每次在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都会深受打击。现在日韩之间的通货交换协议谈判因为慰安妇铜像的设置问题已经停止,而中韩通货交换协议也将在今年10月到期。和日本的谈判能否重开?和中国的协议能否延长,这些问题不解决的话,一旦发生金融危机韩国将手足无措。

更加重要的是如果文在寅对前政府的这几项外交决策都说“NO”的话,就几乎是要退出美日韩同盟,要和美国决裂了。

可以肯定和美国决裂不是文在寅的选择,因为阳光政策解决不了南北问题。不管韩国的左翼民族主义者们多么想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但是在半岛问题上韩国确实无法成为玩家,这是因为朝鲜所关心的是政权的安全问题,朝鲜政权在寻求的是直接和美国政府谈判。而连自己的军队的战时指挥权都还不愿意收回的韩国不是谈判的对手。

文在寅的总统任期只有一届五年,任期内美国不会交还韩国国军的战时指挥权。当然韩国也没有做好军事独立的准备,在美国的诸多同盟国家中。唯独只有和韩国的同盟是从韩国这边主动要求的,而且认识到了这一点的韩国人并不多。

在不少韩国人看来,美国人似乎先天性地有保护他们的义务。而从美国人的立场来说,朝鲜半岛当然是一颗能够牵制战略对手中国的棋子,但也是美国的一个负担。还在朝鲜战争打得如火如荼的1951年5月15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雷五星将军就在美国参议院公开说:“从战略上说那不是一个进行战斗的好地方”,朝鲜半岛是一个多山的狭长地带,不利于美军的机械化行动。那天的布莱德雷将军还有另外一句名言:“参联会的观点是这种扩大战争的战略将把我们带入一场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的战争”,而这个“错误的地点”就是在指朝鲜的地理特点。

实际上这种看法到现在美军也没有改变,但只不过现在是以一种维持半岛不战不和的形式表现出来,恰好这样的不战不和的局面又符合所有有关大国的希望,于是就维持了下来。如果说半岛民族的命运就是悲哀的话,那么朝鲜半岛民族就更加悲哀,连统一都可望而不可即。

这就是摆在新总统文在寅和选举他的韩国选民面前的现实。从政治正确的观点来看,半岛的事情当然应该由半岛人来决定,但是韩国人似乎没有被看成半岛人。正好刚传来的消息是美国和朝鲜在挪威进行了“半官半民”的对话,撇开了韩国人。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40542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