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25

Permalink 08:50:22,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又经冰雪,再见世面

刚刚回到济南,没想到迎接我们的是济南五十多年以来最冷的天气。从22号凌晨开始下雪,到清晨,屋顶上、旷野里到处白雪皑皑,这场多年罕见的大雪一直下到午后,随即开始降温,到晚上气温下降到零下10摄氏度,23号济南成了冰天雪地,虽然雪后转晴,但气温直线下降,济南市区最低气温接近-16℃,最高温只有-7.1℃!24日济南气温还是继续在降低,最低温达到-17℃,据气象部门称,这是自1957年1月19号以来的最低气温(1957年1月19号济南最低气温是-19.3℃)。 好在今天开始,这次席卷半个中国的超级寒潮逐渐接近尾声,气温开始缓慢上升。我们回济南三、四天,经受了这次大雪严寒的考验,也算是“经了冰雪,见了世面”啊!   

......
[阅读全文]

16-01-09

Permalink 08:04:19,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原以為我昇華了,其实是老了

原以為我昇華了: 1. 喜歡低調,逐漸不喜歡燈紅酒綠的生活。 2. 最常說的一句話 ......”健康最重要”。 3. 開始勸誡朋友戒菸、戒酒、少熬夜。 4. 有意無意開始縮小朋友的圈子。 5. 開始買以前捨不得買的東西。 6. 喜歡和家人待一起聊天,越來越愛在家呆著。 7. 開始每年按時體檢。 8. 旅遊成了一種習慣。 9. 喝茶越來越講究,吃飯開始好清淡。 10. 性情越來越溫順,不輕易和人生氣抬槓了。 11. 衣服鞋子全以舒服為主了,開始相信養生的必要性了。 12. 喜歡轉傳那些挺有感觸的文章,告慰那漸漸逝去的歲月,紀念那曾經青澀的青春! 其实是老了。

......
[阅读全文]

16-01-03

Permalink 10:52:33,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新年游浦东世纪公园

七绝 新年游浦东世纪公园 新年伊始浦江滨, 无限风光气象新; 笑语欢声人如织, 腊梅怒放早迎春.

15-12-31

Permalink 07:59:30,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给加西乡亲的新年祝福!

✨一日为友✨一生难忘✨ ✨一段友谊✨成为永恒 ✨ ✨一份友情✨永远珍惜✨ ✨一声祝福✨一片心意 .. ✨一个挚友..一世牵挂✨ ✨无沦天涯✨还是咫尺 ✨ ✨我们珍藏生活中每一个感动✨ ✨珍惜相识,相遇,相知的缘份✨ 加西的乡亲们: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2016年来临之际 诚挚的祝福你们✨阖家幸福✨平安健康✨新年快乐!

15-12-29

Permalink 08:39:01,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无锡小游

新年之前的最后一个双休日,小儿子三口加上我们全家5人,去无锡小游。26号周六,一早出门坐地铁到虹桥,赶9:08的高铁,坐上高铁后中间不停,不到40分钟就到无锡东站,有了高铁现在出门太方便了,但稍有缺憾的是高铁站一般离市区较远,因为在无锡要住一宿,从网上订的旅馆是位于太湖之滨的君来-湖滨饭店,我们下高铁后乘出租前往,路程25公里,车资70元(从虹桥到无锡的高铁二等座票价才49.5元),到饭店办完住宿手续就到中午了。 午饭后稍事休息我们就前往无锡最佳游览胜地鼋头渚,在旅馆边乘1路公交即到,20多年前因开会曾来过这里,但昔非今比,旧貌大大换新颜了,公园范围扩大了数倍,里面新建了许多新的景点,我虽然过去来过,但现在再游仍然是“刘姥姥游大观园”,处处都感到很新奇,可惜时间过得太快,等我们乘游轮到太湖中的三山岛(现名仙岛)游览回来,已经是万家灯火,尽管还不能尽兴,但也只能怏怏而归。 27号上午游览的是位于太湖边的三国影视城,小孙子的兴趣很高,特别是看到在跑马场的表演“三英战吕布”,开心的手舞足蹈,表演完了很久才念念不舍的离开。三国城很大,我们因为下午要赶回上海,时间很紧,虽然值得游览的景点很多,以后有机会再来仔细看吧,这次只能是走马观花的走了一圈。当我们回到上海时,已经灯火阑珊了。

