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0 日,宜活在当下

18-03-09

Permalink 23:13:31, 分类: 朗朗日记

3 月 10 日,宜活在当下

  孔飞力(Philip A. Kuhn,1933 年 9 月 9 日~2016 年 2 月 11 日),是屈指可数的在中国学界享有盛名的国际大学者。1933 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950 年,考入哈佛大学。对美国汉学的贡献的确是划时代的。

  他的第一本书《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彻底改变了美国汉学视野中的清代政治问题,在“现代性”(Modern,当时还不太流行“早期现代性”这个说法)问题上打开了新思路。这一思路在后来的《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得到了更充分的表述。而《叫魂》则为“晚期帝制”(Late Imperial)问题提供了一针见血的诠释。简而言之,一部分启后,一部分承前;一部分眺望时代未来,一部分总结时代余烬。自此以后,清代政治问题,无论是政治运作、政治制度还是政治转型,都融入了美国社会科学研究,成为了一个在社会科学框架下可以讨论的问题,而不只是“供美国人听着玩的海外小故事”。

  《叫魂》摘录
  所谓盛世,是一种惯用的说法,常被人们当做德政的护符,用来装点官方文件。
  我们最难以判断的,是”盛世“在普通人的眼里究竟意味着什么。人们对于生活正向何种方式发生变化,是变好还是变坏,是变得更安全还是更不安全等问题的态度,同我们期待在经济发展会发生的情况,可能大相径庭。从一个十八世纪普通老百姓的角度来看,商业的发展大概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致富或他的生活变得更加安全,反而意味着在一个充满竞争并十分拥挤的社会中,他的生存空间更小了。
  当代中国的历史中充满了这种幻觉权力进入社会的例子。我还记得 1982 年在北京与一个老红卫兵的谈话。他当时是一个低收入的服务工。他感慨地说,毛泽东的文化革命对于像他这样没有正式资格循常规途径在社会上进身的人来说是一个黄金时代。毛号召年轻人起来革命造反。这一来自顶端的突然可得的权力使他的野心得到了满足。他抱怨说,现在的社会样样都要通过考试,他再也没有希望从现在这个最底层的位置爬上去了。
  我们说,我们不能预见未来。然而,构成未来的种种条件就存在于我们周围,只是,它们似乎都被加上了密码,使我们在没有密码本的情况下难以解读(当这本子终于到了我们手中时,却又已经太迟了)。可是,我们确实可以看到难以为我们解读的种种支离片段,并必须赋予它们某种意义。我们自己当代文化的许多方面,大概也可以被称之为预示性的惊颤,正战战兢兢地为我们所要创造的那个社会提供目前还难以解读的信息。归根结蒂,我们最大的激情,就在于将意义赋予生命——尽管这种意义有时并不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44669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