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其人: 屢因敗露潑髒水,活脫脫一個攻人下三路的慫包!

17-03-08

Permalink 19:01:00, 分类: 新聞時事

郭文貴其人: 屢因敗露潑髒水,活脫脫一個攻人下三路的慫包!

最近有媒體爆料,神秘商人郭文貴接受媒體採訪時百般示好,孰料竟遭媒體反嗆:“希望你也是善良之人,夠有錢的,不要欺負我們窮人。”
世事難料!當年郭文貴春風得意、驕橫跋扈,哪怕後來逃到美國也曾有一季風光,雖說後期有些形象不堪,像瘋狗一樣四處咬人,但至少沒在氣勢上落得下峰,再看今日光景,確確實實令人唏噓不已。
唏噓歸唏噓,郭文貴好景不長、晚景淒涼,並非意外,其攻人下三路的猥瑣招式,其實早已註定了這一切。
當年,財新等幾家媒體連續跟進報導,起底郭文貴扳倒劉志華、組織“盤古會”等很多讓人震驚的內幕。
如有評論稱:“只有在無邊際、無底線的作為中,郭文貴才能在十幾、二十年的時間裏超常規、創造歷史般地從一個農民成為一個財富大鱷。”
再如,“郭文貴的故事堪稱展現過去二十幾年中國政商關係中那種稱兄道弟、互相利用,爾虞我詐、互相傾軋等嚴酷場景的精彩大片。”
還如,“其總是能在各級官員偏好的縫隙裏下蛆,由此握有官員的把柄,而後在結交更高、更關鍵位置的官員時,再一腳蹬開欲與其分享腐敗果實的相對低級、位置相對不重要的官員,從而完成對巨額財富的搶劫。”
而面對這些起底報導,郭文貴的系列反應確實令人大跌眼鏡!
如,郭文貴聲稱,財新總編輯胡舒立是李友的情人,二人育有一私生子,還給出了所謂私生子的身份證號碼。可後來媒體證實,這是一起相當狗血的鬧劇!因為根據郭文貴公佈的私生子身份證號碼,該私生子出生於2002年6月20日,但網上卻可以查詢到,胡舒立2002年6月4日還大大方方、姿態輕盈地出席了一個新聞發佈會。
在郭文貴造謠胡舒立事件中,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江雨有則微博評論十分到位:
“人至賤則無敵,說的是一旦發起無底線攻擊,從會計角度看得遠大於失,殺傷力很大。某國外大學,女學生求改分數不成,誣告教授性騷擾。大學成立專門委員會調查半年,證明教授無辜,但此後多年該教授在校園仍被指指點點,說曾性騷擾女生被調查過。今日郭文貴以下三路狠攻胡舒立,其事仿佛。一歎!”
無獨有偶!據博訊社報導,幾天前,3月3日,郭文貴再因媒體起底其醜事,先後帶三名白人男子到博訊社記者西諾家和博訊社負責人韋石家砸門恐嚇。相關細節不贅述,看客可自行閱讀博訊報導《西諾:郭文貴雇人砸門送信,誓言此生向西諾討“公正”》和中國******革命網的《郭文貴誹謗攻擊博訊背後大有文章 (視頻/圖)》。
為了讓看客過足眼癮,此處貼出郭文貴給韋石的恐嚇信:
“韋石先生早上好 :你原來又是要找檢查官,又是FB I,的天天嚇唬我,又是要起訴什麼的······蒙古的牛都被你吹死嚇死一半了······你的行動呢?我文貴等不及了,我可要行動了······昨天我們這些兄弟沒嚇尿你吧?這些檢查官和員警會陪伴著你走進監獄,你快找你北京的組織救你吧!韋石先生!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話說,作為一代金融大鱷,手中掌握資源肯定不少,不至於連個律師都請不起。面對起底,如果郭文貴對報導有不滿,有證據證明報導扭曲了真相,完全可以通過法律途徑維權;如果不願走法律程式,通過自己信任的媒體平臺,直接發佈證據也無不可。
令人目瞪口呆的是,迄今為止,郭文貴所選的方式,無不是向起底其醜陋惡行的媒體記者或負責人“潑髒水”,這實在是不夠光明磊落。
不同於郭文貴的下三路招式,如財新傳媒在胡舒立事件中回應稱,“已採取相關措施,固定造謠者與傳謠者涉嫌犯罪的相關證據,並向警方報案,將依法追究造謠、傳謠者的法律責任。”
一招之內,高下立判!
一面是瘋狗般地向媒體潑髒水,肆無忌憚地使用下三路招式到處咬人——如果僅僅如此,他郭文貴倒也算是個混蛋中的硬漢。
然而,另一面呢?看看這次被反嗆之前,郭文貴是如何向媒體示好的,筆者直接貼出原報導的內容了:
在與媒體的直接對話中,這位被多次起底的“長袖善舞”的神秘商人,言語中多次討好媒體,稱:“都是華人,咱倆在twitter上整(聊)那麼長時間,見面感覺完全不一樣,很親切,看到你。你為什麼這麼對待我啊,我也跟你素不相識,從不認識。你把我欺負的都快破產了。”

網上風雲

小事、大事、時事,事事關注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