......
[阅读全文]

15-12-17

Permalink 23:06:04,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转 第一最好不相见——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转 第一最好不相见——仓央嘉措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
[阅读全文]

15-12-14

Permalink 07:05:29,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世上有三美

世上有三美:天上月,地上花,我家妈; 人间有三宝:健康好,没烦恼,有妈好; 心中有三愿:妈不老,妈不恼,妈妈永远身体好. 祝福天下的每一位父母亲: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15-12-10

Permalink 00:14:40,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享受“宁安高铁'

安庆人翘首盼望的宁安高铁终于于12月6日正式开通运营!12月7日有幸在宁安高铁开通之际乘坐首班G7088次高铁由安庆直达上海,下午6:21由重新改建的安庆站缓缓开出,途径池州、铜陵、芜湖、马鞍山、镇江、常州、无锡、常州、苏州,晚10:30准时到达上海站,以前需要将近12小时的行程现在4小时就走完了,真是方便快捷,车内优雅舒适,真是既有意义,又非常享受啊! “诗意”宁安,被誉为最美高铁   “车在景中行,人在画中游”,这是对宁安高铁的形容。在建设时,根据沿线山水湖泊的特殊地质、地形和气候条件,建设部门打造沿途绿色长廊。同时,宁安高铁沿途车站本身也很有亮点。当然,最令人期待的,是沿途各地“诗意”般的风土人情等地域特色。   1、马鞍山。青山是南朝齐著名山水诗人谢朓的特别钟情之所,也是“诗仙”李白的长眠之地。李白诗歌千余篇,有200多篇写在从南京到安庆的沿江之路上。李白之后,孟浩然、白居易、刘禹锡、贾岛、杜牧、曾巩、王安石、郭沫若、林散之等600多位诗人流连于此,留下1000多首脍炙人口的诗文。   2、池州,素有“千载诗人地”之誉。杜牧任池州知府时所作的《清明》,让杏花村饮誉天下。“诗仙”李白三上九华、五游秋浦,留下《秋浦歌》17首等著名诗篇。历代名人陶渊明、苏轼、岳飞、陆游等都曾驻足池州,并留下宝贵的文化珍品。   3、“最有戏”的城市安庆市,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国粹京剧的起源地、“黄梅戏之乡”。严凤英、马兰、韩再芬等黄梅戏名家,《天仙配》《牛郎织女》《女驸马》《夫妻观灯》《打猪草》等黄梅戏优秀剧目家喻户晓。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诞生在安庆。

......
[阅读全文]

15-11-20

Permalink 06:25:18,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阴雨天气路难行

这段时间,天气非常不好,时至初冬,气温低一点,天气冷一些是正常的,最主要的是进入十一月份以来,很少有晴天,不是阴天就是下雨,长江流域更是这样。这种天气呆在家里倒无所谓,对于出门的人来说,赶上这种天气就很麻烦。不巧的是,我们这次离开济南回上海,明天一早动身,就赶上了这种阴雨天气,没有法子,火车票是早就买好的,改也很麻烦,只得认了,唯一的是路上要更加注意安全啊。

15-11-16

Permalink 11:46:07, 分类: 日记 游记 随笔等

莫言的文章:自尊就是吃饱了撑的

莫言:自尊就是吃饱了撑的   有句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这个意思很明白,但仅仅有这点意思那简直不算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吃人一棵胡萝卜所蒙受的耻辱哪怕用一棵老山参也难清洗。   举个例子来说,那年我像傻瓜一样混进首都北京后,恨不得见到动物就要点头哈腰表示友善,但北京动物的凶猛程度是地球上有名的,哪怕是一条浑身污垢的野狗,也比外省的狗要神气许多。那猖狂的吠声里毫不掩饰地透露出京狗的优越感,狗尚如此,何况人乎?   话说那一年,在一家又脏又破的似乎是纯种老北京人开的冷面馆子里,苍蝇横飞,一头眼角生眵的狗趴在所谓的柜台边上,很不友好地看着我,好像我不是来吃饭,而是来抢劫。我诚惶诚恐地把一块我舍不得吃的肉片扔给它,我虽然嘴没说话,但我的心在说:“狗啊,尊敬的狗,不要用这样的仇视的眼光看我,我知道北京是你们的北京,首都也是你们的首都,我知道你们十分讨厌外地人来北京混事,但这也是组织上让我们来的嘛。给你块肉吃,借以表示我的敬意和歉意,希望您能宽容一点,我不过是暂时居留此地,随时都会回去。”狗呢,恼怒地叫了一声,好像我扔到它面前的不是肉片而是一枚炸弹。老板娘怒气冲冲地说:“干什么?干什么?吃饱了撑得难受是不?丫挺的个傻×看你那操行……” 我感到满腹委屈,心中当然也有很多想法。我想,这些北京人为什么这样横?北京这个首善之地我们国家官话的发祥地的人、骂起人来怎么这样歹毒呢?北京人尽管受过八国联军的祸害但为什么像八国联军一样不讲道理?我喂他们的狗吃肉是我表示友好啊。这时,从里屋走出来一个典型的北京汉子,那口与裤裆关系十分密切的语言说得如同爆豆一样,他说,这条狗是从法国买来的,是纯粹的名种,起码价值十万元。这样的狗是不能随便喂的,这样的狗吃的都是配方饲料,维他命、蛋白质,都是有数的,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也不行,你乱给它吃肉,打乱了它的内分泌,该当何罪?! 这还是条狗吗?皇上也没有这般讲究啊。我感到肚子快要气破了。我看着那条狗,心想看你这个死相也配从法国进口?我们村子里那些在草垛旮旯里玩耍的野狗都比你俊三十倍。于是我斗胆说:“不要吓唬外乡人,别的我们没见过,狗我们还是见过的。你们这狗,不过是条土狗,身上还长了一块癞,因此是一条癞皮狗!”   哎呀我的个亲娘,我这句话一出口,就像用烧红的炉钩子烫了老虎的屁股,只见那男人目露凶光逼上前来,那个女人拍打着丰厚的屁股大叫:“大头,大头,给这个小子放血!”   那可不,我吓坏了,按照宰杀牲畜的一般程序,放血之后应该是烧开水屠戮毛羽,然后是卸去头脚,开膛破肚,摘出下货,然后就挂起来,一刀刀零割了卖。也许是明天早晨,也许是明天中午,在酱肉的盘子里,在油炸的丸子里,在串肉的扦子上,就有了我的身体的一部分。想到此,脊梁骨一阵冰凉,哪里还有心吃什么冷面,慌忙站起来,贴着墙边,连声道着歉,对不起对不起,一溜烟跑了。   回到宿舍,越想感到越窝囊,于是便有两行狗尿般的泪水从眼里流出来。怨谁?怨自己。谁让你去吃什么冷面呢?躲在屋子里泡一包方便面不是很好吗?为了不让卖方便面的北京服务小姐心烦,你可以一次买上五十袋,把罪攒起来一次受完。正想着呢,一个朋友进来,说你流什么泪呢?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北京更不相信眼泪。北京是缺水的城市,眼泪虽少,但也是自来水变的,因此你随便流泪就是觉悟不高的表现。我一想有理,咱外地人来到北京,事事都要小心着,要哭就回山东哭,在北京哭也可以,不喝北京的自来水你想哭才能哭。   朋友就请我去吃饭,吃了一盘胡萝卜丝,吃了一盘粉丝,还吃了一盘像橡皮一样难以嚼烂的肉。吃完了,我心感动,心中暗想,点滴之恩,应该涌泉相报,吃人一碗,要报一盆。   隔了几天,一群朋友聚会,我为了一句什么话把这位曾经请我吃过一次饭的朋友得罪了。他咬牙切齿地说:“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前几天,我去香格里拉饭店买了美国加州的酱小牛肉,去长城饭店买来西班牙产的胡萝卜,去友谊商店用外汇券买了专供外国人的波罗的海鱼子酱,还有法国走私进来高级奶油,吃得你小子满嘴流油,可是你一转眼就忘记了。那些小牛肉还没消化完吧?”   我感到浑身冰凉,这时悔之莫及。恨不得把自己这张不争气的嘴巴用胶布封了。你当年吃煤块不也照样活吗?你去吃人家那点胡萝卜丝和粉丝干什么?实在馋了你自己去买一麻袋胡萝卜把自己吃成一只兔子也花不了多少钱,但你吃了人家的东西,就要听人家的,就要承受人家施加到你身上的侮辱。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记性,像狗一样,记吃不记打。当时气得咬牙切齿地发恨,但过不了几天就忘了。又有一个朋友请我去吃饭,上了一只煤球炉子,炉子上放了一口锅,锅里放了十几只虾米,一堆白菜,还有一些什么肉。吃着吃着我的凶相又原形毕露了,那朋友就说:“看看莫言吧,吃的一上桌,又奋不顾身了!”(太过分了,就算是真的,也不该说出来呀。)   俗话说的好,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一句话把我的心彻底地凉透了,我一边吃着,一边因为吃人家的东西所蒙受的耻辱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我怎么这样下贱?我怎么这样没有出息?你实在想吃,一个人下个馆子不就行了吗?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你想多么凶恶地吃就多么凶恶地吃。你吃光了肉把盘子也舔了也没人嘲笑你。你自己经常地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忘了自己是一个乡巴佬,人家那些人从根本上就瞧不起你,压根儿就没把你当个人看。人家有时找你玩玩,那是无聊,那是天鹅向水鸭子表示亲近,如果水鸭子竟因此而想入非非,那水鸭子就惨了。想明白了道理后,我发誓宁愿饿死也不再吃人家的东西了,就像朱自清宁愿饿死也不吃美国面粉一样。我还发誓万不得已跟人家在一起吃饭时,一定要奋不顾身地抢先付账,我付账,那么即便我吃得多一点人家也就不会笑话我了吧?   又一次去吃烤鸭,吃到一半时我就把账结了。几个贵人都十分高雅地填饱了那些高贵的胃袋后,桌子上还剩下许多,这时,农民的卑贱心理又在我的心中发作了。多么可惜啊,这些大葱,这些大酱,这些洁白的薄饼,这些香酥的鸭片,都是好东西,浪费了不但可惜,还要遭到天谴的。于是我就吃。这时,有人说:“瞧瞧莫言吧,非把他那点钱吃回去不可。”   我就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好像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人家还说:“你们说他的饭量怎么会这样大?他为什么能吃那样多?要是中国人都像他一样能吃,中国早就被他吃成水深火热的旧社会了。”   我一边吃着,一边悲哀地认识到,世界上的事情,其实早就安排好了。该着受侮辱的命,给你戴上顶皇冠也逃脱不了。   前年春节回家探亲时,我把这些年在北京受到的委屈,一桩桩一件件地说给母亲听。母亲说:“我就不信,人活一口气,再去吃宴席,行前先喝上两大碗稀饭,然后再吃上两个大馒头,上了宴会,还能做出那副饿死鬼相吗?”   回到北京后,遵循着母亲的教导,上了宴席,果然是不猴急了。吃得温良恭俭让,像英国皇室里的厨子那样。我等待着大家的表扬,可是一个人却说:“看看莫言那个假模假样的劲儿,好像他只用门牙吃饭就能吃成贾宝玉似的。”   众人大笑,食欲大增。有个人说:“人啊,还是本色一些好,林黛玉也要坐马桶的。”   “娘啊,简直是没有活路了啊……”   娘说:“儿啊,认命吧。命中该有什么,就得承受什么。”   我问:“娘啊,咱们一大家人,为什么就单单我为吃蒙受了很多耻辱?”   娘说:“儿啊,你这算什么?娘在1960年里,偷生产队的马料吃,被人抓住了吊起来打。当时想,放下来就一头撞死算了。可等到放下来,还不是爬着回了家。你大娘去西村讨饭,讨到麻风病的家里,看到人家过堂里方桌上有半碗吃剩的面条,你大娘看看无人,扑上去就用手挖着吃了。麻风病人吃剩的面条,脏不脏?你受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娘分明看到你一天比一天胖了起来,不享福,如何能胖起来?儿啊,你这是享福啊,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我仔细地思考着母亲的话,渐渐地心平气和了。是啊,所谓的自尊、面子,都是吃饱了之后的事情,对于一个饿得将死的人来说,一碗麻风病人吃剩的面条,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当然也有宁愿饿死也不吃美国救济粮的朱自清先生,但人家是伟人,如我这种猪狗一样的东西,是万万不可用自尊、名誉这些狗屁玩意儿来为难自己。

......
[阅读全文]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孤帆远影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